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彭克对话A.R.彭克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347   最后更新:2017/11/21 19:59:01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7-11-21 19:59:01

来源:VISION青年视觉


A.R.彭克


二百零二天前,A.R.彭克——战后最重要的德国艺术家之一,新表现主义大师之一——在苏黎世去世,终年77岁。艺术史记录着他被熟知的一切。比如,5岁时——1945年——家乡德累斯顿市在德军战机的炸弹和燃烧弹中被夷为平地,这成为他童年最黑暗的记忆;比如,他是一个热情的爵士乐鼓手,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东德与最出色爵士乐家同台演出,还出过数张自己画封面的专辑。比如,他自学成才,做过做锅炉工人、报纸投递员和守夜人等。比如,他辗转多个城市生活过,德累斯顿、柏林、杜塞尔多夫、都柏林、纽约、伦敦、苏黎世......再比如,他的名字。


演奏中的A.R.彭克


A.R.彭克是一个代号,他的真实姓名是拉尔夫.温克勒(Ralf Winkler)。但这并不是他唯一的代号,他还用过名迈克.汉姆、T.M、米奇.斯皮雷恩、a.Y. 、Y、鲁道夫·巴尔、罗伯特·哈夫曼等等。其间的原因,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德国令人窒息的社会环境不无关系,同时也因为他的作品在大洋彼岸的新兴艺术中心——美国——受到了欢迎,而他与东德国家安全局的糟糕关系令他不得不用代号签名,才能保证作品被运送到美国然后卖给爱它们的人。

A.R.彭克在工作室


以下,我们搜集到一篇珍贵的访谈,来自A先生和R先生。A先生即A.R.彭克——但是,R先生也是他。本文诞生于彭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一次个展期间,在他的自我剖析式对谈中,大师脑中的复杂世界被清晰感知。

R:我们又见面了。好久不见,很久没听到你的消息——据说你变得有点儿离群索居了。我希望你有绘画作品或故事消解一下我的烦躁无聊。

A:哦,这我可不敢保证。我一直在各个国家和地方旅行。我去过“多面寺”(Temple of Many Faces),还瞧了“未知寺”(Temple of the Unknown)。

R:它们什么样子?是什么类型的寺庙,在哪里?

A:嗯,这说起来有点复杂。它们无处不在。不知从哪儿会突然冒出来,然后又马上不见了。它们的建筑还很不牢固,几乎不为人所知。

R:哦,我明白了。你这么一说,我脑中立刻想到的是残垣断壁——一堆古老的石头。我旅行时见过太多这种景象了,所以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A:我说的是虚拟体验。我在巴伦西亚遇见一个机器人,他教我如何穿越时间,把我留在了 1912 年的巴黎。在那儿我遇见几个企业号飞船的人。他们让我搭飞船,所以我及时赶回这里,回到科隆。

斯蒂芬的梦

1978

布面丙烯
144 x 178 cm

人的运动 I

1998

布面油画
160 x 200 cm

分析式自画像(理论家)

1991

布面油画
100 x 70 cm

与帕姆·帕尔蒂赞共度之夜

1989

布面丙烯

285 x 285 cm

暗喻会否成真?I

1982

布面混合色彩
180 x 330 cm

R:我也见过企业号飞船——是在电视上。你可以随意幻想,自己信以为真。你把现实和想象混为一谈了。或者你是想把我搞糊涂?“多面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A: 要想进入“未知寺”,你必须先得知道“多面寺”。

R:你得好好解释一下,我实在想象不出那是什么东西。在那儿能看到什么?

A:那是一个不分时间地点,可以和任何人交谈,任何人也可以和你交谈的地方。你可以用想象或梦让它出现,但它的某些方面是实实在在可以感知到的。

R:比如说?

