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张鼎《漩涡》|当你寻找之时,已被旋入其中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2   浏览数:580   最后更新:2017/10/13 22:46:18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17-09-24 19:02:23

来源:崇真艺客


2017年9月23日,张鼎个展《漩涡》在上海香格纳画廊开幕。

艺术家张鼎现场导览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历时十多天的布展,香格纳画廊一层展厅被彻底打通为一个整体空间,来容纳这件由20个屏幕组成的移动装置作品。作品在特制的现场音乐中循环播放视频,屏幕整体或分组沿轨道缓慢移动、变化在展厅之中,整件作品完整版的持续运行需要8小时。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漩涡”除描述自然现场,多用来比喻‘某种使人不能自脱的境地’。张鼎作品《漩涡》中沙漠、漩涡、以及3d建模的艺术家人形行走在荒野中的影像循环播放,屏幕分组缓慢移行在展厅的过程,也将观众不自知的吸引在了这场表演中。通过必须仰头观看视频的角度,跟随作品运动而游走在展厅中的轨迹,观众被无形的控制,旋进了这场“漩涡”之中。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张鼎个展《一场演出》,2014


在2014年张鼎个展《一场演出》的现场,所有因素混合而产生的化学作⽤扭合成为情绪氛围的雕塑。之后,他开始一系列项目并成立艺术厂牌“控制俱乐部”,尝试开放艺术家自我的工作方式创造更多可能。

“龙争虎斗”系列(2015-2016)


“龙争虎斗”系列(2015-2016)在伦敦ICA、上海及新加坡挑战音乐规则,共邀请44组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风卷残云”项目(2016)将外滩美术馆转变为金色监狱,直播了150位VIP晚宴的现场事件。其间,“控制俱乐部”也多次举行项目,建立控制与反控制的某种聚会方式,致力于深入当下青年文化领域的社会实践。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张鼎《漩涡》,展览现场


时隔三年,张鼎再次回到画廊空间,在香格纳上海制造了这个巨大的漩涡。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0月27日。

[沙发:1楼] guest 2017-09-26 23:11:26

来源:空艺术 luvyi


神秘


显然是“张鼎:漩涡”一展带给我的第一感受。

即便是香格纳画廊的工作人员,在开幕前也尚未获得关于作品的更多信息。时隔三年,再次回到画廊空间的张鼎,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漩涡-Vortex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经过十多天紧张的布展工作,“张鼎:漩涡”终于在23日下午,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尚未步入展厅,巨大的音乐声就蔓延进了耳朵,随之所见的是完全被艺术家“控制”的空间。唯一一件展品“漩涡”,即刻卷走了观众全部的视线。此刻,我似乎已经忘却了事先准备的问题,洗脑式地盯着屏幕,期待着它下一秒的变化,直到张鼎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 要不,还是你们问我些问题吧,这样(介绍)有点干。

开幕当天艺术家导览环节


于是,媒体朋友们才陆陆续续聚到一块儿,在一来一回的问答中开始了艺术家导览的环节。交流中,方才知道,“漩涡”的概念源于露天矿。设想之初,张鼎企图在全球寻找可以用于拍摄的大型露天金矿,由于没有合适的拍摄地,才改用了游戏引擎制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在25000平方米的戈壁地貌上建立一个直径1公里,深500米,共50层的圆形金属漩涡。在这儿,张鼎所讨论的是社会性中生产的部分。于是他将自己的形象通过3D建模,放进了巨大的漩涡中,每天从起始点开始行走8个小时,直至漩涡奇点。这个渺小的形象,不单单是张鼎个人,也指向个体在生产中的状态。

漩涡-Vortex-局部-Detail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漩涡-Vortex-局部-Detail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放大看,可以看到画面中有个小人)


在现实的画廊空间中,观众所见的这件运动机械装置,每天8个小时随机呈现着不同的状态——由20块LED屏幕组成的巨屏,会在四根17m长的轨道上按一定规律运动,每组变化伴随着音乐以20分钟为节点。屏幕滑动的过程亦如同工业产业链上的流水线环节。

漩涡-Vortex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置身现场时,我发现身边的观众,不断切换着观看的姿势。或走到巨屏下仰看漩涡的中心;或退远观察装置运动的轨迹;最后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全然浸没其中……而一旁的张鼎,始终将他的注意力,放在作品上,时刻保持着他“调试中”的状态。趁着开幕间隙,我将张鼎请到一旁的休息区,问了几个关于作品的问题。

