曾根裕:一个似乎正在走进原始主义倾向的日本艺术家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694   最后更新:2017/12/13 10:42:52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7-12-13 10:42:52

来源:凤凰艺术 Aleph


黑曜石:被印第安人称为“阿帕契之泪”。它分布在火山地带,是墨西哥的国石,在石器时代曾被用来制作为刀具、箭头等切割工具。而到了现代,则被用来制作成手术刀片。


它来源于遥远的火山熔岩,在远古的热带丛林,诉说着关于人类最古老的仪式和秘密。曾根裕是日本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被收藏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东京森美术馆,佐治亚州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和伯尔尼艺术博物馆。

▲ 日本当代艺术家曾根裕


曾根裕是一个浪人,是一个艺术家、也玩音乐,他的工作室遍布日本、美国、中国、墨西哥和比利时。在每一个工作室,他都与当地的匠人一起保持着长达数十年的长期合作关系,共同进行包括雕塑、装置、编织等各种形态的艺术创作。1998年,曾根裕来到中国福建,如今已近18年,如今,近十年来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黑曜石”在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开幕了。



▲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曾根裕《雪豹花园》


四方美术馆被称作国内目前最好的私人美术馆之一。从远处看,它像一个白盒子扎入了山野。美术馆设计因空间层次交错而形成不同的观望视角,同时与周遭的园林及水域相结合,用黑白两色铺垫,把东方的神秘感诠释到完美,也被誉为最美的山中美术馆。


作为日本当代艺术家曾根裕近十年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它可被视作从2014年至今艺术家与四方当代美术馆亲密合作的一个结晶。


展览实际上源起自艺术家与美术馆在2014年至2016年间的合作项目《雪豹花园》,作为四方当代美术馆永久收藏系列的代表作品,这件由数万片、近100吨黑白两色大理石构成的大型雕塑作品,已横卧在四方当代美术馆西侧的草坪上,但其内涵在新展中得到进一步的完形与延伸。


▲ 曾根裕《雪豹花园》


本次展览展出艺术家从2000年到2017年之间创作的重要作品,包括大理石雕塑、绘画、装置及影像,同时还展出为此次展览特别制作的作品、合作与表演。


在这里,艺术家与四方当代美术馆的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一起完成“黑曜石”系列作品,并一同实现《热带组成》最大规模的一次安装。曾根裕邀请到著名当代艺术家(同时也是曾根裕的挚友)Rirkrit Tiravanija与Oscar Murillo使用他的大理石工作室。在开幕式上,除了上述两位艺术家,另有Eduardo Sarabia、Mandy El-Sayegh及Taro Wayama一起参与展出特别创作的雕塑与表演作品,这一艺术家合作的方式前所未有,同时也是Oscar Murillo在中国的第一次创作。




曾根裕“黑曜石”开幕式音乐现场

▲ 日本当代艺术家曾根裕

▲ Taro Wayama 和山太郎

▲ Eduardo Sarabia 爱德华多 萨拉比亚

▲ Oscar Murillo 奥斯卡 穆里洛


曾根裕说:“日出属于艺术,日落属于音乐!”在开幕式现场,他与他的好友们一起玩起了音乐,他不仅玩起了吉他,也敲起了架子鼓。艺术是什么?艺术就是活生生的生活。曾根裕的艺术透露着一股浓烈的原始森林感觉。在舞台的现场,观众都坐在摆放着他的热带植物雕塑的丛林中,这种感觉,恍若进入了最原始的沙漠里的绿洲丛林。

曾根裕“黑曜石”展览现场


“黑曜石”这一概念来自曾根裕的三组全新系列大理石和陶瓷雕塑作品,它们分别是《黑曜石》、《雪球》和《原木》。展览标题“黑曜石”源自艺术家对于社会起源的质疑与追问,通过对象征人类社会起源的石料(被史前人类用作日常工具与武器)的刻画,意在强调这一原始质料与文明进程之间紧密的线索。


主展厅因此被描绘成“石器时代最后一夜”的图景,形成一个对现代主义的精妙反讽。通过“黑曜石”这一原始而神秘的修辞,这次展览呈现出关于艺术家各种艺术实践之间的关联,编织了一个关于曾根裕艺术世界的迷宫一般的网络。




曾根裕《十之力》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巨型彩色的原始石器作品《十之力》。这来自远古的呼唤,曾根裕将整个现场置身于原始部落的气氛之中,与这大山之中的四方美术馆融为一体。巨大的石器,远古的木桩、雪球,无不展现着原始人类与大自然之间最亲密的联系。一种似乎穿越了历史,穿越了人类浩瀚的文明,我们一下子来到了人类最原初的起点。这是一种返回原始乌托邦的世界吗?

