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它看上去就像一个漏斗形的地狱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70   最后更新:2017/10/12 17:14:22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7-10-12 17:14:22

来源:凤凰艺术 李鹏


近日,艺术家张鼎自2014年在香格纳(北京)举办个展“一场演出”之后,时隔三年,再次回到了画廊空间,在香格纳(上海)制造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此次2017年香格纳上海空间的张鼎个展“漩涡”呈现了艺术家最新创作的一件虚拟世界运动机械装置作品。作品约长17米,宽11米,高4米5,占据了几乎香格纳画廊一层展厅的全部空间。


但丁在十四世纪书写完长篇巨著《神曲》,在那当中,他曾说:“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 但丁《神曲》中的地狱图景


艺术家张鼎,在Google Map上看到了两张露天金矿的航拍照片。在这超越自然的人类工业行为的巨大漩涡形图景中,他依稀见到了关于但丁《神曲》里面的地狱景观。一种巨大的漩涡吸引之力,像在黑暗之中向艺术家席卷而来,他把这两张图做成了在香格纳最新个展的海报《漩涡》。

▲ 张鼎上海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海报 局部


开展前,笔者在香格纳画廊见到艺术家张鼎时,他与助手正坐在画廊图书馆的小桌前,探讨着这次施工的进展。张鼎是一个谦虚而散发着个人魅力的艺术家,在以往的作品中,他常常将自己隐藏在作品之外,或不露痕迹,而这一次,巨大而深陷的漩涡,它所产生的力量,无疑将艺术家本人的灵魂吸了出来。在这可怕的阴霾之下,艺术家的精神深海,一些东西正在被打捞汲起,它们是最低沉的音律。

▲ 艺术家张鼎,摄影:咖小西


8条轨道、12根立柱、长17米,宽11米,高4米5的钢结构框架结构直达并占据了香格纳画廊一层展厅的全部空间。一座巨大的重型金属工厂出现在画廊空间中。“巨大的空间、机械、铰链、熔炉、飞溅的钢水、金属撞击的噪音、高温...”这些重型工业的元素在笔者的记忆、幻想和现实直观中融合出现。


这件虚拟世界运动机械装置作品,在开幕式当天,沿着轨道运行的电机、拖链、传感器……工业自动化机械程序控制着20块约长115厘米,宽57厘米的LED屏幕,悬挂行走于进入空间内部的观众头顶。分列空间四角的四组音箱持续传递4声道声音,与机械运动同步,不断制造移动的声场,塑造无形的广阔空间。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现场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整座工厂都为漩涡本身服务。张鼎使用游戏引擎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在25000平方米的戈壁地貌上建立一个直径1公里,深500米,共50层的圆形金属漩涡。艺术家本人的三维扫描模型在漩涡中行走,每天从起始点开始行走8个小时,直至漩涡奇点。


而在现实的画廊空间中,运动机械装置也在每天8个小时随机呈现着不同的状态。在某些时刻进入展厅空间的观众会错以为走入了一间空荡的大型工业现代化工厂——头顶整齐的排列着白色或警示橙色的日光灯板;或是错以为身在视听艺术表演的现场——悬浮漂移的抽象几何图形,浓郁的灯光色彩,故障美学……;当20块LED屏幕合并为长约460厘米,宽287厘米的整块屏幕时,观众将得以随机的视角窥见此刻艺术家在虚拟世界中行走的位置和状态。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现场,装置作品《漩涡》局部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对于这件作品,艺术家张鼎说,它与以往的作品都不同。他尽量避免过多地谈论这件作品的含义:“我觉得我应该更多地对它保持沉默,因为一说话,它就会消散掉。”在张鼎接受采访,说到的这段话时,我可以得知到,这件装置是具有很大程度上,跳出了语言框架结构的作品。虽然在众多艺术品中,这种现象并不鲜见。但在艺术家描述这件作品的过程中,可以感知到,它所游走的领域,已经在语言范畴之外。


