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NK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12   最后更新:2017/10/11 09:21:55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7-10-11 09:21:55

来源:artforum


NKGalerija Flora的装置作品《KHORA》.


亲爱的NK:

上次见面的交谈中我们起了一点冲突我对自己当时的武断言辞感到十分过意不去你说得对我应该更留意自己的措辞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因此在这段时间每当我有些许精神上的私人片刻我总是会重新回想自己说的那些话究竟是基于什么样的背景理解与想像

当我们在东京说到欧洲这件事时也许身为两个来自不同国度的人我们之间的认知有着极大的差距好比当我们谈到克罗埃西亚是否作为欧洲文化的一部分时你给了极为肯定的看法克罗埃西亚确实是欧盟的一份子2013年经过前一年的公投之后)。但在历史上克罗埃西亚作为欧洲世界与鄂图曼土耳其两大文明的交界近代曾隶属奥匈帝国之下之后经历了纳粹占领到战后成为共产革命南斯拉夫的一部分它与西欧之间有着若即若离的复杂性

我想谈论关于一个文化的归属不论是对于一个区域或是一个个体都略嫌武断而这个将一个个体放在一种认同结构中的诉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机制我其实并不想如此将一个生命体放到那么大的结构中然而它也可能是将一个个体放在众多个体命运的行进之中只是我在想那里是不是有一种契机去谈论这种内里上的对应与矛盾性

可能我在你作品中的状态里总是看到一种无国界的身体的形象至少在我生长的环境里因着清帝国日本帝国的殖民到国民政府几乎压榨的统治到今日中国这个形变为帝国主义当代版本的霸权的阴影我们总是处于一种向外看出去的角色虽然不能说用防御伤痛治癒这些词来简单描述),去对应某一种永远施加在你身上的力量包含尚且还在我们周遭流动或转变为文化上的欧洲殖民性或者日本的文化幽灵又或许这里反而可以去谈论一种诞生中的开放关系而在权力关系被努力弥平之前又该如何谈起

我好奇这之间开放的关系究竟可以走到哪里而这种吸纳与学习的关系中包含着复杂的想望情结现实……你又是怎么想的又试图如何表述表达我好奇在这些复杂性中你是否有属于自己的紊乱或整理——当然一件作品未必是一件说故事的作品

前几天我无意间找到一篇关于阿基·郭利斯马基(Aki Kaurismäki)电影的访谈文章Sanna Peden这位学者受访讨论阿基·郭利斯马基电影里的政治性我发现这篇文章是一条可以解答你在Galerija Flora那件装置作品《KHORA》里问题的线索访谈中他提到阿基在流云世事》(Drifting Clouds)这部电影中运用杜伯夫尼克(Dubrovnik)当作主角经营不善即将转让的店名后来又成为了阿基在赫尔辛基所开设的同名酒吧的醒目湛蓝色霓虹招牌——也就是你后来找到的地方——来指涉于上世纪九零年代在巴尔干战争里被无情轰炸却鲜为人知的杜伯夫尼克城电影的发行年份是1996这样的推断颇为合理当时拍摄期间整个南斯拉夫战争尚未结束杜城正经历了几年间歇接续的轰炸导演还在影片中特别安排了一个纪念在波黑的战争的场景这让我想到在Galerija Flora墙上你那写着赫尔辛基的霓虹字样旁边还留着的流弹孔这之间的呼应关系显得更为强烈

我好奇想进一步问你这个赫尔辛基又指什么样的赫尔辛基呢且让我们先忘掉阿基纪念的杜伯夫尼克这里连结了欧洲两个南方和北方国家的城市——但事实上两个城市都不是最南与最北的城市而都是该国的南方城市——对于我而言南方从前现代的富庶的想像到当代那和债务军事难民危机勾连的形象北方从酷寒蛮荒到富庶社会福利的国度这一整个形象如何地翻转除了近现代地缘政治发展的大历史框架之外之于个别的个体又是什么样的想像这或许是更有意思的你试图寻找一个开放意义的空间你想要找寻的形象又是什么想要运用这个想像性的空间又是什么样的意图