张鼎1980年出生于中国甘肃,生活工作于上海。张鼎的艺术实践主要以个人项目的方式呈现,常包括录像、装置、绘画和现场表演等等。从《工具》(2007)开始,围绕着感官与意志的强度,项目现场构建起⼀个个荒诞而充满对抗性的场景,而这些场景常常又构成了一种深层的社会隐喻,它们可被看作一系列对舞台场域氛围的解构。场景的置换借力于我们与我们并不完美的感官意识之间的对抗,引发心灵的异置。当现场表演在《开幕》(2011)中首次出现,并延续至《⼀场演出》(2014),所有的因素混合而产生的化学作用使现场成为情绪氛围扭合而成的雕塑。《龙争虎斗》系列张鼎更开始尝试开放艺术家自我的工作方式创造更多可能——在伦敦当代艺术学院(201526组风格截然不同的音乐人受邀合作,在旋转镜屋中彼此即兴表演接受挑战;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2016)这种挑战被空间的变幻结构及中国音乐人的加入一再升级并延续至新加坡。2016年,《风卷残云》项目将外滩美术馆转换成金色监狱,直播了150VIP晚宴的现场事件。同年,他成立艺术厂牌“控制俱乐部”,以极客、音乐、巨型声音视觉装置等等,建立控制与反控制的某种聚会方式,首个项目呈现声音装置群与传奇音乐人王凡的合作,在废弃的百年建筑中进行……


以下是和张鼎一段Q & A


Q:声音在你的作品里是很重要的一环,可以介绍一下这次作品的音乐部分吗?

A:声音对我很重要,本来我是要单独做个大提琴的独奏。但是后来我觉得本身大提琴在空间里的指向性会太强,而且概念上会混淆,变得复杂。所以我就把大提琴从个展构思中拿掉了,把它的音色留了下来。

整个声音还是比较低,就做了一个四声道的音乐,各声道的平衡可以制造移动的声场,和机械运动同步运动,让这个空间比较有无限的感觉。音乐本身也很极简,不是那种让你high的声音。

漩涡现场图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Q: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在做现场性的创作,那现场的问题就是有些因素是不可控的。

A:没有不可控,都可以控制。(问题还没问完,张鼎马上接道。)

Q:其实我想问的是,相较现场性的创作,这次用影像和装置的方式呈现,是为了更好地呈现和控制吗?

A:这次也是现场的。你每次来其实都是现场,它不可能不是现场。差别只是是音乐的现场,还是展览的现场。我觉得它(漩涡)比较综合,其实和我以往的作品差不多。不过是少了现场人为表演的东西。但实际上,还是有人为表演的部分,只是你看不到。我不告诉你是什么。(说到这儿,张鼎忍不住笑了出来。)

RAM 风卷残云 2016 ©张鼎工作室

K11 龙争虎斗2 2016 ©张鼎工作室


Q:无论是去年你在RAM做的“风卷残云”还是K11的“龙争虎斗2”,都打破了以往美术馆的空间属性。这次的新展你试图营造的个怎样的空间?

A:我觉得这次也挺挑战空间的,对画廊空间挑战很大,对观众挑战也很大。因为我觉得还是有很厉害的压迫感。我没有开灯,我一开灯的话,你们可能会吓死,上面全都是钢板。你们不怕它掉下来吗?(哈哈笑了几声后,张鼎又切换成认真的口吻说道)真的。而且有17米长。中间没有任何一根柱子。

漩涡-Vortex-局部-Detail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漩涡现场图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Q:那有想要调动观众哪种情绪吗?

A:我没想。跟我没太大关系。因为就是把工作做到最好吧。

漩涡现场图 ©张鼎工作室


Q:去年我在K11 龙争虎斗2 的现场看到你,你看起来更像一个旁观者在默默观察,所以一般在自己的展览现场,你在想什么?

A:什么也没想。我就觉得把事情做完就行,没什么特别可想的。

Q:也不会有冲动要随着音乐动起来吗?

