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工智能像海德格尔一样思考,艺术将以何种形式存在?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806   最后更新:2017/12/09 11:54:31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12-09 11:54:31

来源:凤凰艺术


艺术vs.人工智能

工作生活于土耳其的艺术家Selçuk Artut2016年开始一项非常有趣的实验,通过电脑分析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形成了一条代码,再以其运算海德格尔的文字与存在论范式,他实现了让人工智能像模像样的写出人们通常在美术馆的墙上看到的那些高深莫测的文章。他把这个人工智能做成了一件艺术作品,并参加了近日伊斯坦布尔诺鲁演艺中心的一个群展。虽然大部分观众表示看不懂,但这正是艺术家想要达到的目的所在:别指望通过文字说明来理解艺术创作,你需要去观看、体会、想象。


如果你曾经尝试通过艺术家对作品的说明或美术馆墙上的展品说明来理解艺术作品,但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糊涂。恭喜你,你不是唯一有这样经历的人。


在伊斯坦布尔工作生活的艺术家Selçuk Artut发明了用于探索这一艺术界普遍现象的工具。一个按键,一篇可以直接贴在美术馆墙上的艺术文章分秒完成。这个名为“变量(Variable)”的作品以代码工具为驱动,构成部分有:一件雕塑和一个壁挂式的、可以自动撰稿的电子说明,就像即时播放的艺术界新闻。

变量(Variable),图片致谢艺术家Selçuk Artut


Artut说,“现在有很多艺术作品都是靠文字来赋予自身之外的衍生含义”,而不是把解释权交给观众,同时,“也有很多艺术家虽然作品不高明,但却擅长文字游戏”。


“废话机器”这样的网站启发了Artut,他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将其转化为艺术作品。


2013年,为了撰写关于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的博士论文,Artut翻阅了《存在与时间》这本大块头著作,发现自己根本读不懂(亚马逊图书页面上有一条书评写道:作者的意思深藏在“难以理解的行话术语构筑的一道无法穿越的理解屏障背后”)。这一经历促使他正式开始该项目。


虽然Artut经常用编码进行艺术创作,但直到去年夏天他完成了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网络课程后,他才决定将用这一技术实现自己的想法。他决定“教机器像海德格尔一样思考。”

变量(Variable),摄影Murat Durusoy,图片致谢艺术家Selçuk Artut


为此,Artut先用《存在与时间》中的文字来演算,得出的算法将海德格尔的文字和存在论范式结合形成了三句话长度的表述,像极了艺术界的行话。


“变量”的外表是一块壁挂式的金属板,其后有8台小型电脑。通过相应孔洞,这些电脑将投影出8个字单词,例如“movement(运动)” 或者 “approval(同意)”。这些单词将成为随机生成的“作品名”。邻近处,一个装着5寸高清电子屏的显示盒将代替出现在通常作品说明的位置。当参观者按下按钮,作品名称和作品说明将随之更新。


近日,这件作品在伊斯坦布尔诺鲁演艺中心(Zorlu Performing Arts Center)一个群展上展出时,“一些阅读作品说明的观众表示‘我们什么都看不懂’”Artut回应道,“我也是。”但是,Artut非常享受欣赏艺术作品的过程。“我更愿意让观众自行理解作品的含义,而不是给他们一个说明手册。”虽然他的这一创作在展览中扮演着作品说明的功能,但却鼓励着观众去想象和诠释。这也是为什么他宁可用“这些胡言乱语,而非那些含义深沉的文字”的原因。


本质上,这件作品回应了故作高深的艺术写作的荒谬,毫无意义地堆砌形容词和从句反而造成了困惑和迷茫。Artut用一种幽默的方式使观众跳出艺术的条条框框,这种理解的歧义反而产生了某种严肃的意味。

变量(Variable),摄影Murat Durusoy,图片致谢艺术家Selçuk Artut


显然,复杂而晦涩的文字使观众无法理解作品表达的意思。在语法表述正确的基础上,“变量”运算生成的文字凸显这一观感:“我们认为变量意味着超越。但也许我们已经猜测到了情况正如现在已经发生的那样。或者说,生命进化到目前还只是在初级阶段?”“变量”写道。“但低级物种未必,也无法代表生物种群系统。占首要地位的发展的科学和规律若一个时代缺乏规律整个世界的历史将会消失……”接着它开始胡言乱语。


同时,Artut的电脑学习实验还包括人工智能和创造等方面的有趣问题:当作品名和作品陈述通过算法自动产生,而海德格尔的哲学不停自我取样更新以分析新的作品——新的艺术形式应运而生。


我想很多人也和我一样好奇,如果某天电脑真的可以“像海德格尔那样思考”,它是否最终可以像艺术家一样创作呢?这样的作品可以被称为艺术品吗?不管怎样,就Artut而言,“变量”应该为自己辩护:“我不是说它是一个杰作,”他说道,“但如果一件艺术品是杰作的话,就不需要解释。这才是真正的杰作。”


文:Molly Gottschalk,来自:www.artsy.net

译:fanfa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