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毁灭之后,是重生,还是下一次毁灭的开始?
发起人:灰常灰  回复数:1   浏览数:196   最后更新:2017/10/05 16:25:23 by guest
[楼主] 灰常灰 2017-10-03 22:13:31

来源:YT新媒体


北京国贸地区


上回在国贸附近,碰上有人向我问路:“请问怎么到桥的那边去?”我望了望一望无尽的二环路,瞧了瞧车水马龙的国贸桥,摇了摇头。这样的情况,古巴艺术家卡洛斯·加莱高亚(Carlos Garaicoa)也深有体会。他分享了他的经历:“我曾在一条大马路南边住了五年,但我从来没有去过马路对面,因为实在太麻烦了。我得走两公里的路去过天桥,再绕两公里回来。我觉得在现在的城市中,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卡洛斯·加莱高亚(Carlos Garaicoa)


城市,深深地烙刻在他的作品中,也是他主要的创作对象。卡洛斯·加莱高亚1967年出生于古巴哈瓦那。他经常以城市,尤其是哈瓦那城作为主题进行创作,对建筑、都市化和历史进行多角度的研究,而使用的媒介也十分多元。既然创作对象是城市,那么当你走进展厅看到这个巨大的装置《“易碎”项目》(Project Fragile)也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这样一座由千百块磁铁与玻璃结合而构成的“大城市”,充满了惊艳的未来感。我们可以绕着它行走,仔细观察,看这些重叠的玻璃在不同的视角下发生多样的变化。

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不过看来看去,这座“城市”却似乎带来一种过于冰冷的感觉,让人联想到当下:随着城市迅速发展和扩张,我们好像也被这样的感觉所包围了——就像车水马龙拦住了你我,高楼大厦挡住了人情——我不禁在脑中发问:“冰冷无情,脆弱易碎,这是未来的城市,还是城市的未来?”

卡洛斯·加莱高亚《“易碎”项目》,2014年在西班牙桑坦德Botín基金会装置现场


此时我被一大堆旧木头挡住了去路。就在我正疑惑这些“垃圾”是打哪儿来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木头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许多白色的小家伙。

卡洛斯·加莱高亚《在此之后,我们该怎么办?》,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好奇心驱使我再靠近一些——它们的头部竟然都有着建筑物的轮廓!《在此之后,我们该怎么办?》(And after, what we will do?)这件作品就是这样一座旧木头构成的“墙面”——而该装置的主角就是那些由半透明混合材料制成的小生物——或者我们说是“白蚁”。这些白蚁有着建筑结构般的脑袋,并在不断地侵蚀着它们所依附的木头。




卡洛斯·加莱高亚说:“最开始我做这件作品时,就想要表达一种互动,它就是我在马德里街头看到的一个很普通的、白蚁侵蚀建筑的情景。这让我想到了关于‘毁灭’的概念,关于这些微小的生物如何发挥巨大的作用。它们就像城市里的新型居民,一边毁灭,一边思考着‘毁灭之后又该怎么办?’”也许就是这样的思考,让它们的脑袋变成了一个个建筑——毁灭之后,或许就是重建;而重建,是否又将成为新一轮毁灭的开始呢?

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有趣的是,这件装置恰巧就处在《“易碎”项目》这座玻璃城市的背后;而这两件作品,也不再是孤立的。它们相互呼应,形成了一种对比,反映着城市的不同状态,或者说是不同的面貌。当然,城市的面貌体现在许多地方,街头涂鸦就是其中之一。卡洛斯·加莱高亚用一系列印在油画布上的大幅照片,捕捉了绘画在哈瓦那街头墙面上的动物的影像,组成了他的《动物寓言集》(Bestiary)。


取自卡洛斯·加莱高亚《动物寓言集》,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动物寓言集本是形成于古代,流行于中世纪的对多种野兽、动物插图的汇编。同时,这些图像常常都配有富含深意的故事,反映着世间的哲理。而卡洛斯·加莱高亚的《动物寓言集》也同样不仅仅是图像,这些对街头涂鸦的关注是他批判性调研的一部分——对他来说,城市与建筑是能够反映出政治、社会及意识形态变化的鲜活有机体。

取自卡洛斯·加莱高亚《动物寓言集》,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


“涂鸦艺术在古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现象。它本是被禁止的,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仍有许多人去偷偷地去用一些小的符号去表达自己对于禁令地反对。这些艺术家们一边要小心不被警察抓住,还要一边进行自己强烈的艺术表达。”就这样,这些展现着哈瓦那街头奇异“动物”的影像,含义就不仅仅局限于“动物画”或者“涂鸦艺术”本身了;它们在城市中的存在,即是一个有趣的现实。

Carlos Garaicoa, Mono Borracho / Drunk Monkey, 2017, Galleria Continua


卡洛斯·加莱高亚对于城市在艺术中的探索不止于此。在《世界的根基》(The Roots of the World)中,我们看到装置的一面是锋利的刀刃,一面是城市建筑。它浓缩了“建设与破坏”两个方面,隐约透露着残忍与暴力。

Carlos Garaicoa, Mono Borracho / Drunk Monkey, 2017, Galleria Continua


卡洛斯·加莱高亚对于城市在艺术中的探索不止于此。在《世界的根基》(The Roots of the World)中,我们看到装置的一面是锋利的刀刃,一面是城市建筑。它浓缩了“建设与破坏”两个方面,隐约透露着残忍与暴力。

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卡洛斯·加莱高亚《比例1:1》(局部),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摄影式地志》(Photo-topography)用聚苯乙烯泡沫向我们构建了一座座白色的城,令人联想到与废墟和遗迹相关的思考。它的存在似乎是另一种形式的脆弱,是否就像沙城一样易逝?


卡洛斯·加莱高亚《摄影式地志》,北京常青画廊展览现场,2017年。摄影:Oak Taylor-Smith,鸣谢: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


如今生活在城市里的你,有没有感受到城市所反映出的现实?可曾思考过城市的过去与未来?再高的楼下也有回忆,再宽的路后也有小巷;我们所熟悉的城市,或许转眼间就会变得大不相同……

| 关于展览

卡洛斯·加莱高亚:动物寓言集

常青画廊

2017/9/23 - 2017/12/17

[沙发:1楼] guest 2017-10-05 16:25:23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