A:我就会听。因为我选择的音乐都不会是那种偏舞曲的类型,但它会有节奏性。挺好听的,就比较享受。

2007年张鼎在香格纳画廊做的个展《工具》 ©香格纳画廊


Q:2007年,你在香格纳做了第一场展览,至今正好十年,你觉得这十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没太大变化。我觉得就是你想做的事儿还在坚持,其他变化都不算太大的变化。我觉得态度还是很重要的。

控制俱乐部 ©张鼎工作室


采访的最后,我问了张鼎一个关于流行音乐的问题。熟悉他的人都知道,2014年他成了艺术厂牌——控制俱乐部,以极客、视觉装置、音乐、巨型声音装置等等……建立控制与反控制的某种聚会方式!或许,此前观众就已经在各类音乐节上看到过控制俱乐部参与表演的项目。所以,采访的最后我问了他是否会关注最近流行的音乐节目,比如:中国有嘻哈?


—— 我会看,我真的会看。中国有嘻哈、中国新歌声……这些我都会看啊。但我觉得有些东西,也就是看看。它可能就是个潮流。现在大众潮流都有一定的操作模式吧,但真正的潮流的东西,反正和那些不太一样,我觉得。


—— 那你眼中真正的潮流,或者说坚持做的音乐是什么?


—— 就比较独立吧。

GIF截取自《张鼎项目:风卷残云》现场视频 ©艺术家张鼎以及香格纳画廊


走出展厅前,我又在入口处看了一会儿,画廊前台上方正循环播放着的张鼎的往期作品的视频。当看到镜头带过现场观众们的神情时,不禁让我对张鼎的印象中,多了一丝狡黠的味道。他不是正在制造潮流吗?


张鼎: 漩涡

展期:09.23 – 10.27, 2017
地点: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1F

[板凳:2楼] guest 2017-10-13 22:46:18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继黄金监狱之后,他又制造了一场金属《漩涡》

《漩涡》,Vortex,局部,Detail,2017



在2014年张鼎个展一场演出”的现场,所有因素混合而产生的化学作⽤扭合成为情绪氛围的雕塑。之后,他开始一系列项目并成立艺术厂牌“控制俱乐部”,尝试开放艺术家自我的工作方式创造更多可能。“龙争虎斗”系列(2015-2016)在伦敦ICA、上海及新加坡挑战音乐规则,共邀请44组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风卷残云”项目(2016)将外滩美术馆转变为金色监狱,直播了150位VIP晚宴的现场事件。其间,“控制俱乐部”也多次举行项目,建立控制与反控制的某种聚会方式,致力于深入当下青年文化领域的社会实践。时隔三年,张鼎再次回到画廊空间,在香格纳上海制造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Vortex,局部,Detail2,2017

漩涡》展览现场图



此次2017年香格纳上海空间的张鼎个展漩涡》呈现了艺术家最新创作的一件虚拟世界运动机械装置作品。作品约长17米,宽11米,高4米5,占据了几乎香格纳画廊一层展厅的全部空间。8条轨道被12根立柱钢结构框架支撑起,直达空间顶部。沿着轨道运行的电机、拖链、传感器……工业自动化机械程序控制着20块约长115厘米,宽57厘米的LED屏幕,悬挂行走于进入空间内部的观众头顶。分列空间四角的四组音箱持续传递4声道声音,与机械运动同步,不断制造移动的声场,塑造无形的广阔空间。


漩涡》展览现场图


《漩涡》以在全球寻找用于拍摄的大型露天金矿和现代化工厂为起始点,最终张鼎使用游戏引擎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在25000平方米的戈壁地貌上建立一个直径1公里,深500米,共50层的圆形金属漩涡。艺术家本人的三维扫描模型在漩涡中行走,每天从起始点开始行走8个小时,直至漩涡奇点。而在现实的画廊空间中,运动机械装置也在每天8个小时随机呈现着不同的状态。在某些时刻进入展厅空间的观众会错以为走入了一间空荡的大型工业现代化工厂——头顶整齐的排列着白色或警示橙色的日光灯板;或是错以为身在视听艺术表演的现场——悬浮漂移的抽象几何图形,浓郁的灯光色彩,故障美学……;当20块LED屏幕合并为长约460厘米,宽287厘米的整块屏幕时,观众将得以随机的视角窥见此刻艺术家在虚拟世界中行走的位置和状态。


艺术家介绍

张⿍,1980年出⽣于中国甘肃,生活⼯作于上海。张鼎的艺术实践主要以个人项目的⽅方式呈现,常包括录像、装置、绘画和现场表演等等。


张鼎个展:漩涡


展期:09.24 – 10.27, 2017

地点:香格纳上海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1F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