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斯特 Münster 游记!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813   最后更新:2017/09/14 22:16:40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7-09-14 22:16:40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在这本“艺术生活手手册”中, 我们邀请艺术家做导游, 带你周游世界, 分享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如果艺术是一门职业, 那么游客则是终身职业, 它让我们不畏惧交流、观察和体验。上路, 成为 一个游客吧, 你已触碰到了艺术的边缘


🇩🇪


本期导游: Boat / 张小船, 艺术家


时间:2017 年7 月—8 月


路线:柏林-卡塞尔-明斯特-奈梅亨(荷)-伍珀塔尔(德)-柏林-米兰-威尼斯-博洛尼亚-布林迪西港(意)-帕特雷港(希)-雅典-柏林


明斯特雕塑展  Sculpture Projects Münster 2017


上一次去欧洲正好是十年前,在伦敦念书的假期,当时念摄影,对当代艺术还没有特别多的概念,不知道明斯特雕塑展,不知道威尼斯双年展。巴黎巴塞柏林华沙布拉格……走马观花地独自跑了欧洲那些人人都会想要去一去的地方。在意大利五渔村遇上火车工人罢工,一座一座徒步翻山去看五个渔村时充满了对罢工的认同。还按《云上的日子》找去那些电影里的小镇,真是文艺得要吐的二十来岁,充满好奇,无知无畏。在东柏林没有一条凳子的火车站过夜,在维也纳跟踪大提琴手迷路……很高兴十年后虽然知道了些什么,有了很多的害怕但还是能够随时风餐露宿,atourist。这次明斯特只是整个欧洲看展游的一部分,呆了两天半左右,但已经非常喜欢明斯特,特别是从卡塞尔过去。傍晚在路边一个好吃又便宜的汉堡就俘获了大家的心,看作品,那是第二天的事了。


从1977年起,每隔十年才举办一次的明斯特雕塑展(Sculpture Projects Münster)主要定位在公共空间(城市)雕塑(概念)公共艺术(教育),一开始是为了对市民进行艺术普及教育。作品散落在城中各地和郊外,甚至延伸到周边小镇马尔(Marl)。艺术总监卡斯珀·柯尼希(Kasper König)说:“一个节奏缓慢、长达10年的间隔是检验雕塑的创作方式及其与社会关系变化的最好方式。”嘿,人又何尝不是呢?

葛雷格·施耐特,《N. Schmidt》(Gregor Schneider, N. Schmidt, Pferdegasse 19, 48143 Münster,Deutschland)

皮埃尔·于热,《未来生命之后》(Pierre Huyghe, After Alife Ahead )


由明斯特2016年关闭的溜冰场改造的一个生态系统,混凝土、粘土层、塑料泡沫、碎石瓦砾、冰河时代的沙子、藻类、癌细胞、蜜蜂,不在场的孔雀,自组织系统寻找某种共生关系或者失败。

卢德加·格德斯《不安,1989》(Ludger Gerdes, Angst[Fear], 1989)©Skulptur Projekte 2017


陪朋友坐在LWL美术馆前吃一份亚洲炒面外卖,抬头看到对面购物中心楼顶的“不安”(Angst)。字的两边是一位正在挥杆的高尔夫球手和一座图标化的教堂。

瓦格纳/德布卡,《再见德国!生命的旋律》(Wagner / De Burca, Bye Bye Germany! A Life Melody)


大象休息室是一个迪斯科歌舞厅,也是项目调查的起点,最终也成为展示影片的一个主要场所。

麦卡·罗滕伯格《宇宙发生器》,(Mika Rottenberg, Cosmic Generator)


这件录像作品出现了大量义乌小商品市场和南美中国城的镜头,在明斯特亚洲超市内部观看,显得特别超现实。

科西玛·冯·博宁、汤姆·伯尔《奔驰-博宁-伯尔》(Cosima von Bonin/Tom Burr, Benz Bonin Burr)© Skulptur Projekte 2017


在LWL州立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前,一辆装载了一个巨大黑色货箱的奔驰卡车,位置就在亨利·摩尔的作品旁。某个角度看就像要把这件明斯特历史上备受争议的雕塑运走。

CAMP小组,《矩阵》(CAMP, Matrix)© Skulptur Projekte 2017


CAMP 是由几个孟买演员组成的跨学科工作室。在明斯特剧院,废墟与玻璃幕墙之间纵横交错着黑色电缆,观众可以按动垂落的一端来引发钟声,同时,对面一栋楼的窗前出现一名女子,有时朝着这边挥手,有时举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些比如“它去了印度”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或者举起手机作出和对着她拍摄的观众一样的姿势。

CAMP小组,《矩阵》(CAMP, Matrix)© Skulptur Projekte 2017


CAMP 是由几个孟买演员组成的跨学科工作室。在明斯特剧院,废墟与玻璃幕墙之间纵横交错着黑色电缆,观众可以按动垂落的一端来引发钟声,同时,对面一栋楼的窗前出现一名女子,有时朝着这边挥手,有时举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些比如“它去了印度”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或者举起手机作出和对着她拍摄的观众一样的姿势。

