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样才能当上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席?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17/11/01 20:02:21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11-01 20:02:21

来源:artnet


Sandra Jackson-Dumont。图片:Courtesy of Jennifer Richard

从木乃伊修复师,再到私人收藏经理,艺术圈充满着形形色色有趣的工作,有些职业你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artnet新闻专栏“我的艺术工作”将带领读者们领略艺术圈各式各样令人艳羡的工作,向圈中人士提问,倾听他们的职业发展以及向有志于此道路的后来者们所给出的建议。

本周,我们的分享人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教育部主席Sandra Jackson-Dumont。

我接受的教育:我取得了两个艺术史的学位。一开始我在加州索诺玛州立大学的专业是生物,之后转到了艺术史。随后我读了研究生,在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获得了艺术史硕士学位。之后我在纽约惠特尼博物馆作为独立研究项目(Independent Study Program)担任研究员。

如何获得现在的这份工作:是一个猎头公司联系了我!一开始我表示不感兴趣,因为觉得自己并不是适合大都会。但过了几个月后,我又接到了电话,从那一刻起我真正开始考虑起这个机会了。

Sandra Jackson-Dumont与DreamYard 在纽约布朗克斯。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职业生涯是如何开始的:还在读本科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全国学生交流项目来到纽约,然后在哈林区的工作室博物馆(Studio Museum)得到了一份实习工作。那时候起,我就觉得自己应该转到艺术史专业。我回到学校后,根据所学的知识经营起一家面向不同文化的艺术馆。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是在惠特尼,当时Connie Wolf雇我来负责一个“青年洞察“(Youth Insights)的项目,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快20年了。

影响我最深的人:肯定不止一个。我很幸运这一路上遇到了这么多了不起的人,包括Deborah Willis、Connie Wolf、Thelma Golden、Lowery Stokes Sims和Lorna Simpson,当然还有其他许多人。

西斯特·盖茨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展览中,唱片店里的唱片部分。图片:Courtesy of the Seattle Art Museum/photographer Madeline Moy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项目:这很难选择。但我觉得应该是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由我策划的“西斯特·盖茨:收听间“(Theaster Gates:Listening Room)的展览,当时我是担任现当代艺术的策展人。去参观艺术家的工作室时,我发现西斯特有一个特别棒的唱片收集。芝加哥南边Dr.Wax唱片店快要倒闭时,他买下了里面所有的黑胶唱片。这是一个庞大的音乐档案库。

我说,“我们应该拿这些唱片做点什么,“所以就打造了这么一个收听间在,邀请DJ每月有一天在里面进行全天的表演。

由Sandra Jackson-Dumont建立的Teens Take the Met晚间活动。图片:Courtesy of Filip Wolak

我们还把博物馆的沿街门面变成了一家唱片店的样子,不售卖任何唱片,但任何人都能进来听音乐。我们举办过跳舞派对,诗歌朗诵会,这里渐渐成为了一个社区中心。最后,那些不经常来博物馆的人也被吸引来了,从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精彩的交流。

对于身兼多职的看法:我认为教育的工作就像是一个策展经历。很多人想到教育时,可能就会觉得“他们是和小孩子玩的。“但我们做的远比这个更多。我自己有一个实际运行的生态系统。我要监管的是讲座、现场表演、展厅活动、青少年项目和家庭项目,同时我们还有为老年痴呆症患者开展的项目、为那些失明或失聪的人们策划的项目,以及为自闭症患者的学习能力所服务的项目,而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Sandra Jackson-Dumont在 TEDxMet上演讲。图片:Courtesy of Stephanie Berger


每天都在做什么:开很多很多会。我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不同人打交道,可能是在讨论对平等,多样性和包容性等问题进行表述时的策略;也有可能是为五六个展览进行项目策划。我还会见了每一个参与我们与印度展开的国际会谈项目的高中实习生。这些事都是一天内发生的。


每天平均花多少时间发邮件:我每天都能花上一整天回复邮件。我觉得应该更有礼貌地写邮件,但我每天90%的时间都花在和人面对面交流上,而不是坐在办公桌前。所以每次碰到邮件的问题,我都很有挫败感。

青少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排练。图片:Courtesy of Filip Wolak


对想从事我这份工作的人,我的建议:我会建议你去探索博物馆教育有多宽泛。正因为我们的领域如此广阔,我常常觉得我们需要拓展我们在博物馆谈及教育的方式——人们觉得博物馆教育很庄重而无聊,但是当你想想在一个博物馆里带给你最多快乐的那些东西,很有可能是在教育和公众项目中的某人帮忙开发出来的。我希望我能告诉当时22岁的自己:要毫不畏惧。

文:Sarah Coscone

译: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