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当代艺术家:霍克尼如何深深影响了我们?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37   最后更新:2017/12/06 16:37:11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7-12-06 16:37:11

来源:artnet


左起至右:大卫·霍克尼、Doron Langberg、Daniel Heidkamp、乔丹·卡斯蒂尔、乔纳斯·伍德,以及埃里克·费舍尔

霍克尼大胆的色彩、杰出的笔触和超自然的时尚感广受观众的喜爱,而今年正值他年满80岁,为他庆生的巡回回顾展现在正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这位在英国布拉德福德出生的艺术家,对南加州的标志性描绘定义了整个地理区域,罕见地同时享受着流行崇拜和业界赞誉。

但是,也有唱反调的人。对霍克尼较为普遍的指责,是说他作品中固有的愉快感与招人喜爱。对一些批评家来说,迷人和严肃是天生不相容的。

批评声多也与霍克尼的巨大影响力有关,其实并不在于作品本身的质量。英国评论家迈克尔·格洛弗(Michael Glover)在今年早些时候在为《独立报》撰写的文章中写道:“到底是为什么每个水管工,甚至每个无所事事的人,都有他们最喜欢的一幅霍克尼?为什么所有与霍克尼有关的无聊笑话都要重新被讲一次?”

然而撇开批评家们的意见之外,霍克尼真正的艺术遗产可能还是会以他的影响力来评判。各位画家们对这位英国艺术家都有很多话要说,对他的欣赏之情更是一言难尽。从他对色彩的绚丽运用,早期对酷儿生活方式的激进描述,再到对绘画的多视角处理方法,以及对技术的不懈实验,霍克尼的影响在跨越时代的无数画家身上都得到了体现。下面,我们与其中五位艺术家进行了交谈,年龄从69岁到28岁不等。

埃里克·费舍尔

埃里克·费舍尔,《喂乌龟》(Feeding the Turtle),2016。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karstedt,New York


埃里克·费舍尔(Eric Fischl)从1960年代开始尝试创作抽象绘画。当他转而投身具象以及叙事作品时,霍克尼成为了他的参考对象,同时也是他的挑战。

“霍克尼的作品变成了试金石,”费舍尔回忆道。“但是它们也变得很讨人厌,因为他在创作绘画、表现手法、素描、色彩和主体上都影响力太大了。我那时候尝试找到如何画人们坐在郊区游泳池边的样子,而我不得不通过霍克尼画水的方式得到答案,因为他定义了水。他定义了泳池,他给草坪洒水器、棕榈树、凸窗上的映射都命了名。”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的肖像(两个人物与泳池)》(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1963图片:David Hockney/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 Jenni Carter

费舍尔审视了类似的题材,承认他的作品更为忧虑,而霍克尼的则更为乐观。他的绘画作品“更像是霍克尼世界的软肋”,他说。霍克尼绘画中内在的喜悦或许会让美国人的眼睛感到不适。正如费舍尔解释道:“他的色彩和美感太不加掩饰了,挑战美国人的感官,让他们思考这种快乐可能有点不对劲,好像你应该不信任这种愉悦似的。”

乔纳斯·伍德

乔纳斯·伍德,《日本花园》(Japanese Garden),2017。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avid Kordansky Gallery


接过霍克尼手中的加州风的火炬,洛杉矶艺术家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以他对豪华的南加州豪宅内饰和外观的描绘而闻名,可能是当今在创作的艺术家中霍克尼最为直接的接班人。

尽管他十几岁时就接触到这位英国艺术家,但是伍德直到二十出头才开始认真创作绘画作品。那时他说:“我对霍克尼的兴趣来自对现代绘画、毕加索和布拉克的兴趣。显然地,霍克尼绘画的起点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在这里。他大量尝试了立体派风格,在他早期的一些作品中甚至也有培根的影响。你可以把霍克尼当作所有我最喜欢的现代画家的聚合体。”

大卫·霍克尼,《花园》,2015。图片: © 大卫·霍克尼,Richard Schmidt

伍德说,他和霍克尼还有一个共同的兴趣:将多种视角结合起来,利用图案来创造空间,并且研究颜色如何“能够兼具不合理性和理性”。正如伍德所说:“霍克尼转向了极端抽象,但手中仍攥着具象表现的那条线。他作为一个具象画家,总是不断地推进边界。这就是为什么我被他吸引——因为这种持续的发明。”

丹尼尔·海德坎普

丹尼尔·海德坎普,《看黎明的人》(Dawn Watcher),2017。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丹尼尔·海德坎普(Daniel Heidkamp)最著名的是其常在户外完成的与历史风格融合的当代风景画。他将自己受的影响形容为“像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和费尔菲尔德·波特(Fairfield Porter)般用美国绘画过滤后的法国印象派风格”。但是,他说:“某种程度上,我想不出任何一个瞬间我没有意识到霍克尼的影响力。”

