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观念艺术先驱布拉蒂斯丘纽约首展,化身「伊索」藐视权威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435   最后更新:2017/11/15 21:30:21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7-11-15 21:30:21

来源:HauserWirth画廊


「格塔·布拉蒂斯丘。伊索的飞跃」(Geta Brătescu. The Leaps of Aesop)是纽约首个为这位已经91岁的罗马尼亚观念艺术先驱的展览,于今日在豪瑟沃斯纽约22街空间开幕。格塔·布拉蒂斯丘的绘画、拼贴、雕塑、纺织品、摄影与实验影像、录像与行为表演等多样作品中,埋藏着关于身份、性别和非物质化的主题,它们常常借鉴自文学故事中的人物,强调着艺术创作与工作环境之间的共生关系。


伊索,是古希腊的寓言家,也是这个展览的出发点。展览呈现了超过50件作品,涵盖布拉蒂斯丘的艺术生涯。在许多方面,伊索都像是布拉蒂斯丘的一个合适的化身,在作品中就是一个古怪滑稽不敬之人,是嘲笑权威和社会地位的象征。艺术家是这个角色虔诚的信徒,就像一个破坏者,布拉蒂斯丘在她充满活力的艺术实践中,布拉蒂斯丘一直倡导着游戏与秩序混乱的观念,她说:“其中有许多经济(制度),但同时创作表达中也有反叛。”


格塔·布拉蒂斯丘。伊索的飞跃

Geta Brătescu. The Leaps of Aesop

展览开幕:2017年11月13日,晚6 - 8时

展览时间:2017年11月13日 - 12月23日

展览地址:豪瑟沃斯纽约22街

                 纽约西22街548号

                 Hauser & Wirth New York

                 548 W 22nd St

                 New York NY 10011

联系方式:newyork@hauserwirth.com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形式的游戏》(Jocul Formelor(Game of Forms)),2012,拼贴 纸上,一系列7件。©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格塔·布拉蒂斯丘。伊索的飞跃」展览与马格达·拉杜(Magda Radu)合作,拉杜是工作和生活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她曾经策划了布拉蒂斯丘在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罗马尼亚馆的展览「幻影」(‘Apparitions)。除此以外还特别感谢伊万画廊(Ivan Gallery)的伊万与戴安娜·乌桑(Ivan and Diana Ursan)对展览的支持和贡献。展览将会持续至2017年12月23日。



马格达·拉杜谈

「格塔·布拉蒂斯丘。伊索的飞跃」



展览「格塔·布拉蒂斯丘。伊索的飞跃」展示了伊索的许多暗示。这位古代寓言作家,在布拉蒂斯丘的思想体系中,成为了一个俏皮又爱恶作剧的角色,可以被看作是对于艺术家本人状态隐喻。在罗马尼亚G。C。D政权倒台之后,格塔·布拉蒂斯丘宣称伊索是“反对极权主义的一切”的象征。但是伊索与美狄亚(Medea,希腊神话中科尔喀斯国王之女,以巫术著称)一样,是一个包含了许多交叉意义的标志,以至于他的文学体系总是被超越,并且不断在布拉蒂斯丘的艺术实践中出现。

细节图。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伊索》(Esop(Aesop)),1967,一系列10幅平版印刷版画,灰色墨水 纸上。©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伊索首先是一个自由的原动力,是在工作室中负责激发艺术家创作过程的存在。他的飞跃是思想上的许多变化和进化,而他散漫的本质在无数方面与其创意能量相连。伊索是思想的催化剂,他拒绝流派间的障碍。他不屈从权威的个性推动艺术家在大量的表达形式上进行实验:包括绘画、拼贴、物件、印刷技术、实验电影、行为表演和动画。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母亲》(Mume(Mothers)),2004,纸张 纸板 蛋彩 木棍,216 x 72 x 10 厘米 / 85 x 28 3/8 x 3 7/8 英寸。©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Stefan Altenburger,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从文学上的性格而言,伊索是与一个来自罗马尼亚民间故事中的帕拉卡(Păcală,意为丑角或者魔术师),可以被解读为师一个颠覆性的关键,作为弱者与边缘人对抗强权,并且用幽默、勇敢和狡猾的方式来呈现。这个线索又延伸到了另一个中东流行文化中的本土英雄南斯尔丁·和卓(Nasreddin Hodja),他是伊索的一个追随者,承载着后者的“最后一口气”,被格塔·布拉蒂斯丘用异想天开的视觉方式讲述出来。同样的精神也魔法般地促成了夏洛(Charlot)或尤金·约内斯科(Eugène Ionesco)这样伪饰成小丑的角色;他们都在布拉蒂斯的写作中被提到,增加了小丑或者滑稽人物的家族背景,讲述了关于权利令人不安的事实。毕竟,艺术家“在其卓别林式的命运中悲喜交加”。这是一个可以转换和累积身份的人物,是一个戏剧性的创造物在戏剧性地塑造多重人格。有时工作室本身就变成了戏剧舞台,内在物件变成了创造场景中的需要的那些部分。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线条》(Linia(The Line))(剧照),2014,HD视频,14:50分。© 格塔·布拉蒂斯丘,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布拉蒂斯丘延续了玩耍戏谑式的观念,她对于磁铁的破坏潜力感到着迷,正如她里程碑式的作品《城市中的磁铁》(Magnetii in Oras(Magnets in the City))。这是一本照片集锦,其中伴有文字描述着放置于城市范围内外的各种尺寸的磁铁,它们释放着危险的能量,产生着混乱,同时提醒人们自己的意志力和行动力。同样在《工作室》(Atelierul(The Studio))影片的最后一部分,其中也发生了类似达达主义的反抗,艺术家用周围的各种东西进行了疯狂的仪式化表演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城市中的磁铁》(Magnetii in Oras(Magnets in the City)),1974,摄影蒙太奇。©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Mihai Brătescu,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工作室》(Atelierul(The Studio))(剧照),1978,8毫米影片转码至DVD,4:3,无声,黑白,17:45分,掌镜:Ion Grigorescu。© 格塔·布拉蒂斯丘,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对于这激动状态更为严肃的推测则可能是与无序观念有关,这在另一个重要作品《反浮士德》(Anti-Faust)中得到体现。《反浮士德》是一个几乎没有形态的绘画装置,在观念和技术上几乎都是浮士德系列严谨风格的对立面,将一个文学杰作的视觉诠释转变成对自我的怪诞冥想。最后,戏剧的维度和无拘无束的形式创造力驱动了布拉蒂斯丘不久前创作的“形式的游戏”(Game of Forms)系列:每一张纸就像一个竞争的能量场,一个戏剧或者舞蹈的舞台,被用剪刀剪出丰富的形状,成为了浓缩和抽象版本的伊索戏剧。

