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声明——黄永砅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625   最后更新:2017/10/09 10:57:26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7-10-09 10:57:26

来源:ARTLINKART 文:黄永砅


“世界剧场”产生于24年前,这是一件真正意义上“活”的作品,因为里面放着活的虫。活的作品即使有幸得以展出每次也是时间短暂(二三个月)。但它却多次遭遇未活就死去。这还不是所谓自然物种终有一死的必然,而是由于政治、社会的人为原因所导致,而且严重的是1994年发生在蓬皮杜中心(巴黎—法国大革命起源地?),2007年在温哥华美术馆,今天在古根海姆(纽约—自由世界的天堂?)据说有七十多万人反对这种跟活的动物相关的作品,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看过,了解这件作品?现代社会严重的新奴性(新闻媒体、网络媒介)产生的人云亦云,每个人都可以发表意见,但遗憾的这只不过是简单地重复意见的意见。是的,这件作品重提了托马斯·霍布斯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确切地说是“一切虫反对一切虫的战争”。但人们往往忽略这件作品的构架:笼子的结构,精心计算的铁丝网大小(不让小虫爬出),环绕四周的独立抽屉,中心开放的空间,全光谱的灯光……这难道不是霍布斯所描述的与自然野蛮相对的文明国家的“微缩景观”?这一结构的呈现对人而言是和平的,安全的,有秩序的“统治”,人围绕笼子看观是安全的,这跟今天治理和被治理的观念相关,人们往往只注意“被治理”(笼子里面的混乱和残酷),而这一残酷难道不是由于精致的治理,在这里比喻为“笼子”所达成?仅是一个空笼子并不是现实,现实是平静中的混乱,和平中的暴力,或相反。为了更贴近作品,我想从霍布斯摆渡到他的同时代人斯宾诺莎,据说他喜欢斗蜘蛛,他寻找一些蜘蛛放在一起使它们相斗,或把苍蝇扔进蜘蛛网,然后高兴地观战,有时不禁开怀大笑。(1)法国哲学家吉尔·德勒兹认为这段趣闻看来是真实的:“因为它具有斯宾诺莎哲学的许多韵味,斗蜘蛛或蜘蛛斗苍蝇使他看得着迷,有好几个理由:1.根据必然死亡的外在性观点; 2.根据自然界诸关系之组合的观点(蜘蛛网如何表现蜘蛛与世界的一种关系,像这样,蜘蛛就把苍蝇特有诸关系据为己有);3.根据圆满性之相对关系的观点(标志人之不圆满性状态,例如:争斗,如何能够反而表示一种圆满性,如果把它联系到诸如昆虫本质那样的另一种本质的话。”(2)当然,这些与我最初产生这件作品并无直接联系,但在今天,我把它当作这件作品的完美诠释(完全的偶然,完全的不相关之相关)。不是吗?由虫到人,吃和被吃的关系,一个为另一个的生而死的关系……这件作品产生于西方(我当时已经在欧洲生活了四年),并被查禁于西方(在巴黎、温哥华、纽约),此作品受益于诸多完全不同的文化源泉,这就是我今天所面临的全球化语境。“世界剧场”未揭幕就落下帷幕,未开始就已经结束,这种不圆满性不正好表示一种圆满性?这叫做“幕间”,两场表演的中场休息。1924年René Clair的“幕间节目”使所有幕后人员均在镜头前亮相,“幕间“有时比剧场表演更有意思:人们可借机逃离这一剧场。

黄永砅

2017.09.30

巴黎—纽约. AF006

(1)和(2)吉尔·德勒兹《斯宾诺莎的实践哲学》(商务印书馆,2004年北京). P14

2017年9月30日


相关图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