这位艺术家与同期画家辛西娅·戴格诺(Cynthia Daignault)的iPhone照片交换聊天记录正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拍照:艺术家之间的手机相机对话”中呈现。Heidkamp回忆起早期与两部霍克尼作品的邂逅: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Garrowby Hill》(1998) 以及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的《美国收藏家》(American Collectors,1968)。

“以不同的方式,这两幅作品都给予了观众超越正常视野,通往奇异境界的路径,并提供了有关艺术家究竟在幕后做了什么提供了线索。”他解释道。“在钻研霍克尼的时候,很快就能看出他已经涵盖了所有绘画中最肥沃的领域——风景、肖像、抽象、波普以及毕加索。”

大卫·霍克尼,《美国收藏家》(American Collectors(Fredand Marcia Weisman)),1968

海德坎普说,霍克尼广泛的风格有助于阐明艺术家之间不太可能的联系,例如看似相差甚远的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和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他说:“在某些方面,他是被低估的重要大师。”

海德坎普长期以来一直对探索空间和维度感兴趣,尤其被霍克尼最近的约克郡风景画中表现的深度空间和铺满落叶的平坦地面所吸引。他说:“这些画作与我产生了共鸣,因为它们是对艺术史长河里,例如在贝里尼著名的《草地里的麦当娜》(Madonna of the Meadow)中,那些被长久探索的空间议题的当代主义更新。

多伦·朗贝格

左:大卫·霍克尼的《绝望》(Despair),1966。图片:© David Hockney,courtesy of Tate;右:Doron Langberg《Tehura》,2012。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霍克尼一直陪伴着我艺术生活的绝大部分,”以色列出生的纽约艺术家多伦·朗贝格(Doron Langberg)说道,他以朋友们和裸体男子的亲密肖像画而闻名。虽然他不记得他第一次邂逅这位老艺术家作品具体是什么时候了,“最令人惊喜的是他创造了一种看待酷儿生活日常而亲切的方式。我觉得我可能就居住在那个空间里,那是如此亲近。他是一个绘图大师,他的视线是描述这些美好亲密时刻的民主的镜头。”

霍克尼在风格和主题之间自由移动的能力尤其鼓励了朗贝格。如果霍克尼能够探索这些主题,而不会被迫强硬分类,他想,也许他也可以。

大卫·霍克尼《家庭室内》(Domestic Interior,Los Angeles),1963。图片:© David Hockney,courtesy of Tate

“早些时候,当我创作更加外露的酷儿内容时,我会感到犹豫:我应该代表整个群体吗? 我想从那个出发点在创作,但我也不想给自己制造刻板印象,”朗贝格说。“当你从一个酷儿的观点开始创作时,所有的这些表现和感知的问题都会出现。你不想被它定义。我不想成为一个同性恋画家,我只想成为一个画家,但我是同性恋,而且这些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并且我觉得这些议题在很多方面都支配着我的生活——他们怎么能不支配我的作品呢?看看霍克尼,看他如何轻松地处理他的题材和描绘方式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乔丹·卡斯蒂尔

乔丹·卡斯蒂尔,《Cowboy E., Sean Cross, and Og Jabar》,2017。图片:Jason Wyche,courtesy the artist and Casey Kaplan,New York


自从2014年从耶鲁大学艺术学院毕业后,乔丹·卡斯蒂尔(Jordan Casteel)的名气在短短的几年里迅速蹿升,获得了参与哈林区工作室博物馆驻地项目的机会,并在Sargent’s Daughters画廊和Casey Kaplan画廊展览。她说,她对霍克尼的认识丰富了其着重讨论男性特征议题的黑人男性肖像。

在学校时,有人建议她参考一下霍克尼的色调。“我记得在图书馆找到他的一本书,惊呆了,”她说。“他对色彩的运用让我非常兴奋,我感觉他的眼睛决定了我如何看到他所看到的东西。我开始基于他的绘画来为我自己的绘画创作色调板。”

卡斯蒂尔的创作方法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也是受到了霍克尼使用技术的影响。和这位英国画家一样,卡斯蒂尔也在同一空间拍下多幅图像,然后用这些照片来组合构图。“多幅图像帮助我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她表示。

大卫·霍克尼,《打扑克牌的人 #3》(Card Players #3, 2014)。图片:© 大卫·霍克尼;Richard Schmidt

当霍克尼将注意力集中到同性恋社群,卡斯蒂尔检视了她生活中的男人以及她居住的纽约哈林区的男人们。“霍克尼的绘画成为进入他世界的一个连接点——他将一个不被普罗大众足够理解的社区带入公众视野,并且将那些常常被排斥和误解的人们正常化、人性化。”

“大卫·霍克尼”展览正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将持续至2018年2月25日。

文:Sara Roffino

译:Zini Zh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