▲ 《原木(长)》

▲ 《双原⽊》

▲ 《雪球》

▲ 曾根裕“黑曜石”展览现场


我们应该在这纷乱的现代世界中,寻找某种心灵的净土。现代世界的一切,如巨兽一般吞噬着我们的精神和肉体,反思一切,反思文明,向我们的内心世界观照,那里,曾有一片沙漠中的绿洲。曾根裕说:


“雕刻的时候,我在同时经历三种时间,客观时间,我自己感受的时间,和石头形成的时间。”


把最原初的能量注入到石料的质地中去。在曾根裕的艺术中,身体性的、直觉性的方式是先于理解力的。他曾经用大理石制作过曼哈顿的城市,如今,他用这些大理石来制造最古老的石器、木头和雪球。

▲ 《热带构成系列之加纳利岛棕榈2号》2016-2017

▲ 《热带构成系列之香蕉树2号》2008-2010

▲ 《热带构成系列之香蕉树3号》2008-2010

▲ 《热带构成系列之香蕉树7号》2016


没错,这些热带植物就是曾根裕曾经最著名的代表作。曾根裕出生在60年代,似乎是刚好赶上了嬉皮士年代的最后一般列车。他喜欢摇滚,向往大自然,他的大部分工作都在遥远大山之中的地方,人们说他是“四海为家”。的确如此,很少有其他艺术家像他这样热爱大自然了,他似乎就是为大自然所生的。


在这次展览的海报中,一只小猴子正在抱起一团雪球,这多么像极了曾根裕对大自然的那种纯真,那种对手工艺与大自然最亲密的结晶,难道雪球不正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对大自然的某种雕刻吗?或许说,团雪球就是人类最早的雕塑艺术了。在这当中,那双专注而纯真的眼神,充满着对大自然的无限遐想和好奇,这不就是人类心灵深处最纯净的本性吗?

▲ 奥斯卡 穆里洛(Oscar Murillo)表演:农艺课


行为艺术“农艺课”的表演开始了。人们随着这些行为艺术的表演者们来到了美术馆的顶层。在那里,用涂鸦的报纸铺满了整片通道。撕扯掉这现代文明的一切,做一个反叛者,让一切伦理的口号、政治的口号、社会的口号,通通碾碎,让现代文明下一切肮脏的、伪善的全部都撕扯掉。把这些无用的、琐碎的、迷惑人的、异化人的信息全部通通丢掉吧。


最后,这些“垃圾”被扔到了舞台上方,艺术家们又在这里又唱又跳,这是一种态度,一种新的人生价值观的号角。

▲ 曾根裕 ,游乐场 Amusement, 1998,海盗船 Swinging Boat, 2017

▲ 曾根裕,飞椅 Flying Chairs, 2017,法力士摩天轮 Grand Ferris Wheel, 2010


穿过这些丛林深处的人类游乐园。人类的理想与最原初的快乐,那不就应该是在大自然中的吗?一种最本能的快乐,孩童搬的天真,在那些飞椅、摩天轮、海盗船、旋转木马中遨游与玩耍,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如何返回到我们童年最天真烂漫的时光。


艺术家曾根裕让丛林穿过美术馆的阳光板,渗透到展厅空间中来,这也是他最大规模的一次“种植”实验。在展览前十天,他即兴地画出这个丛林的草图,几天后,3000多株高低错落的热带植物就像被施了什么魔法一样被平移到了这儿。

这不是艺术家第一次这么干,“丛林”不仅仅作为他创作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也的确被他时不时搬到展厅空间中。有那么一两次,因为展厅空间的限制,曾根裕不得不放弃这一念头,转而在墙上绘制大量的植物。他总是在这些植物的空隙里“藏”着他的大理石雕塑,让你在其间与那些闪耀着光辉的作品偶遇。更重要的是,他轻易地解决了困扰美术馆很久的空间难题,即如何利用空中展廊的“暖房”。令人兴奋的是,这些难以在南京地界上存活的热带植物借艺术家之手获得了栖身之所。


