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峰已过?还难说!谁在推动白发一雄及具体派的市场浮沉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46   最后更新:2017/11/01 19:47:48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7-11-01 19:47:48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市场和资本所起的影响是最大的,尤其是面对具体派或物派这种不熟悉的对象之时。”日本的具体派运动自一出世就充满非议,在经历了10年前的威尼斯双年展和巴黎拍卖,近年开始被美国藏家正视,这股热潮又回流到亚洲,在香港的拍卖和台北的艺博会上,引发市场反响。但最高点是否已经过去,还有待回答。刚刚过去的第24届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Taipei)上,白发一雄、前川强、向井修二、名坂有子的作品均有呈现,时至今日,这些具体派的主将仍有旺盛的生命力,创作依然活跃。


吉原治良在自己的作品前,图片来源:discorsivo.it


1954年,吉原治良(1905年—1972年)在大阪发起 “具体美术协会”(Gutai Art Association),这个群体率先将表演和玻璃艺术结合起来,预示了欧美战后艺术实践的发展。然而当具体派艺术于1958年出现在玛莎·杰克逊画廊(Martha Jackson gallery)时,来自《纽约时报》的纽约学院派拥护者多尔·阿什顿(Dore Ashton)却否定了具体派艺术应具备的明星光环,评论道“他们对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绘画风格的效仿实在过于正统了”。足足半个世纪后,这一批评才被艺术史渐渐遗忘。

波洛克,《秋韵,第三号》(Autumn Rhythm (Number 30)),图片来源:大都会博物馆

创作中的波洛克,图片来源:Wikipedia


尽管“具体派”与当时的欧洲及国际艺术景观不无关联,但在市场上仍鲜有波澜。直到21世纪最初的几年,该协会中最著名的成员白发一雄(Kazuo Shiraga)的作品才在一场拍卖会上卖到五位数。当2008年白发一雄去世时,《独立报》所刊登的讣文中评价他“几近被遗忘”。

1960年,白发一雄在工作室中创作,图片来源:Vogue


2005年,情况有了改变,素来喜用西方极简主义作品搭配日本“禅意”的比利时藏家和交易商阿克塞尔·弗沃尔特(Axel Vervoordt)开始悄悄购买具体派作品。就在2008年白发一雄去世不久后,他的作品拍卖价格便突破了百万美元,《Tenkosei Kaosho》(1962年)在巴黎佳士得以72.665万欧元(约合12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白发一雄,《Tenkosei Kaosho》(1962年),图片来源:WikiArt


2013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展览“具体:灿烂的游乐场”(Gutai: Splendid Playground);2015年达拉斯艺术博物馆举行“行动与未知之间:白发一雄和元永定正的艺术”的展览。同时,位于纽约的穆钦画廊(Mnuchin Gallery)和现更名为莱维/格瑞画廊(Lévy Gorvy Gallery)也竞相展出白发一雄。这些如井喷式出现的博物馆和画廊展览,使具体派运动被公众大范围所知晓。同时带动了作品价格的水涨船高。

2013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的“具体:灿烂的游乐场”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古根海姆

2015年“行动与未知之间:白发一雄和元永定正的艺术”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达拉斯艺术博物馆


白发一雄的展览现场,图片来源:穆钦画廊


2014年6月,白发一雄1969年的油画作品《激动的红色》(激動する赤)在巴黎苏富比以390万欧元(约合53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一数字至今仍是白发一雄的最高纪录。2015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上,白发一雄的《十万八千本护摩行》以2408万港元(约合308.224万美元)创造其作品在亚洲的最高拍卖纪录。同年10月,佳士得在伦敦首次举办“ASOBI:日韩现当代艺术” (Asobi: Japanese and Korean Modern & Contemporary Art)的专场拍卖,共成交52件作品,拍卖总额228.5875万欧元。

2014年6月,白发一雄1969年的油画作品《激动的红色》(激動する赤)在巴黎苏富比以390万欧元(约合53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图片来源:pinimg


然而接下来,市场似乎疲软下来了。2016年的ASOBI销量不及2015年的四分之三,只有165.425万欧元。邦瀚斯同年三月在伦敦举办的战后艺术与当代艺术拍卖上,白发一雄1991年的作品《Séi》最终没有达到50万-70万欧元的估价,艺术市场观察者们认为白发一雄的市场顶峰已经过去。

白发一雄1991年的作品《Séi》,图片来源:邦瀚斯


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部门负责人格雷乔尔·比尔劳特(Grégoire Billault)对白发一雄的作品市场有不同看法。白发一雄在巴黎异军突起,比尔劳特解释道,欧洲与具体派运动有着更长久的关系:“巴黎施泰德画廊(Galerie Stadler)在1960年代就出售白发一雄作品,所以在欧洲还有许多作品可发掘。这也是为什么市场建立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Roldolphe Stadler(后排)在1992年白发一雄的展览上, 图片来源:ARCHIVES GALERIE STADLER


“大价钱可以驱动市场”,比尔劳特说。霍华德·拉霍夫斯基(Howard Rachofsky)在行情喷薄的时机里买下了约100件的具体派作品。但是,大价钱也会成为市场不稳定的因素,导致供过于求。“当人们花20万美元买下并能够以200万美元卖出时,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我想市场还需要一些时间,也需要等待成熟期。”

白发一雄《十万八千本护摩行》,图片来源:香港苏富比


刚刚过去的第24届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Taipei)上,深耕“具体派”数十年,在东京和香港均开设空间的白石画廊 (Whitestone Gallery),带来多位“具体派”艺术家:白发一雄、前川强、向井修二、名坂有子的作品,其中前川强、向井修二均以主题展览的方式呈现。这些具体派的主将仍有旺盛的生命力,创作依然活跃。”

白石画廊以独立策展的方式陈列前川强、向井修二的作品,图片来源:TANC


随着具体美术协会与零派等国际艺术团体甚至今天的当代艺术家们之间的联系越发清晰,具体派与其继任者之间可见的相关性变得更强。日本战后艺术的重要市场缔造者之一弗格斯·麦卡弗里(Fergus McCaffrey)说:“不要忘记,具体派有59名艺术家成员,还有许多的优秀作品等待着继续被发掘,我想现在离到达市场的峰值还差得远。”撰文/Matthew Wilcox、Figure Fan;译/姜伊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