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摄影师将镜头对准自己,发生了什么?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97   最后更新:2017/09/29 15:44:55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7-09-29 15:44:55

来源:凤凰艺术 姚为


宋 大 象/文    姚 为/策 划


在希腊神话中,纳克索斯的悲剧可谓家喻户晓,讲的是一个俊美非凡的少年,生来就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直到一天到林中打猎,在湖边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并爱上了这个“他”,最后思念成疾郁郁而终的故事。


这则神话经常被理解为关于“照镜子自恋”的绝佳隐喻,但很少被深究的是:纳克索斯之所以长到16岁都不曾看到自己的样子,是因为神曾告诫他的父母:“不可使他认识自己。”同样有趣的是,古希腊圣城德尔菲神庙的门楣上也刻着这么一句神谕——“认识你自己”,由此可见,即便在文明的早期,人类就深刻认识到了个体镜像与自我确认之间的密切联系。


而一部艺术史,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做是一部自画像的历史。因为人类最早的制像冲动,便源于对肉体易逝想要在历史中留下自己存在痕迹的渴望。古埃及法老阿卡纳吞的首席雕刻师巴克、老普林尼《自然史》中提到的雕刻家西奥多勒斯、文艺复兴的绘画巨匠提香、拉斐尔、丢勒以及后来的伦勃朗、委拉斯贵兹到塞尚、毕加索等艺术名家,我们可以合理推想,如果没有自画像的话,哪怕我们读再多介绍和传记,也是极难将这些轶事瞬间统合到一张张生动的艺术家面孔之上的。


因此,自画像不仅关乎认识自己,而且关于被历史和世人体认。曾几何时,一副自己的画像,人人渴望却只有教宗显贵可得,直到170多年前摄影术的诞生,这种特权得以迅速被稀释和民主化,而数码时代的今天,我们看自己和被别人看的渴望更是愈加地急切和坚执,以至于,摄影这个称谓的所指在今天几乎都要完全等同于自拍照了,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甚至报纸杂志电视台上,各种各样的自拍照早泛滥汹涌势不可挡。


正如一个半世纪前,摄影师们用照相机,剥夺了画家给人绘制肖像的特权,我们今天用智能手机和自拍杆,剥夺了摄影师在照相馆里充满仪式感地为我们塑像的特权。


天马行空地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正是因为传统照相馆业务的衰落,今天的摄影师们,才不得不在新闻、艺术、广告、商业乃至摄影理论的领域里奋发向上大有所为?


黑白组

▲ 陆军,供职于上海黄浦区豫园街道社区


自拍不仅只是作为记录个人表情的日历对照,更应当是表达个人内心的写照。

▲ 张树楠,供职于南开大学


自拍对现代人来说是一种人生体验,也是自我表达和认识的方式。

▲ 九口走召,艺术家


自拍除了记录的属性更多的是自我确认和自恋,现代人因为手机等工具的便利性让自拍变得更加容易了。

▲ 王凤龙,海南日报社  

有个展览是伦勃朗的自画像专展,弗洛伊德亦喜画自画像,培根自画像也让人印象深刻。人们自古喜欢凝视自己,古人比较昂贵需要高超绘画技艺。今天有一部手机就可以无时无刻观察自己。动动手指便留住此时此刻的样貌。海量的自拍虽然容易让人觉得视觉信息泛滥,但自画到自拍让每个人都有了审视自身的权利,不再是大师的专属特权。

▲ 余海波,摄影家、导演


自拍,认清自己,寻找自己,呈现自己。因为我的生活是我真正的作品。

▲ 崔峻,北京青年报摄影记者


自拍源于自我欣赏和臭美!

▲ 廖伟棠,自由撰稿人


自拍是现代人自我身份形塑的一种幻觉,以为籍此可以掌握自己对自己的命名权,其实不能。

▲ 浦峰,新京报摄影记者


人太渺小了,自拍能让自己感觉一下自己的存在吧。

▲ 林添福,台湾摄影家、手机摄影平台总编


自拍对现代人的意味就一个字:玩!

