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夫走卒——当代艺术的市井现象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49   最后更新:2017/12/04 23:00:34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7-12-04 23:00:34

来源:ArtLinkArt

文:段君


当代艺术虽然强调包容和多元,但并非不设门槛,它有自己的坚持和立场,比如它放弃对技法的痴迷执着,转而寻求观念的深入骨髓;它放弃庙堂之上的高贵姿态,转而寻求低平视角的以下犯上;它蔑视等级的贵贱之分,期望交流的平等自在。

当前艺术界的展览汗牛充栋,特别是大型双年展在全球所向披靡,平心而论,大型展览的存在——乃至泛滥,是有合理成分的,它们可以展现当代艺术的多支线索,不同地区海量的艺术品聚集起来,客观上形成了错综的图景和复杂的关系,对当代艺术发展的推动是有益的,但我倾心于组织专题性的中小型展览,十个人以内或数十个人的创作集中在一个主题之下,也完全可以汇成有效的话题。

本次展览的主标题“贩夫走卒”,泛指底层百姓,引车卖浆之流,狭义即今日的流动商贩。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放弃公职或者本来就不在体制内谋生的前卫艺术家,常常被称为盲流艺术家,与贩夫走卒的社会地位相差无几。流动商贩是城市化进程中社会管理的典型受害者,尽管他们本身的经营活动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脏乱差、不纳税、诚信缺失、扰乱市场秩序、有损城市风貌等等,但他们的存在丰富了日常,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也孕育了生动的街区文化。贩夫走卒或以暴力化的手段抵抗和反击粗暴的管理,或采取游击战的逃跑策略,捍卫他们的生存权利,并引起社会对他们的持续关注。

长期的抗争和激烈的冲突最终迫使上层不得不对城市管理的手段和制度进行细心的调整,国务院近期公布《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自2017年10月起施行,《办法》规定: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场所和时间销售农副产品、日常生活用品,或者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的规定,从事无须取得许可或者办理注册登记的经营活动,均不属于无证无照经营。该办法实施以后,相信底层经营者的活动空间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拓展,城市管理过程中出现的压力和矛盾也会进一步有所缓和。

本次展览的副标题“市井”,泛指街区或城市,其间产生的文化和艺术,不仅自然而且生动,同时还带有一些野性的力量。市井文化作为大众艺术的核心组成部分,同样藏污纳垢,特别是在中国,市井里充斥着欺诈、伪善、背叛、无诚信、尔虞我诈、两面三刀等等不健康的人际关系。然而,当代艺术并不回避市井的肮脏,反而着力展现和审视社会存在的灰暗。

广州的市井生活全国闻名,街坊间的喜乐哀愁、白天的车水马龙、通宵达旦的饮食、灯红酒绿的娱乐、可能存在的种种机遇等等,都让全国的劳动者趋之若鹜。广州的艺术创作也具有强烈的市井特点,从清代广州十三行的外销画,至20世纪上半叶成型的岭南画派,再到20世纪90年代当代艺术界提出的“后岭南”,均属于典型的世俗化艺术。他们不仅没有刻意回避艺术中的商业化因素,反而利用消费经济所折射出来的社会现象大做文章,通过繁华的表象提示我们关注内里的本质,虽然他们的作品难免浅薄和浮夸的嫌疑,但最终还是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创作面貌,从而在艺术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从全国范围来看,当代艺术的市井线索也十分清晰,最早从民众的视角反映普通百姓伤痛的是“伤痕美术”,他们从文革美术一味歌颂的漩涡里挣脱出来,转而暴露“光明”社会中的疵点,可视为中国当代艺术注重生活本身和个体内在感受的起点。在伤痕美术方兴未艾之际出现的“乡土现实主义”和“生活流”,同样将镜头对准现实生活中的底层百姓和普通劳动者,他们以质朴的画面和饱满的情感描绘平民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使现实主义回归了它朴素的本质。之后的“八五美术新潮”,尽管主要强调精英化的价值取向,但当时也有不少行为艺术家积极介入社会,比如上海的“街头布雕”、北京的“观念21”等,他们主动走上街头,通过行为作品的创作与市民、学生等群体互动,给大众的生活带来了局部的刺击和震动。整个20世纪90年代,得益于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风气,当代艺术的创作与街头市井的关系更加紧密,端倪就是表现身边人的“玩世现实主义”和“新生代”等潮流,他们自主去掉居高临下的“启蒙”姿态,着力刻画艺术家作为边缘人士的生存感受和平庸的日常生活经验。特别是90年代中后期成型的“艳俗艺术”,更是直接以商业化的形象和通俗化的物件作为绘画和装置的题材,反讽市井生活里存在的暴发户心理,以及商业大潮中人们的浅显和麻木。

2000年左右频繁采取暴力化手段的行为艺术,在大众与艺术家的关系方面操之过急,反而使得大众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和僵化。近年来,不少艺术家以更加平和的心态和更加富有智慧的方式,以及切实干预社会的目的,创作了一批作品,使民众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朝良性的方面有所好转,市井生活也再次成为当代艺术创作的源泉。本次展览借用“贩夫走卒”和“市井”为题,倡导当代艺术走进现实的积极性,避免艺术沦为无病呻吟、顾影自怜和形式主义的空洞实验。作品并不害怕遭遇批评,而是期待与观众的交锋,就像方力钧在《像野狗一样生存》中所言:“我不怕跟观众见面,不怕跟观众建立关系,甚至跟观众发生矛盾。无论观众对作品是喜欢、激动或是厌烦、不理睬,都是良性的关系。我们平常对关系的理解太窄,好像一旦我的作品拿去展览就一定要观众喜欢。其实只要是交流,只要是能产生互相的影响,就都是好的。”

