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的“退化图像公司”正在考验消费时代人们对摄影艺术的耐心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126   最后更新:2017/11/30 22:26:21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11-30 22:26:21

来源:创想计划


所有图片均由“退化建筑”(DevolutioN)团队提供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站在地铁站通往出口的自动扶梯上,看到右边的墙上挂着一块块长方形的广告牌,它们由粗暴排版的图片和文字构成,沿着扶梯无限重复,如果恰巧扶梯很长,那么这些广告牌一路延伸到出口,从下往上看像是电脑屏幕上一排 glitch 的窗口。我们瞟一眼,脑子里一闪而过“什么傻逼广告”,接着静静等待电梯把自己送达地面。你可以宣称眼球轻轻刮擦过广告表面的那一眼什么都没看进去,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些图像想做的无非是将自己重复十遍以后粗暴地进入路人的记忆,于是我们投递过去的也不过是习以为常的忽视和抗拒。然而当越来越多的图像企图以各种方式在现实世界、虚拟网络中抓住人可怜的注意力时,我们必须承认它们正在改变我们的习惯,顶向我们的眼球,强奸我们的视觉。

习惯削弱好奇和敏锐,习惯组成日常,成为开始。当“退化图像公司”这个并不普通的名字以普通的字体出现在一栋商务写字楼的楼层指示牌上时,不会有人注意到什么,直到他们恰巧走上七楼。从11月初开始,原本在厦门中骏大厦七楼工作的职员已经全部撤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名为“可视恰巧是造成忽视的情境”的在地行动,由之前打造了“退化公园”的团队策划。作为集美阿尔勒摄影节的分展馆,它看起来有些过于伪装自己以至于不像一个摄影展览。推开大厦七楼的玻璃门,一个符合标准的前台出现在眼前,背后黄色的隔板上挂着假公司“退化图像”的 logo,走进来的人会产生几秒钟的思维停顿,“等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图标”。

是的,你见过,它就是 windows 系统开机图标的微小变形。但这几秒钟的停顿恰恰是展览所等待的,因为它打破了人们由于习惯而导致的忽视,不一样的情绪开始驱动思考。“现代商业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建立起另一套图像生产机制,将我们推向一个图像的浪潮。互联网科技的持续发展,则让个人、社会与图像的连接变得强烈和多元。我们作为图像的生产者、消费者和传播者,另一方面则不自知地将自身暴露在这种图像生产、消费与传播所形成的可视景观中,”策展人王琦在展览前言中写道,“在这场名为‘可视恰巧是造成忽视的情境’的在地行动中,你不再是一个做好了亲近艺术准备的观众,你回到那个日常的你的身份,一个商业机制中快速切换场景的人,你能做的是,在这些场景中更谨慎地甄别这些摄影艺术,或者无视它们。”

接着往里走,是办公室该有的布局。之前七楼的租客——一家涉及房地产、建筑的公司在撤走前留下了大量的测绘图纸、图像方案和建筑材料,它们被摆放在原来的位置,提示参观者这曾经或者此刻都依然是一个工作场地。但在井然有序间,一些不一样的图像正在逐渐发酵它们的魔力。一个工作间的打印机吐出一张长长的纸,直拖到地面,上面彩色打印着一系列照片。图像按照类别进行划分,比如前十张记录着各式各样帐篷的门,紧接下去,顺着物体之间颜色、形状的微妙联系,图像被巧妙过渡到撕开的窗纸。这件作品最早被贴在 Tumblr 上,名为“I’m Google”,由生活和工作在巴尔的摩的艺术家迪娜·可尔伯曼(Dina Kelberman)创建。快速下拉带来的变化感在屏幕上尤其能被捕捉——几乎是不被察觉的,图片里的水床已经被游泳池代替,乒乓球变成了鸡蛋黄。一旁的 windows 系统电脑配合这台打印机器,把页面锁定在可尔伯曼的 Tumblr,飞速的浏览、迟缓的打印,恰是很办公室的一幕。

