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波兰克拉科夫照片月《这里的战争》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95   最后更新:2017/11/14 16:41:21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7-11-14 16:41:21

来源:瑞象馆


关于展览

克拉科夫波兰当代艺术馆/2017年波兰克拉科夫照片月(Bunkier Sztuki/Krakow Photomonth 2017)《这里的战争》(“The War From Here”)展览开幕式,由麦哥登(Gordon Macdonald)策展。参展艺术家为丽莎·巴纳尔(Lisa Barnard),妮娜·伯曼(Nina Berman),莫妮卡·哈勒(Monica Haller)和苏菲·瑞斯特吕贝尔(Sophie Ristelhueber)。



文 / 邓肯•伍德里奇

译 / 陈姗姗



妮娜·伯曼(NinaBerman)作品《轰炸伊拉克,时代广场,纽约市》,来自《家园》(“Homeland”)系列,2003


虽然我们常被鼓励将战争看作一场骇人、壮观的事件,但战争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暴力场合,这个场合之中,暴力事件连续不断发生;反之,一连串小的冒犯不断叠加,最后爆发成战争。所以说,冲突不会随便发生,除非对立双方的一方处于绝对主导地位,互相的恐吓也不能阻止并正当解释占上风一方的攻击。相较于冲突的宏大场面,这是一场更持久的事件:从第一声枪响之前它便开始,一直到它结束人们还能感受到它曾发生过。政治学者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Clausewitz)曾发表臭名昭著的论调: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它不仅通过暴力方式延续政治,它还是比普通的威胁更加厉害的政治方案。它象征着敌对的、固定的政治正在发生。

如果战争是政治以其它方式延续,那么,政治必然也以战争的方式延续:在我们日常的政治生活和互动中,战争事件也不断发生。战争,会以民主主义和爱国狂热的形式出现,让一个人将自己的国家置于其它两百多个国家之上;还有一种日渐流行的战争,就是我们在新自由主义的工作场合互相攀比、占上风的战争。暴力不仅仅发生在武装冲突的战地上,也发生在我们的沙发、电子设备和物质财富(的生产中)。我们并不会随便将我们的物质财富和冲突或剥削联系起来,而冲突或剥削恰恰是创造物质财富衍生品 -- 这正是资本主义的巨大成就。


玛撒·罗斯勒(Martha Rosler)的作品《角斗士》(“Gladiators”),来自《美丽的住房:将战争带回家》(“House Beautiful: Bringing the War Home”),2008


《这里的战争》是波兰克拉科夫照片月的主打展览之一,由麦哥登(Gordon Macdonald)策展。展览展出了五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以相似却相异的角度来刻画战争,让我们离战争更近。他们选择远离战争的“舞台”:他们并不关注战争发生的场合,但关注战争的起源、轨迹和后果。如是,这是近年来最富感染力的关于战争的展览,因为它不同于“从那儿传来的消息”的新闻摄影的传统,它着重于可以触及的体验、伤痕和暴力的根源。


一走进展览,即看见法国摄影家苏菲·瑞斯特吕贝尔(Sophie Ristelhueber)的《十一次爆破》(“Eleven Blowups”)游走在战地新闻摄影的边缘,暗中打破这种摄影传统 -- 这是扰乱我们对作品的期望第一步。大幅作品直接安装在墙面上,形成方阵,它们让摄影的修辞 -- 即无作者的透明度 -- 变得很有问题。影像不再是一扇窗,而是一屏封锁:多重炸弹坑影像叠加制作成的蒙太奇,有一些是瑞斯特吕贝尔自己拍摄的,另一些是其它媒体上找到的;一幅反映真相的合成作品就这么创造出来,影像与它所表现的地点的关联呼之欲出,任凭人们接受或否。

妮娜·伯曼(Nina Berman)作品《幽灵战略轰炸机,亚特兰大市,新泽西州》,来自《家园》(“Homeland”)系列,2007


美国摄影家妮娜·伯曼(Nina Berman)通常使用大众广泛接受的纪实摄影传统手法,但她用这种手法展现了美国国内对于反恐的态度。伯曼的作品不同于军事化的日常生活中在其它媒介上的展现方式 -- 她挑战了通常的展现方式。她的作品《家园》(“Homeland”)全景式地捕捉了生活是如何与军事演习和美国强权的修辞紧密交织的。其中一幅作品展现了B-2幽灵战略轰炸机穿越亚特兰大市海滩的情景。它们参与了一场军事权力的胜利演示,既是必胜主义的展示,又暴露了秘密军事工业静谧而影响深远的威胁。伯曼还刻画了劳动力的军事化,比如应变演习雇佣普通美国百姓扮演伊拉克“恐怖分子”。伯曼同过一系列设计过的构图,创造了国家权力的形象,同时构造了对恐怖分子和“他者”形象的主观想象,暴露了战争和家园的关系。这里,战争是梦一场,美国国内对美国式强大之外的任何存在都丝毫不在乎:纪录摄影的表现形式自然是最佳的表现形式,突出展现了普通围观者的人性之外的视角。

玛撒·罗斯勒(Martha Rosler)的作品《清洁垂帘》(“Cleaning the Drapes”),来自《美丽的住房:将战争带回家》(“House Beautiful: Bringing the War Home”),1967-1972