A:在伦敦,我见过一些历史人物。我站在他们面前,可他们不能说话。可通过企业号飞船的“全息台”,我就可以和他们中的任何人交谈,不过他们还没有被输入程序。之后,我和荷马、苏格拉底和亚里斯多德就关于战争意义进行了有趣的探讨。


纽约,纽约,纽约

1988

布面油画
300 x 910 cm


R:你说的这些……真让人感觉乏味失望。

A:哦,如果你觉得乏味,那你就已经做好准备,可以进入“未知寺”了。那才是最神奇的!

R:那儿有什么神奇的?

A:在那儿,你所知道或自认为知道的一切都会变成未知,包括你自己。这么说吧,那感觉就好像你脚踩的地面突然完全消失了。你可以称之为人被彻底孤立了,这种情况有时会发生——令人感觉震惊,但也是种解脱。

R: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解脱?都是什么意思?

A:一种让你不再感到乏味失望的解脱。整个人回归到数字零的状态。你可以再一次重新体会一切,整个世界,对你来来,它们变得完全陌生了。你感觉自己好像与世隔绝,甚至觉得自己也是怪怪的。

R:那种感觉我知道。就好比现在世上的这一切,我几乎都搞不明白了。

A:但你并没感到惊讶,觉得自己“搞不懂”没什么稀奇的,你对这种事已经见惯不怪了。但如果打破你这种熟悉感,那种震惊才真正让人激动呢。

结构 III

约 1973-1975

纸上水粉
73 x 102.5 cm

6 性爱-时间

约 1973-1975

纸上水粉

73 x 102.5 cm

结构 VIII

约 1975-1977

纸上水粉

73 x 102.5 cm


R:这听着可不像是个好主意。我宁愿保持现在的老样子。还有其它有趣的吗?

A:还有熔岩。

R:熔岩?

A:是的,熔岩。我花了很长时间研究熔岩。

R:我见过那东西。奇奇怪怪的。四处流淌,还有火山口。熔岩凝固的样子,看着令人惊叹——像月球表面,也有点科幻。我可受不了瞧着那东西,让人忍不住渴望鲜活的生命。

A:是的,你说的没错。你能想象我们自己、我们的一生、我们的观点、感情、思想和行为其实都是一种熔岩吗?

R:你是想说,我们会变得越来越僵化、顽固,更加冷漠?

A:嗯,你说得貌似没错——直到火山再次爆发。

R:我不确定你这种比喻是否恰当。我觉得有点勉强。

A:冷战凝固了我们灵魂的熔岩——第三世界除外。不过也快了,他们也终将难逃一劫。能源地域冲突正在爆发。想象力、五边形、月亮、金字塔,四种力量,或者说四种已知或未知之物。四段旅程——四位智者。四位理论学家。

Standart-模型(印记——新繁荣的典范)

1972-1973

木上混合材质

66 x 92 x 15 cm

自己的头 I

1984

青铜雕塑, 一版六件

60 x 20 x 21 cm

西德的经济

1990

青铜雕塑,一版三件

87 x 86 x 52 cm


R:我觉得你把所有东西混为一谈,想把我搞糊涂。

A:站在“未知寺”的入口,人就会感到糊涂。你现在就站在它面前。你只需要走进去。只要克服心中的震惊,每件事就会又变得有趣了。

R:我觉得你在跟我兜圈子。

A:那里依然有岩石突兀的悬崖。正午太阳迷失在丛林的浪漫之中,闪着蓝橙色的光芒。光线澄澈透明,阴影层叠交错——就好像过去、现在和未来交错时的白日梦。神秘的源头!永恒的时间!时间流逝之处。

R:我又被你搞糊涂了,你说的这些互相矛盾,什么永恒时间,什么时间流逝之处?听着完全不合逻辑。

A:记忆、样本、关联、未知的对立和统一、教条。重回体系不是件容易事。黑——白——绘画!这就符合逻辑了。不是黑,就是白!退路已断。共和终结。做出榜样——制定标准。

R:感觉你在打哑谜。只要你想,你有权力这么做。不管怎样,我现在开心点了,现在我必须得走了。


附注:

本文由复星艺术中心慷慨提供,同时也出现正在上海展出的A.R.彭克大型个展“暗喻会否成真?”的同名画册中。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