田中功起,《临时研究:第7号工作坊 如何共同生活并分享未知》(Koki Tanaka, Provisional Studies: Workshop #7 How to Live Together and Sharing the Unknown)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


1977 1987 1997 2007 2017 2027


1977年第一届明斯特雕塑展之后,据说有超过36件作品保留在明斯特的城市公共空间。作为一名过客,即便有指南和热情,也是很难一一找到所有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中心点凹陷的白色混凝土几何地面,它的名字叫作“忧郁广场”(Square Depression),是布鲁斯·瑙曼的作品。他在1977年完成了设计,三十年后的2007年,忧郁广场才建造完成。2007年,也就是2017年的十年前,穿红衣服的朋友,她那时所站的位置恰好是我此刻所站位置的身旁。

忧郁广场

布鲁斯·瑙曼,《忧郁广场》(Bruce Nauman, Square Depression, 1977/2007)

亨德·费列芬桑,《1974年以来房子项目的第四个》(Hreinn Friðfinnsson, Fourth House of The House Project Since 1974, 2017)©Shaw XU

麦克·阿舍,《明斯特装置(大篷车)》(Michael Asher, Installation Münster(Caravan) 1977,1987,1997,2007)

伊利亚·卡巴科夫,《抬头。读这些字……》(Ilya Kabakov, "Looking Up. Reading the Words...", 1997)

杰瑞米·戴勒,《对大地说,它会告诉你》(Jeremy Deller, Speak to The Earth and It Will Tell You,2007-2017)


明斯特今天仍雨


七月底的明斯特每天下雨。又觉得雨其实是符合明斯特的。下雨的时候,走进明斯特中央火车站的地下通道,一条堆满自行车的通道,app定位告诉我,这里也是艺术家埃默卡·奥格本(Emeka Ogboh)的声音装置现场,作品的标题就叫“通过蒙多格通道”(Passage through Moondog)。所以啊,我们就在这条通道里来回走了好几遍。蒙多格是个盲人音乐家,葬在明斯特的墓地。在作品之外,我发现了贴在自行车架上的这句话,请朋友翻译了一下,意思是:“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就/只有你不是。”通道另一头被红白警戒线围起来了,据说原来是流浪汉的“厕所”,他们直接在这里大小便。不知道盲人音乐家蒙多格有没有这样干过,艺术家奥格本先生呢?难道围警戒线的人不知道这样做会像个作品似的更加引人注目?或者……我使劲儿吸了吸鼻子,只闻到雨的气味。



明斯特小贴士


明斯特雕塑展(Sculpture Projects Münster)

时间:2017年6月10日至10月1日

艺术总监:卡斯珀·柯尼希(Kasper König)



明斯特城中随处可以见的SP作品标志,这意味着作品可能藏在图书馆,纹身店,亚洲超市,酒吧,或远处某个“森林”。

在手机上下载明斯特雕塑项目APP

城市公共出租自行车。 有点贵,12欧元一天,可能不如步行+公交车

展览出版物,15欧元

田中功起,《如何共同生活》,在展览现场可免费拿的小册子


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的作品《并非地下》(Not Quite Under Ground)纹身店


纹身图案由历届参展艺术家设计,65岁以上的顾客还有折扣;还可以去LWL美术馆的Lux咖啡店领埃默卡·奥格本的另一件作品“平静风暴”啤酒来喝,它发酵自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城的声音。味道不错哦;小酒馆Bohème Boulette的汉堡,在纹身店旁,特别好吃,我们去吃了好几次。我最喜欢酸黄瓜牛肉加芝士,还有菠萝味的;另,明斯特的芝士好像特别有名


你也许可以参考也许不能的欧洲看展路线


俄罗斯航空,上海飞柏林,转机莫斯科。


时间:3周


第一周:


柏林机场租车自驾4小时到卡塞尔,住城外airbnb。

卡塞尔-明斯特开车2小时。

明斯特城内,如果没有租车,可步行或租自行车。


第二周:


返回柏林后飞米兰,从米兰brabracar拼车到威尼斯,看威尼斯双年展。从威尼斯坐火车到博洛尼亚,或者走巴尔干半岛罗马尼亚、塞尔维亚、黑山那些奇奇怪怪的国家去雅典,或者因为被不靠谱的司机放鸽子而未果。偶然找到带一条狗从维也纳开车去雅典的女人。我们从博洛尼亚搭上她的车,天黑之后出发,和一条叫阿拉赫米的狗一起,开车加坐船来到希腊的港口城市。露宿海滩一夜,很多流星和蚊子。在正午的太阳到来前赶到雅典。


第三周:


在雅典暴走。雅典人民似乎并不欢迎“艺术”。


*全文刊载于《艺术世界》322 期“工厂”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