玛撒·罗斯勒(Martha Rosler)的作品《灰色垂帘》(“The Gray Drape”),来自《美丽的住房:将战争带回家》(“House Beautiful: Bringing the War Home”),2008


展览的中心是美国艺术家玛撒·罗斯勒(Martha Rosler)的《将战争带回家》(“Bringing The War Home”)。罗斯勒的蒙太奇作品直接地将冲突的目的与创伤和西方豪华家居等同起来。罗斯勒很清楚地标明,创造豪华的室内家居,是对国际劳动力的极大的压榨,其冲突是通过广泛地设立民主资本主义国家而维持的。罗斯勒的蒙太奇运用家庭的技术表层(如电话、电视、相片和玻璃窗台)作为这场冲突的开场,误被认为是遥远处的虚无的存在,然而却体现豪华的居所正式我们所渴望的并让我们自由。她晚期的蒙太奇作品对准了我们的身体仪态和电子设备的关联:我们面朝下躺在沙发上,在电话屏幕上浏览照片。

莫妮卡·哈勒(Monica Haller)作品《退役老兵之书计划》(“Veteran’s Book Project”),50本合集,可以订购,每本书长度不等,2009-2014

莫妮卡·哈勒(Monica Haller)作品《退役老兵之书计划》(“Veteran’s Book Project”),《埃·W·图尔》(Ehren W. Tool)之书的内页。


通常对战争的迷恋表现为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而麦哥登的展览很清楚的是个例外。他的展览豪不忌讳地表现出社会性:展览充分展示了战争影响了一个民族,影响了大众。当瑞斯特吕贝尔、伯曼和罗斯勒揭露了战争的艺术表现如何构架和限制我们对战争的理解,英国摄影师丽莎·巴纳尔(Lisa Barnard)和美国摄影师莫妮卡·哈勒(Monica Haller)则通过考察在冲突中长期和短期的经历考量战争的影响,无论考察对象离战争的“实际”距离有多远。哈勒的《退役老兵之书计划》(“Veteran’s Book Project”)搜集了一手资料,包括了50本展现战争的个人陈述。这个项目重新定义了“退役老兵”,因为采访对象不仅仅包括真正的退役战士和军事人员,还包括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幸存者。每本书呈现了书的主人公自己的经历,称述了过往也陈述了这段经历对现今的影响。有些称述有时非常骇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重要的是,这些陈述具有人性,并非常切题。哈勒搜集了数量巨大的陈诉,这些声音有一种别样的效果,即让人克制传统的、将战争移到他处的欲望:这提醒我们战争是发生在人和人之间的。这呼应了美国后结构主义学者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所的理论:当每个人都把社会的必要性当作后备,这将是非常危险的。

丽莎·巴纳尔(LisaBarnard)作品《割草机》(“Lawnmower”),来自《疆域版图》(“Mapping the Territory”)系列作品

丽莎·巴纳尔(LisaBarnard)作品《物件3号》(“Object #3”),来自《原始物件》(“Primitive Pieces”)系列

丽莎·巴纳尔(Lisa Barnard)作品《美国国旗》(“American Flag”),来自《什么都没学到》(“Not Learning from Anything”)系列


当哈勒暗示我们需要将人类放回冲突之地,英国艺术家丽莎·巴纳德(Lisa Barnard)则探究了无人机操纵的军事策略,这是无人科技战争的体现之一 --至少,无人机制造商和发行商是这么说的。战争的科技产业仅仅用“机器的有效性”和“人体的疲劳性”这种简单的对比就试图将人从机器所占领的地方清除出。 墨西哥裔美国学者曼纽‧迪‧兰达(Manuel De Landa)将战争科技发展为“科技的门”(machinic phylum),即战争科技发展不断推动科技发展,最终会到达消费者。巴纳德的作品展示了人在科技中的影响不会消失。

就如美国作家、城市规划专家亚当·格林菲尔德(Adam Greenfield)在他的《激进科技:日常设计》(“Radical Technologies: The Design of Everday Life”)一书中提到的,对机器和技术系统的采用过程中,人类的影响在每次使用中都有体现。巴纳德的作品《激进转变》(“Whiplash Transition”)记录了从军事基地开车去无人机驾驶员家中40分钟的路程。《激进转变》是无人机驾驶员用来形容无人机在四下无人之地和什么都有的城市之间的变化。在巴纳德的装置中,她将军事器材的机器视角(或者说是无人机飞行模式的战略性信息)和拉斯维加斯的幻想世界做了有力的联结。在装置的另一部分,一个运输板条箱的上部展现了一副武器交易会的地图:这幅图表清晰地展现了武器和人类基本需求(运输板条箱代表了分发食物的柜台、厕所和咖啡店)的碰撞,让人不舒服。

摄影,仅仅是按下快门的一个小动作,常常把战争的事实压缩,将之展现为遥远和无法想象的事件。《这里的战争》不同寻常,它让战争在我们跟前展开。摄影可以展现多维度,可以更有批判性、更持久、更一针见血。这场展览是关于冲突和它所触及的一切最具有说服性的展览之一;在这场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战争正包围着我们。

*所有相片均来自波兰克拉科夫照片月


关于作者


邓肯•伍德里奇(Duncan Wooldridge),艺术家、作者、策展人。他也是伦敦艺术大学坎贝威尔艺术学院摄影本科的课程主任。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