植物和大理石就是曾根裕个性中两个极为重要的方面,前者半遮半掩且充满魅惑,让他充满感性以致有些羞涩,后者则直截了当且棱角分明地带着力度,但它们同样纯粹和浪漫。这个空间成了了解艺术家性情的绝好场所,而且它提供了一个相对静谧的体验空间,它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丛林和乐园。这片丛林就像是主人回到家中,在悬浮的美术馆展廊中怡然自得。

▲ 《旋转木马》


你首先会遇到《旋转木马》,它是艺术家试图搭建与观众之间愉悦通道的起点。

▲ 《电影院》


随之而来的《电影院》则把光线转化为实体,将浪漫的瞬间凝固在纯白的大理石质地中——艺术家说道,那道光束里包含了大卫·林奇电影的一切。

▲ 《游乐场》


而作为这个系列的起点,《游乐场》安静地占据了丛林的中心位置,它是曾根裕描绘游戏和玩乐的乌托邦的纪念碑。作品以极简流畅的线条,让带有传递性的结构和活力贯穿于整件作品中。这件作品是对曾根裕的艺术态度的概括,“游戏”无疑是其艺术的关键词,甚至不如说曾根裕的艺术就是在“玩”。对于这个作品来说,“玩”意味着艺术家在这件作品的初版完成后数年的某一天突发奇想将其涂成了彩色,为此他还一本正经地在展柜下面开了个洞口,以供观众探究作品内里的大理石质地。

▲ 《海盗船》


《海盗船》和《飞椅》继续邀请你进入艺术家的游乐场世界。海盗船同时也是对曾根裕与众不同工作方式的比拟,他数十年不间断地在全世界的五个工作室(分别是美国洛杉矶、中国泉州、墨西哥米却肯、比利时安特卫普和中国南京)之间穿梭,游离在艺术体制之外,过着一种海盗式的、离岸的艺术生活。

▲ 《飞椅》


《飞椅》则是非常好客的作品,又一个狂喜的瞬间,那是艺术家与友人们的群像,它是艺术家在2016年制作的一个巨大飞椅的迷你版本。

▲ 《法力士摩天轮》


而在整个丛林的尽头,你会看到一个精雕细琢的摩天轮,它的背景除了丛林以外,还有美术馆空中展廊拐角处窗外的天空,在这件名为《法力士摩天轮》的作品中,固态的大理石雕塑与带有暗示性的旋转运动形成精妙的对比。


让人们像孩子一样去玩耍吧,在墨西哥的“阿兹克特之光”面前旋转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洁白的陀螺吧,人们只有在自我玩耍的过程中,如同一种“禅”,才能达到精神的升华。

▲ 奥斯卡 穆里洛行为艺术《催化剂》

▲ 《阿兹克特之光》

▲ 曾根裕在崇武工作室


所有这些作品都是在艺术家位于福建崇武的工作室完成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位于中国东南一隅的小镇以其精湛的石艺著称。1996年,曾根裕为了完成雕塑《香港岛》来到这里,从而开始了一段长达21年之久的创作。他和他在那里的合作者蒋智贤、蒋鑫湖父子两代人一起制作了几乎所有大理石雕塑,并和当地匠人们结成了超越寻常合作意义的”亲族“关系。白色大理石本身产自中国四川,只有那里才出产这种纯白如雪的完美石料。

▲ 当代艺术家曾根裕

▲ 《任何你喜爱的颜色》


艺术家好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而大自然和城市仿佛就是他的游乐场,无拘无束地在其中玩耍;或者我们也可以将曾根裕视为一个大自然和城市的魔法师,用自己极具天真并富有想象力的视角打量着我们看似平凡的世界,将现实中平凡的事物转变成最能制造惊奇和新鲜感的艺术品。


曾根裕是一个富有激情的艺术家,他如同一个浪子般游走在世间,他热爱音乐,热爱生活,他在天地之间享受着某种与自然的和谐。这种对待生活和世界的态度,像极了一个孩子,也像极了一个在最遥远世界的远古的那些人们。或许,人类的幸福,只有在自然之中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而非在钢筋水泥的霓虹都市。曾根裕所做出的,是他个人所做出的,但他从那远古时代传来的呼唤声,已经穿透了历史,来到了我们每个人的面前。

▲ 曾根裕在四方美术馆的《雪豹花园》燃起篝火


展览信息


黑曜石


艺术家:曾根裕

开幕时间:2017年11月11日

展览时间:2017年11月12日 至 2018年3月31日

展览地点: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珍七路9号 四方当代美术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