细节图。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形式的游戏》(Jocul Formelor(Game of Forms)),2010-2015,拼贴 纸上,一系列7件。©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小丑》(Ionesco – The Clown),1971,摄影 拼贴,23.8 x 18.7 厘米 / 9 3/8 x 7 3/8 英寸。©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叙述的纯粹连续性和过程也出现在了布拉蒂斯丘“闭眼”(Eyes Closed)系列中,这些作品常强调外部世界与心灵内在流动之间的张力,而这种张力是通过绘画来进行外化。艺术家曾经表示,在开始绘画之时,“对表达的态度是完全消极的”,但是这个在后来产生了变化,回忆不受阻碍地入侵,带来了许多“精神主题”,而艺术家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闭着眼睛绘画,也就意味着一方面接受机会,另一方面去进行挑战。正是这种偶然性的双重关系加强了这种经验的颇具玩味的本质。”


格塔·布拉蒂斯丘在她“自动”(automatic)绘画中融入了各种形式,她的双手在努力记录着脑中慢慢想到的事情,不能也不会让创造力溜走。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没有僵局与死路。在其录像作品《自动鸡尾酒》(Cocktail Automatic,1993)中,记录下了这种艺术创作过程中的焦虑,其中包括失误、无意义的重复,还有开始某事时的失败尝试。

细节图。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限制与拯救》(Limite si rescul(Limits and rescues)),2012,一系列7幅拼贴与绘画 纸上,21.3 x 29.7 厘米 / 8 3/8 x 11 3/4 英寸。©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关于格塔·布拉蒂斯丘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在工作室中,摄于2015年。© 格塔·布拉蒂斯丘,摄影:Ștefan Sava,图片:格塔·布拉蒂斯丘,豪瑟沃斯


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ătescu)1926年出生于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Ploieşti)。自1945年至1949年,她在布加勒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Bucharest)的文学与哲学部门跟随著名罗马尼亚文学评论家乔治·克利內斯库(George Călinescu)以及都铎·维亚努(Tudor Vianu) 学习,在布加勒斯特美术学院(Bucharest Academy of Fine Arts)跟随画家兼学者卡米尔·鲁素(Camil Ressu)学习。

1950年,她的学习因政治因素被迫中断,直到1971年才完成了学业。在被迫中断学业后,布拉蒂斯丘主要作为插画师和平面设计师工作,在1960年代成为了著名的文学杂志Secolul 20的艺术总监。


格塔·布拉蒂斯丘在许多国际及罗马尼亚美术馆举办过个展,包括2016年在汉堡美术馆(Hamburger Kunsthalle)举办的「格塔·布拉蒂斯丘。回顾展」(Geta Brătescu. Restrospective);2015年在圣路易斯当代美术馆(Contemporary Art Museum St. Louis)举办的「格塔·布拉蒂斯丘:闭上双眼的绘画」(Geta Brătescu: Drawings with the Eyes Closed);2014年在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伯克利艺术博物馆及亚太电影档案馆(Berkeley Art Museum and Pacific Film Archive)举办的「格塔·布拉蒂斯丘 / MATRIX 254」(Geta Brătescu / MATRIX 254);2013年在西班牙莱昂当代美术馆(Museo de Arte Contemporáneo de Castilla y León)举办的「格塔·布拉蒂斯丘:艺术家工作室」(Geta Brătescu: The Artist’s Studios)。她也参加了众多重要的群展,例如2015年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举办的「为了传播的创造:东欧和拉丁美洲艺术,1960 – 1980」(Construction to Transmission: Art in Eastern Europe and Latin America, 1960 – 1980);2014年在2012年在牛津现代艺术画廊 (Modern Art Oxford)举办的「直面照相机:为了电影的表演」(Straight to Camera: Performance for Film);2012年在伦敦泰特美术馆举办的「大型写意:基于表演艺术的绘画」(A Bigger Splash: Painting After Performance Art)。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