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辉 | 蜜蜂喜欢蓝色,爱斯基摩狼舐血而亡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193   最后更新:2017/11/30 21:37:32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7-11-30 21:37:32

来源:上海外滩美术馆



在本次展览中,赵仁辉将美术馆四楼打造成一个兼具研究秩序与猎奇趣味的空间。所有陈列的作品和物件,成为艺术家展开叙事的“布景”。历史传说真实虚构科学艺术在此互相交织。在图像、物件、装置的背后所隐含的,是对人类与自然关系的深刻关切与探讨。


赵仁辉,“博物自然馆,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2017”展览现场图,2017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赵仁辉的创作聚焦于对“自然历史”的演绎和叙述;这个人为建构起来的概念本身,反映着人类对于自然的认识,以及随之而来的操控干预。而人与自然的关系,也不断在真假参杂中,成为一种面目模糊的经验性认知

捕猎陷阱

蜜蜂喜欢蓝色,爱斯基摩狼舐血而亡

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是极为复杂的,而建立关系的方式之一就是前者通过科学研究,获取关于后者的知识。在赵仁辉看来,捕猎陷阱就是这一知识的物质形态(sculpture),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了达到吸引动物到陷阱里的目的,你必须对这个物种有清晰的认识,包括它的习性,行为特征和弱点。

赵仁辉,《蜜蜂陷阱》,2014年,哑光亚克力, 数码摄影, 铝单板,100*150cm


比如蜜蜂极爱蓝色,因此一个最简单的捕蜂陷阱就是把树木的一部分涂成蓝色。又比如布道词中常常提及的爱斯基摩人捕狼法:涂满鲜血的刀子插在雪地里,吸引狼来舔舐,狼尽管被舌头割破却因极寒而感受不到,最终失血过多而死。

赵仁辉,《爱斯基摩狼陷阱经常在布道词中被引用》,2013年,装置,数码摄影,铝单板,哑光亚克力 | 爱斯基摩刀,聚亚安酯,300kg 苏打粉,360*285*20cm(装置),74*111cm(图像)


这些陷阱设计通过其极具形式美感的摄影作品展现出来,往往具有近乎传奇的虚构色彩,使人怀疑这又是一个艺术家的诡计:这是真的吗?

人造自然

不在任何一本自然史百科全书里的金鱼


赵仁辉,《世界金鱼皇后》,2013年,收藏级喷墨印刷,121*84cm


赵仁辉对于人造自然的研究开始于金鱼。尽管金鱼算得上一种常见鱼类,但它却没有科学系统的命名法,也没有被纳入任何自然史的百科全书里。与此相类似的还有众多其他经受出于审美目的的改造生态保育污染变异的动植物种类,甚至西兰花和花菜也皆属此类。

赵仁辉,《方苹果》,2013年,收藏级喷墨印刷,121*84cm


所有相关的研究汇集成《世界植物群与动物群指南》。这本书作为“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的重要出版物,向所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是如何定义甚至操控其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的,而这种变异的结果又是如何在不断重复中被视作理所当然的。

消失中的自然

圣诞岛上的最后一只猫


赵仁辉,《纪念圣诞岛上的最后一只猫》,2016年,木,树脂,90*80*50cm


圣诞岛是印度洋上的一个火山岛屿,以每年10月底的红蟹集体迁移著名,生物种类极具多样性。然而,人类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原有的生态平衡——从磷酸盐开采,到第一家赌场成立,甚至是带上岛的第一只猫都成为了横行霸道的生物入侵者。随后到来的科学家们致力于找到保护生态的方法,却将这片岛屿视作实验田。

赵仁辉,《迁徙》,2016年,摄影,黑框哑光三明治,100*150cm


赵仁辉三次登上圣诞岛,共花去六个多月的时间,进行探索、研究和拍摄,检视人类生存痕迹对自然造成的意想不到的后果,完成了项目《圣诞岛,自然而然》。他被人工饲养的野生蜥蜴,在废弃泳池中饮水的大鸟,布满全岛的捕猫器,等等……

赵仁辉,《J8.2》,2016年,摄影,黑框哑光三明治,74*111cm


他曾经说道:“我认为人类一直是热爱自然的,同时我们想要认识自然,但当我们热爱某物时,我们同时也想要拥有它,想要控制它,所以我们对自然的爱里含有某种病态的东西。”

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应当如何处置?人类应当如何接触自然,抑或是如何保持距离?赵仁辉并不认为存在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每一个岛屿都有自己的故事。并且更多的时候,自然的故事就是人类的故事

赵仁辉,《退潮时的珊瑚礁》,2016年,摄影,黑框哑光三明治,100*150cm

文 | 吴印雪(实习生)


自2017年10月27至2018年2月11日,2017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的四位艺术家的作品展正在对公众开放。其中赵仁辉在美术馆四楼呈现“博物自然馆,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他的作品将摄影创作与装置、标本、文本、表演等形式结合,通过视觉对历史和自然历史进行演绎和叙述。

赵仁辉,“博物自然馆,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2017”展览现场图,2017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他的大部分创作都被置于一个名为“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的机构名下。这是一个艺术家虚构出来的机构,它作为一个平台,集合了自然科学、历史、文学、人类学和艺术等多学科 的经验和实践。

赵仁辉,“博物自然馆,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2017”展览现场图,2017年,上海外滩美术馆


与此同时,“研究所”也是一个既有科学与历史事实,又有文学虚构内容的框架,以此为线索展开的图像与物品的叙事也变得扑朔迷离,更为戏剧化。借助这一设定,艺术家的作品如同标本一样彼此关联、印证,而由“研究所”出品的展览本身则成为了一件完整的作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