为了给广州艺术界带来一些外在的推动力,本次展览邀约的艺术家都是从广东以外的其它地方请过来,以便同广东本地艺术家的创作形成对比,而且受邀的艺术家都曾经或者目前均或多或少地关注过城市化的主题,他们针对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创作了不少作品。20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对“城市化”主题的探索已颇有建树,邓小平南巡以后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以及不可阻挡的全球化趋势,推动了中国城市化的进程,裹挟在90年代大潮之中的中国当代绘画、摄影、录像、行为,也取得了相应的丰硕成果。

对当代艺术来说,城市化的主题虽然已经式微,但并不代表它缺乏进一步探究的价值,在今天城市化进程继续加快的背景下,只要采取不同的角度和创作形式,完全可以在20世纪90年代的基础上深化对城市化问题的追问。不仅老问题可以用新方式去探讨,城市化到今天也出现了众多不同于90年代的新问题,比如互联网物流、共享经济、智能操作、能源方式的变革等等对未来生活和艺术的改变和塑造。

法国哲学家巴迪欧认为哲学是一种选择,真正的哲学家在自己考虑的基础上决定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如果你希望你的生活具有某些意义,那么你必须接受事件,必须同权力保持一定的距离,必须在你的决断上坚定不移。对艺术家来说,参加什么样的展览也是一种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态度,也有自己过去的创作线索,他们或是90年代的主将,或是最近几年活跃的势力,但都在自己考虑的基础上对城市化——特别是城乡主题有所涉猎,表达过他们各自不同的感受,也提出了接近或相悖的看法和观点,所以展览既是一场相聚,也是一种碰撞。

栗宪庭的经典论断广为传播——重要的不是艺术,他认为重要的是艺术的评价标准。后来者对该句论断有很多种发挥,均试图提出自己的看法。从我浅薄的认识看来,重要的不是艺术,重要的是生活,是每个个体实实在在体验到的、仅仅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今天的生活已经不再如同古代,可以隐居山林、独善其身,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置身事外的可能性要古人渺茫得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然是一种选择,但外部环境的巨大影响恐怕很难消除,“社稷兴亡、匹夫有责”,绝非一句空话或口号。作为当代艺术的“匹夫”,每个人都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对社会的营建、对制度的完善、对他人的关爱。对当代艺术的从业者来说,如果对社会事务的感受依然觉得外在,那么,对分内之事如果能尽心尽责,也算是有所贡献,比如艺术家对自己创作的负责、策展团队对活动组织的认真、投资人对艺术空间的引导和付出,包括观众对作品的观看和理解,都是我们改变社会的一点一滴。

2017年10月


“城市词典”第二回:贩夫走卒——当代艺术的市井现象 (群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2月2日 - 2018年2月13日

展览馆  33当代艺术中心 (中国 广州市)

策展人  段君

艺术家  李占洋宋永红王思顺吴涛夏国徐跋骋应萍余宣张大力展望钟飙



本次展览的主标题“贩夫走卒”,泛指底层百姓,引车卖浆之流,狭义即今日的流动商贩。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放弃公职或者本来就不在体制内谋生的前卫艺术家,常常被称为盲流艺术家,与贩夫走卒的社会地位相差无几。流动商贩是城市化进程中社会管理的典型受害者,尽管他们本身的经营活动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脏乱差、不纳税、诚信缺失、扰乱市场秩序、有损城市风貌等等,但他们的存在丰富了日常,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也孕育了生动的街区文化。

展览的副标题“市井”,泛指街区或城市,其间产生的文化和艺术,不仅自然而且生动,同时还带有一些野性的力量。市井文化作为大众艺术的核心组成部分,同样藏污纳垢,特别是在中国,市井里充斥着欺诈、伪善、背叛、无诚信、尔虞我诈、两面三刀等等不健康的人际关系。然而,当代艺术并不回避市井的肮脏,反而着力展现和审视社会存在的灰暗。

20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对“城市化”主题的探索已颇有建树,邓小平南巡以后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以及不可阻挡的全球化趋势,推动了中国城市化的进程,裹挟在90年代大潮之中的中国当代绘画、摄影、录像、行为,也取得了相应的丰硕成果。对当代艺术来说,城市化的主题虽然已经式微,但并不代表它缺乏进一步探究的价值,在今天城市化进程继续加快的背景下,只要采取不同的角度和创作形式,完全可以在20世纪90年代的基础上深化对城市化问题的追问。

打麻将(系列:打麻将), 1999
雕塑, 铸铜, 280x230x330mm
艺术家: 李占洋

拆—故宫 编号1998125B(系列:无系列作品)
摄影, 1500x1000mm
艺术家: 张大力

镶长城(系列:无系列作品), 2001
影像, 10:10
艺术家: 展望

七个摄像头(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装置, 1000x400mm
艺术家: 余宣

奶奶(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1
玻璃钢着色, 1450x600x400mm
艺术家: 应萍

世界能量工厂(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布面油画, 21000x2200mm
艺术家: 徐跋骋

#No.03(金缕玉衣)(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4
装置(内存条、铜丝、硬盘芯、苯板), 1800x600x300mm
艺术家: 夏国

长生塔(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装置, 镜面不锈钢, 可变尺寸
艺术家: 吴涛

错误的身体 2 16 3(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6
装置, 黄金, 65x58mm
艺术家: 王思顺

七里渠北村(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4
绘画, 水彩, 310x1636mm
艺术家: 宋永红

绿社会(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布面油画丙烯, 750x1000mm
艺术家: 钟飙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