在这里,“游走于语言之外”,它所隐含的信息是:它跳出了语言逻辑系统,跳出了“分析”与“综合”的理性。它所隐藏的信息依靠直觉和感官系统之下的潜意识海洋所建立。在这一领域中,感受力本身才是真正可以进入作品的路径。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张鼎动用了一切手段,在感受力的领域而非逻辑的领域,将作品向观众展开。


而这,正是艺术家本人在触及到Google Map上露天金矿照片时所获得的感受力和路径本身的灵感和启迪。笔者至少在这样的现象中,获得了在这背后主宰一切的,作为数万年人类文明演化过程中的一道隐藏的密道,那就是:精神符号学。在这里,它的本相,便是:漩涡。

▲ 中世纪地图:挪威大漩涡


螺旋线及漩涡是大自然图案,它与人类生活亲密接触的时期,或许早于中世纪,早于地中海文明带时期,或许在人类走出非洲之时,第一次接触到航行的时代,漩涡符号便产生了。作为一个符号的产生,必定是与人类经验和情感强度产生正相关关系。那么,它在一开始,可能就孕育着关于沉船、风暴、危险与死亡的情感与经验。在一些远古传说中,它进一步演化为神秘与不可知的引诱的魔力,但关于“危险”这个核心并没有移位,它所演化出的家族词汇树,将核心的宝座包围:黑暗、压力、焦虑、恐惧、阴沉、破坏、死亡、毁灭、厄运......


螺旋线,牵引着观者的注意力,从外围逐渐向中心收拢,在这里,不仅是注意力被牵引,精神也将随之陷入漩涡的中心。而在那当中,则是关于家族词汇树的全部集合和分支。它是一切关于符号本身的象征意义和吞吐的关于人类情感和思维隐秘的所有故事。它将依据每一个观者的精神世界的不同,牵引出不同的词汇树的意义。


艺术家张鼎在其中感受到的,如他所透露出的简单几点:“关于世界、关于艺术与关于自我某种状态的合而为一。”从他的眼睛里面,从他当下那一时刻的信息,他吐出了几个字:“一种绝望。”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布展现场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这是一段被切割的精神片段。当他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大脑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时刻?在那当中,一幅漩涡的图景正在他的脑海之中漂浮吗?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之间此刻正在谈论着漩涡,他放下茶,指引着我一同去看望正在施工的展览现场。巨大的钢梁、盘在地上的线缆、工人们正在各自的位置上。张鼎指着这些还在完工当中的钢架结构,告诉我,什么地方是LED移动的地方,哪个地方的距离是现在所调整的高度。


他谈论着一些关于这件作品在施工过程中的一些焦虑和问题,“我时常会担心它会掉下来。”克服重力,是这次展览的一个最重要的技术问题。张鼎把一切都交给了工厂,交给了工人,让他们去完成他的构想。但这些问题对张鼎来说,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问题,话题又回到了漩涡本身,他沉浸在钢架结构的施工空间中,一些看不见的螺旋线可能正在出现,我说,可否抽一根烟?他向一位施工的师傅借了一根烟,点上后说出了那句话:“一种绝望。”


“我是被一个沉重的雷声惊醒的,睁开迷蒙的睡眼,发现烟雾弥漫,往四周观看时才发觉,我已来到了地狱之谷的边缘。那黑暗幽深的地方,响着不绝于耳的雷鸣般的哭声,我定神往底下望去,除了感到深不可测,完全无法看见任何景象。”

——但丁《神曲》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现场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很难说,他这句话是在回答他心中的哪一段独白。一种置身其中就让人出不来的状态。漩涡中心的“危险”家族词汇树,在张鼎手上实体化了,这种实体化以一种视觉化、听觉化的物理性质出现。巨大而奔放的工业气息的粗旷,在头顶巨大压迫感的LED显示器,以及它的移动方式、移动速度、颜色和可怕的熄灭,扬声器中所播放的低沉的大提琴,巨大的漩涡,以及极度渺小的艺术家本人的三维扫描模型在漩涡中的行走。