有时候我会在ig上看到那个在杜柏夫尼克的赫尔辛基”,虽然我想这些拍摄的游客应该因为不了解其间的脉络而感到困惑或许如今在战后整个杜伯夫尼克城的重见天日下这段历史得以被更多的游客知道但是个人方面我也一直想起你曾经告诉我的在战争以前你们常常一群青少年爬到古城墙上或者坐在当时还空无一人的美术馆廊柱前还有在空袭的时候你们无知地跑去潜入巨大的岩石之间戏水就像这个城市布满的流弹痕那是只有像你这样的在地人才能够指认出的印记

Dubrovnik古城墙旁的小足球场.


在我说出布尔乔亚的意识形态之后事实上非常后悔就这样随口而出用布尔乔亚或者布尔什维克作为定义一个人的标签怎么样都是一种恶意的错误这还无涉于这些词背后一套的意识形态辩证之事我想再从姆拉登·斯蒂林诺维奇(Mladen Stilinović)这一辈的大名字重新谈起他们那些令人着迷的身影和姿态究竟是什么特殊的哲学在他们的背后支撑那被人津津乐道的无所事事不说英文不是艺术家对当代艺术中全球主义的批判艺术家不知不觉将自己放进了全球生产链并在其中找寻位置的状况就像你不是很认同那些贩卖全球化艺术市场对前南斯拉夫的好奇与怜悯的作品事实上在台湾也是如此我对那些将本土当作商品贩卖到世界的艺术家感到十分反感另外两者一定程度上也很相似我觉得台湾艺术家再也无法透过贩卖台湾的特殊性位置而获得红利我想说的是在他们的艺术中显现的一种抵御的张力以及如何处于价值冲突的角度究竟又怎么回到他们自处在物质世界里的状态

回头来说我在你过往行为/表演作品中感到有趣的部分在于那些你观察到那种生活或环境中的易变性和脆弱性像是你将自身放在街头的玻璃橱柜还有在黑暗中的作品也许许多成分是从你自己经验出发得来的脆弱性这让我觉得它们多过对女性身体与重复性劳动的探讨我想重点并非在劳动这件事情上而在于我们事实上都试图在工作中压制这种易变性和个人的脆弱我一开始很怀疑你那些看似消极的行为究竟试图与他人进行什么样的沟通在这个旅程中我太想要去找寻一种代表性的劳动状态或者生产关系用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国度的曲解想像),或许这是我之前一直没有听进去你说的话的原因事实上包含艺术我们都太急于彰显沟通急切地想建立一个关于沟通的叙事而加以传播

在我刚到札格瑞布的第一天你问我对它的印象如何我很快地回答你看起来很公社”。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房子叫做公社建筑当我搭车从新城前往旧城时我感觉到城市的建筑本身超乎我想像地十分方正却又有着比台湾还沉重的灰色调我常常嫌弃台北的建筑呆板无聊怯于使用颜色却又在招牌和装饰上过份艳丽张牙舞爪)。那好像是在一个全然不同的生活型态下才会有的部署状态——当然步行在札格瑞布的市区中是轻松纾缓而充满绿意的我觉最有意思的部分在于Ribnjak公园对面David的旧工作室公寓还有GMK使用的INA石油公司闲置大楼当你在其中往上看向那美丽精巧的回旋廊道时会发现它们在一开始设计时赋予的目的并不似它们刚直的外表一般那些善意被埋藏在内部

回到台湾我才知道杜伯夫尼克拜权力游戏King’s Landing所赐现在在亚洲真是旅游圈的当红炸子鸡接连不绝的旅行团我母亲都从暑期排到10月才能成行我请她帮我带回几瓶在新宿鹿先生bar里看到的Rakija

很高兴在我们的争执之后你给我简讯其实你知道我们会一直是朋友的即便现在我们不适合交谈

最温暖的祝福
F

— 文/ 方彦翔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