▲ 沈伯韩,职业摄影师


自拍对当下的人们来说,除去纪念的意味,更多的是一种身份和自我形象的重构过程。色彩滤镜、磨皮甚至修改调整造型,无不透露着人对自我形象的想象与期待,也展现着周遭社会文化环境对人形象的期待、约束与重塑。尤其在当下这个“晒”时代,这种自我与环境对自拍影像的影响尤为明显。

▲ 于家睿,供职于国企的业余艺术家


摄影师大多时候都在拍摄他人,自身形象的记录是被忽视和弱化的,自拍是对自我的审视和留念,我认为摄影师因为有着较普通人更敏感的审美要求,在苛求美的同时也为自身制造了强烈的孤独感,自拍是排遣这种孤独感的方式,同时,在无聊、等待亦或欣喜、亢奋的时候,自拍是一种传递状态信息的方式,是一种主动分享的欲望。

▲ 张源,自由摄影师


自拍可以纪录当时的心情,时时分享,多年后重温陈年旧事。

▲ 赵峰,图库摄影师


手机美颜APP的普及让每个人都很容易拍出一张“好看”的自拍照,发到社交媒体里刷一下存在感,获取一些点赞,满足内心深处自我迷恋的需求。


彩色组

▲ 邹璧宇,自由摄影师


自拍是存在感的一种体现吧。

▲ 孙一冰,摄影师


自拍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个人都有权利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这也是非常正常的表现形式。

▲ 朴新成,中国摄影报编辑


自拍是摄影者对自我的一种剖析,是其内在视觉修养最真实的外在表现,能让人们借此了解摄影者的个性,自拍是交流的工具,不是虚荣的标记。

▲ 李亚楠,自由摄影师


自拍对于我来说就是遇到我喜欢的场景又想留影时 把自己作为画面中的一个元素出现 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 陈维松,中国网记者。


想看看从天上看自己是什么样的,无人机帮实现了。无人机出现后,拓展了新的自拍视角。

▲ 刘禹扬,信号自由摄影师


自拍对现代人来讲是一个证明,是自我存在的民主化。

▲ 区志航,自由艺术家


自拍对现代人的意义不能一概而论。对我而言,自拍是“俯卧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和重要特征,是让作品区别并超越普通摄影和摆拍再现,成为行为艺术乃至更广义的当代艺术的关键。在“连脱带拍"瞬间完成对公共事件介入的极限中,整个过程的所有环节完全由作者一个人主导和无缝对接,我既是参与者和干预者,同时也是记录者。如果“他拍”,“俯卧撑"就不仅仅是我的作品,就会出现类似《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作者之争的问题。

▲ 潘超越,摄影师


自拍是观看自己的直接方式。

▲ 任斌,头条图片


每一张自拍都是以自己为对象的创作,每一个人自拍时仪式感都很足。自拍就是找个最好的角度展示自己吧,你比自拍照看起来还要丑一点。

▲ 周伶,自由职业


自拍对现代人意味着自我表达和释放。自拍在成为新潮科技玩物的表面下是正好被商业戳中心理的一种自我满足,再有社交网络的催化,最终自拍已经演化成为大多数女性的「社会脸」。

▲ 傅拥军,摄影师、策展人。


看看自己的影子。

▲ 刘曙松,湖北日报摄影记者


自拍是逗自已玩的自娱自乐。

▲ 赖鑫琳,供职澎湃新闻


自拍是刷存在感,一条通往自我实现的最佳捷径。

▲ 任超,自由文物摄影师


自拍是认识自我的一种手段,类似于人们常说的撒泡尿照照自己,引申出了我们是谁?我们从哪来?我们到哪去?这个梗古不变的哲学问题。

▲ 陈志强,北京青年报


自拍对于我是家庭娱乐为主,但不是自我个性展示,因为我不是艺术家。

▲ 张宏伟,前媒体从业者


自拍,更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直接推广自己。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