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 | 荒诞又细腻的行为诗人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85   最后更新:2017/11/04 22:07:47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7-11-04 22:07:47

来源:上海外滩美术馆


李明 | 荒诞又细腻的行为诗人 I


导语:谈及和观看当代艺术的时候,观者时常会产生一种疏离感,这种感觉与作品本身相对抽象的视觉表达方式不无关系,但同时,艺术家个体生活经验在作品中缺位也是原因之一。但李明以身体和视野作为中介,连接起“行动——影像”这两个组成部分,将创作动机、制作剪辑、展示空间,乃至观众在展厅中的观看路线、心态、情绪都视为创作素材,从而进行系统的把控和塑造,将疏离感从中剥离。在本届“HUGO BOSS 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展览中,李明的作品对艺术可能性的探索,或许可以让观众收获一种新鲜、个体、私密的观展体验。让我们先跟随李明回到他的故乡湖南沅江,了解他的创作历程。


-湖南沅江是我的第一故乡。

-印象中,洞庭湖边的风吹芦苇荡是一个令人沉醉和安宁的画面。

-我站在小时候学写生时常常会去的地方,一个公园的马路对面,脚下踩着一片干净的白色的斑马线,刚被洒水车清洗过一遍。远处有6根庄严的中华柱,上面雕刻着象征权威的龙纹,它们是我童年艺术启蒙中最喜欢临摹的对象。

                                                   ——李明

李明,《烟士披里纯-第一章:国土局马路对面有过一条大白龙》视频截图,2017,高清数字录像,彩色有声,时长2分09秒,艺术家惠允

故事就是从这样开始的。

2017年李明所创作的《烟士披里纯-第一章:国土局马路对面游过一条大白龙》是个和名字一样充满诗意和浪漫腔调的录像作品。“烟士披里纯”,是英文inspiration的音译,梁启超先生在《烟士披里纯》一文中曾这样写道:“不过此一刹那间,如电如火,莫或使之,若或使之,曰惟‘烟士披里纯’之故……烟士披里纯之来也如风,人不能捕之;其生也如云,人不能攫之。”烟士披里纯之于李明,是创作过程中如影随形的东西,是触发所有尝试行动的先机。当你再一次读起这件作品的名称,看着这幅由他所构想出的风吹芦苇似的“大白龙”画面,恍惚间感受到的是否也恰好有这种充满戏謔又甜滋滋的时代感呢?

录像的选景本身就具有强烈的回忆性,当下的李明像是在同那个正在读小学的自己对话。在李明看来,人不会因为长大成熟就与童年的自己剥离开来变得毫无关系,反而有很大程度上的一些记忆是被种在了心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艺术创作。当再次站在那里,凝视着童年印象里颇为熟悉的场景,他想到了《下楼梯的裸女》。通常我们认为绘画中的瞬时性的定格是西方传统绘画的视觉特质,无论是文艺复兴时期还是浪漫主义时期,艺术家往往都是在对空间中的一个静止画面进行描绘和延伸,而到了现代主义时期,对运动本身的思考以及如何在一个画面上表现连续运动的瞬间被艺术家所强调。这种被描绘出来的运动状态在空间中的表达通常呈现出一种视觉上的错位感,以艺术家马歇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下楼梯的裸女NO.1》为代表,这一特征在立体主义的作品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和重要。杜尚捕捉了非常日常的人物动态,即一位正在下楼梯的女性作为画作的创作主题,试图记录下女人在运动中的解析关系。通过类似于解剖学的几何剖析方法将抽象的线条和形状根据动态编排起来,表明他对各个运动瞬间的处理,最终展现了一种具有错位感和移动感的较为连续的形体活动。而李明受此启发,在一定程度上借用了立体主义的绘画形式并向达达主义致敬,将过去在绘画里以平面的状态去表现一连串动作的局限性拓宽到以录像形式去再现更多。接近于用录像做了一张画,将屏幕这种媒介作为画布,把绘画的状态作为一种材料混合到录像创作的媒介中去。但这并不是李明录像作品中所展现出的全貌,白马每步的前行有着时间差的错位,使形象之间在共时的横向关系中又具有时间关系。每一瞬动态有所变化的白马形象构成了一个几何状的连绵不绝的图案——他想用更好的状态来表达这个运动过程并且完成自己纯粹的关于“白龙飞过”的浪漫想象。

李明,《烟士披里纯-第一章:国土局马路对面有过一条大白龙》视频截图,2017,高清数字录像,彩色有声,时长2分09秒,艺术家惠允

而在作品伊始,伴随着父子之间的游戏计数,是一块被不断拉近的或明或暗的投影屏幕,我们略微有些晕眩地被带入到了李明所建构的诗意空间中,纯洁且平和。寻到的一丝端倪是来自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的《227号作品:这些灯会忽明忽灭》(‘Work No.227 The lights going onand off’)。这件作品让李明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界限感,他将开关灯的动作看作是稳定的节奏来叙述自己艺术创作与日常生活的边缘切换,并加入到了录像开头,试图模糊却又显得更加割裂。每天穿梭在工作室与家这两个空间的李明,需要不断进行状态的更新,而黑暗和明亮的反复更迭表现了一种明显切断的开关的状态,这与艺术家当下角色中的情绪和开启创作时的仪式感产生了联系

李明,《烟士披里纯-第一章:国土局马路对面有过一条大白龙》视频截图,2017,高清数字录像,彩色有声,时长2分09秒,艺术家惠允

除了画面之外,背景音效的设计也同样有趣。在影像快要结束时,一辆车刚好开过,于是在李明考虑怎样去营造“大白龙”的声音时,便想到了这个迎面而来又离他远去的声音。运用多普勒效应,李明将这段音频加以强化又反复调整。“第一次做出来的效果简直和西游记的片头曲一样,我吓坏了,因为这实在雷人,所以后面我慢慢地把它朝偏离的方向拉了过去。”在观看这个录像作品时,你会感觉到这个声音来回地旋转、萦绕在你的身旁,夹杂着细碎的马蹄声,反复的渐强渐弱,就像是影像开头的灯,忽明忽灭。

文|刘天仪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