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个机器人攻击、反叛、暴动 —— 戴帆—— 造物主
发起人:国际艺术  回复数:1   浏览数:342   最后更新:2017/12/04 14:46:07 by guest
[楼主] 国际艺术 2017-09-29 17:33:41

戴帆的机器人诡异、凶猛,充满了攻击性和毁灭性,有着一种冰冷的科技邪恶感和荒诞暴力风格。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海报 .2017年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谁是人类的继承者?戴帆回答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继承者。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就如同现今动物与人的关系。结论就是,机器具有或将具有生命。”假以时日,非生物智能将占统治地位。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谁是人类的继承者?回答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继承者。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就如同现今动物与人的关系。结论就是,机器具有或将具有生命。”假以时日,非生物智能将占统治地位。


戴帆指出,我们不能再像后现代主义那样,用那种极度碎片化和个体化的感受来理解存在,理解光明,相反,在庞大的穹宇中,我们需要用一种超越我们感受之外的能力来涉足一些从未涉足的事物。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未来的计算机便是人类——即便他们是非生物的。这将是进化的下一步:下一个高层次的模式转变。那时人类文明的大部分智能,最终就是非生物的。到了21世纪末,人机智能将比人类智能强大无数倍。但是,尽管生物智能在进化中不占优势,这并不意味着生物智能的结束,而应该说非生物形态源于生物设计。文明仍将以人类的形式存在——事实上,那时的文明在许多方面都将比现今的人类文明更加杰出,我们队奇点的理解也将超越生物起源。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机器可以共享资源智能以及存储能力。两台机器可以联合在一起成为一台机器,之后又可以相互分离。大量的机器也可以瞬间组合成为一台机器,之后立即分离。这种现象人类称为相爱,但以生物自身的能力来看,这是短暂而不可靠。

融合生物智能优势与人工智能优势(人脑识别模型的能力与非生物智能的速度、存储器容量、精确度,以及交换知识与技能的能力),其力量将极为强大。


“KILL”. 机器人 | 计算机程序 | 人工智能 . 210.7cm × 238.5cm 2017年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机器智能在设计、构造(也就是说机器智能并不会受到生物方面的限制,这些限制包括神经元之间切换的速度过慢或是颅腔空间过小等因素)以及持久的高性能等方面有足够的自由度。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海报 .2017年


一旦非生物智能将传统的人类与机器智能相结合,那么人类文明中的非生物智能部分就会持续地从机器的性价比、速度和容量的双倍指数增长中获益。




“KILL”. 机器人 | 计算机程序 | 人工智能 . 210.7cm × 238.5cm 2017年



一旦机器拥有了像人类一样的设计和架构技能,仅仅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容量就可以使它们对自己的设计进行操控。人类正在通过生物技术进行类似的研究(例如改变人类的基因以及其他遗传信息),但是与机器只需改动它的程序相比,人类的速度慢得多,而且还受到了诸多限制。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 Million Robots)



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艺术作品最大的作品并不在于其物质性,而是在于它是一种被既往的语言和知识无法消化的巨大的障碍,一种在既定框架下永远无法消化的残余物。艺术事件及其残留下来的艺术作品,已经成为一种困扰,一种让我们在语言和知识层面心神不宁的东西,它在我们的知识界上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在这个巨大裂缝中是鬼魅一般的深渊,我们面临的是一种对真之深渊的恐惧,艺术作品的残余加速了我们的宁静的毁灭。在这里,哲学,作为一种面对艺术撕开裂缝的方式,终于要破茧而出了。


[沙发:1楼] guest 2017-12-04 14:46:07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