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的时候,那是另一个世界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933   最后更新:2017/11/24 09:03:50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11-24 09:03:50

来源:Cc主义


在艺术领域,朱利安·罗斯菲德Julian Rosefeldt是最厉害的电影人,在电影领域,朱利安·罗斯菲德也毫无疑问是最厉害的艺术家。


他的艺术带着实验电影性,和独特的装置感。


他的电影带着专注的艺术性,你看他的作品,最后往往会忽略了电影的内容,而走出展厅的时候,默默叹一口气,感慨一下:


这是一场绝美的艺术啊!

比如朱利安·罗斯菲德最近的一部作品《宣言》,由布兰切特一人分饰13角,13个布兰切特,13反艺术宣言,时而癫狂邪魅,时而严肃高雅,穿梭于她的精湛演技之间。


其实内容相对来说还是艰涩难懂,但是布兰切特足以令无数影迷癫狂。


这部影片虽然形式大于内容,但它的装置艺术电影的形式已经是很新潮的了。满天满地各种聊,关于新闻生态、艺术史还有政治文化隐喻..餐桌前的祷告,葬礼的悼唁,课堂上的演讲,Cate女王沉稳的声音让每段好像很无聊的台词都变得如此有力量。


另外那一句13个屏幕共同切换到同样的界面,主角和声念出那一段宣言的场景,足以媲美自己首次看到花火大会的那种惊艳。


这是他作品的特征,他永远能告诉你,他能带给你前所未有的。

你或许对剧情压根提不起兴趣,但只要他开口吐露他的视觉效果怎样,他的装置怎样,他的舞台设置怎样,你就对此欲罢不能。


朱利安·罗斯菲德1965 年生于慕尼黑,分别在他的家乡和巴塞罗那学习建筑。现定居柏林。


他是一位成功的艺术家,作品在很多德国和国际重要艺术机构和美术馆展出过,如伦敦的萨奇画廊 ( Saatchi Gallery ) ,慕尼黑的戈兹美术馆 ( Goetz collection ) ,都已收藏了他的作品。位于柏林和苏黎世的著名画廊 ( Arndt & Partner 画廊 ) ,伦敦 ( Max Wigram 画廊 )和马德里 ( Helga de Alvear 画廊 ) 也都展示过他的作品。


他以丰富的视觉效果和精心编排的动态影像作品闻名于世,这些作品多以复杂的多屏装置呈现。罗斯菲德运用熟练的电影语言将观众带入超现实的戏剧领域,用幽默和讽刺的方式,诱导观众进入他所打造的奇怪而熟悉的世界。

他在中国也展出过他的作品,在10年前这个季节的北京。


那个作品叫《完美主义者》,是系列作品《失败三部曲》的第三部也是最后一部,是描述人们向获得控制权而努力而又无效的野心的系列影片。


作品是一件三屏的录像装置作品。左面的屏幕放映的是一个男人在永无止境在检查他的降落伞的状态。比起踏出飞行的那一步,无限的检查成了一种强迫行为:跳伞员变成了西西佛斯,重复着每天将石头推向山顶的徒劳努力。平行的右面屏幕则是这个男人的另外一个角色,在家里模仿跳伞,落到自家的一块熨衣板上。一个有重量的男人,落到一个家用的脆弱的器具上,一台烟雾制造机被打开用以营造气氛,但突然机器无法被关闭,这时一个航行器涡轮冲进了房间——与此同时,左面的屏幕的景象是开始产生风暴,使那男人和他膨胀的降落伞被缴在了一起……作品的中心屏幕则是一个相对静止的画面:驾驶舱里的飞行员用娴熟的手法操作着各种不同的开关,但却没有产生任何反应。罗斯菲德强调了自动荒谬化的过程和强迫性的行为:在空洞的仪式中是一个关于飞行的挣扎的梦

在他的作品《孤独的星球》中,片中人物 -- 一个野心勃勃的旅行者(由艺术家本人扮演)通过穿过印度的旅程,隐喻的是一个为了挑战固有的构成意象和观点的一条路。他的旅程通过他从浪漫化了的主题进入了孟买的贫民窟。其中的场景从小说式的叙事突然转换到了电影场景设置的现实:旅行者的出现就象演员一样越过了各种镜头和闪光 -- 肮脏的首都在设定上给了人工和虚构氛围的可能,一种对于宝莱坞潮流的印度回应,最终在影片的歌舞场景中终结。作品将印度目前所谓混乱、粗糙的陈词滥调,消解在了超现实的歌舞场景中。

他作品唯一的局限性,可能就是你只有设身处地置身于装置之中,才能感觉到它的美。


也许,他才是真正诠释了“沉浸式体验”这个名词的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