这段现场大提琴音乐的灵感来自于帕斯卡尔·达萨平(Pascal Dusapin)。关于音效,张鼎向我叙述了一段当时的经历:当他们正在筹划《漩涡》的期间,一个下着大雨的深夜,车里的电台传出来了一首大提琴协奏曲,张鼎立即感到这首音乐的感觉和他的作品十分契合,并马上在车上将电台里的这首音乐录了下来。他把这段音乐交给了一个音效制作团队,让团队按照这种感觉制作一段4声道的音效,在现场用四组音箱,同步LED屏在空间中的移动而营造出一种移动声场,创造出无形的空间感。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现场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那山谷的边缘不断传来悲凉嚎哭的声浪,山谷里则狂风大作,永不止息。我惊骇地发现竟有许多的灵魂无助地在狂风中向前翻滚飘荡,有些灵魂无可避免地冲撞山壁,痛苦的惨叫和凄厉的哭声……我不忍。”

——但丁《神曲》


这种现场体验感是超乎寻常的,一种重型工业氛围打开了精神通道。黄金对于世界而言,是一种暗中主宰人类文明的载体,它影响着世界历史的发生和地缘性冲突的变化。而如今,现代工业文明和科技,都不同程度地依赖于黄金的世界。工业化体系正在如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将人类的命运洪卷于其中。


对于艺术家张鼎个人而言,他谈到了漩涡与自身之间的关系,一种不可言说让张鼎数次欲言又止,“跟我的人生有关,跟我这一条走过的艺术之路有关,与我的生活有关,与我现在的状态有关。”如果说作品本身的状态与他个人的状态有什么用的关系?如果打一个比方,作品都是艺术家精神世界的外在症状特征。可以说,漩涡本身在张鼎的某一时刻触动了他,这种触动,是一种共振。漩涡符号的精神力场,与艺术家当时的精神状态进行了某种共鸣。


而这样的精神符号对于观众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因为它游走在语言之外,那么它通过感官和场域的刺激,对观者自身的潜意识之海将进行一场自动的挖掘,它依赖于观众自己决定往里走进多深和自身的漩涡扎根有多深:“你可以用它来探讨世界,探讨社会,探讨个人,都没有关系。”



▲ 张鼎香格纳西岸馆个展“漩涡”现场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地狱是一个大漏斗,中心在耶路撒冷,从上到下逐渐缩小,越向下所控制的灵魂罪恶越深重,直到地心,是魔王撒旦掌握漏斗顶端,他们从魔王的尾巴爬过地心,另一面是炼狱。炼狱如同一座高山,在耶路撒冷相对的地球另一面海中,灵魂在这里忏悔涤罪,山分七层象征着七大罪,每上升一层就会消除一种罪过,直到山顶就可以升入天堂。天堂分为九层,越往上的灵魂越高尚,直到越过九重天,才是真正的天堂,圣母和所有得救的灵魂所在,经圣母允许,就能一窥三位一体的上帝。”

——但丁《神曲》


对自我精神的挖掘,就像是一道从地狱到炼狱的过程。对于《漩涡》这件作品能给观者带来什么,对艺术家张鼎来说并不是重要的,因为这件作品首先是艺术家面对自身的,和用自身去面对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他展现了他自己的百分之百的作品。而对于其他每一个人来说,是否对自己有一个百分百的自省和认识,那全取决于他们作为意志的自己。但无论这个问题是否愿意去面对,每个人都走在这座巨大而无尽的漩涡里面。


展览信息

张鼎:漩涡


开幕:2017年9月23日

展期:2017年9月24日-10月27日

艺术家:张鼎

展览空间:香格纳(上海)

展览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1F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