继续向前走,一个充满了淘宝元素的工作隔间让人停下脚步。靠着量的积累,近几年淘宝发展出一套与众不同的审美系统,在今天每个参与线上消费狂欢的人都可以轻易辨识出属于淘宝的图像风格。而几年前,刚刚毕业的英国艺术家金· 劳顿(Kim Laughton)早早被淘宝商家们上传的图片所吸引,从12年左右起到现在,他总共保存了2500张淘宝商品用图,整理成了一个名为“淘宝媒体 Taobao Media”的 Tumblr 账号。也就是此时办公桌电脑上打开的网站。在桌面上,另一些打印出来的淘宝商品图散落地摆放着,右侧的隔板还贴有一个小小的塑料佛像照,只能用毫无违和感加以形容。

办公室中央空地上的长桌可能是空间里最像展览的地方,一眼看去就知道上面进行了精心布置,在一些类似镇纸石、建筑模型等物件的中间是几张色调灰暗的城市景观图,可能是因为特殊的排列,也可能是因为不一样的构图,“这是摄影作品”的概念还是很容易划过脑海。作品名为“无时境”,来自艺术家黄臻伟,他以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作品《看不见的城市》为结构蓝本出发创作,使用大画幅的相机对日常城市进行拍摄,探索摄影内部的时空。长桌的完美布局让人不可能忽视图像,完美的图像也让人反复流连,终能发现粗制滥造与严肃创作的区别。当然,展览不会粗暴地去修正人的视觉,最终想要看到什么样的现实依然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穿过开放式的办公空间,会遇见一个巨大的档案分类柜,拉开的几个抽屉隐约可见里面叠放的黑白打印的照片。我记得上次看到这样的图像分类还是在关于马格南图片社的照片里。在那张照片里,摄影大师骄傲地拉开抽屉门,展示里面保存良好的成片、底片,那是属于马格南的摄影时代。但很快,随着互联网的到来,这些令人着迷的档案抽屉被一个个硬盘代替,马格南在摄影世界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低迷过后,他们勇敢地加入社交平台,积极地寻找下一代纪实影像的簇拥者。在这个敞开的档案柜前,我似乎感受到一丝对纸质图像收藏、归档、整理的怀恋。

在办公楼层的里面还有几间迷你会议室和私人办公室。在这些房间内,一些塑料玻璃保护的植物图像代替本该用于装点室内环境的绿色植物出现在桌面上、角落里。不同种类的盆栽被打印成二维图片,按照大小相互搭配“插”在一起,像是办公室植物的死亡丰碑。而它确实也是一个作品,来自现居纽约的佩内洛普·布里科(Penelope Umbrico)。当时,布里科在 ebay 上发现有二手办公室植物的售卖,于是他将这些植物按照实际尺寸进行打印之后,再用从回收市场、垃圾站里找来的塑料玻璃进行支撑,从而完成了整个作品。虽然创作过程听起来有些荒诞,但这些摆放良好的植物与木制办公桌互相映衬,竟产生了朴素前卫的设计感。私人办公室内的电脑播放着艺术家程然的影像《信》,作品由一封垃圾邮件而来,以电脑随机生成的错乱语句,通过一个女孩的口吻不断诉说,中间穿插有未来和现在的记忆,像是一首关于未来的诗歌影像。


如此在中骏大厦七楼看一圈,感觉像是在两个办公室场景里找不同——一个是深深植入我们脑海的关于日常工作场地的记忆,一个是来自退化建筑团队的假公司、真展览,只不过这次的找不同在于赢回我们对摄影艺术的忽视,唤醒受到商业图像轮奸的眼球的敏锐感知。走出大厦,我们会回到各自的世界——被广告覆盖的大街小巷,刷不完的社交生活,永远在更新的美剧、大片,但这恰恰是展览意义的开始,“在这种看似简单粗暴的情境套用中,包含着着对图像机制(包括图像繁殖、版权等等)的探索,艺术作品也在考验着消费时代的耐心。”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可视恰巧是造成忽视的情境”在地行动摄影单元的作品:

“可视恰巧是造成忽视的情境”在地行动将展出至12月18日,开放时间为每日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周末休息。

作者:Sherry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