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帆的机器人与宇宙太空艺术:在一个非人的地球上
发起人:国际艺术  回复数:3   浏览数:222   最后更新:2017/09/14 20:20:37 by guest
[楼主] 国际艺术 2017-09-11 21:02:08



戴帆(DAI FAN)工作于纽约与北京,其颠覆性的作品冲击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作为前卫艺术家和活动家(尤其是在2015——2017年一系列如“召集鲨鱼”国际政治艺术行动中),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宇宙太空 ”(以探索人工智能、基因组学、人体技术、太空科技、神经科技、宇宙空间、生物纳米科技、机器人和生物科技一系列21世纪先端艺术语言)的开拓者及“机器人”艺术的引爆者。戴帆创造性的突破,将恐怖的宇宙观念与人工智能机器人观念引入当代艺术的结构中。他指出,我们不能再像后现代主义那样,用那种极度碎片化和个体化的感受来理解存在,理解光明,相反,在庞大的穹宇中,我们需要用一种超越我们感受之外的能力来涉足一些从未涉足的光。


戴帆 : 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 海报• 2017年




一旦非生物智能将传统的人类与机器智能相结合,那么人类文明中的非生物智能部分就会持续地从机器的性价比、速度和容量的双倍指数增长中获益。于是,对于戴帆,作品是让人迷失方向的:它们打破规则,削弱读者或观众所熟悉的分类,在它们的结构中提出“什么是艺术”或者“什么是现实”的问题。




艺术重要的地方在于它具有迷惑性、解构性和挑战性的潜能。戴帆认为艺术必须通过证明不可呈现的事物发起一场“对总体性的战争”。这种挑战现成语言游戏和总体性的潜能让艺术在思想、伦理和政治中有着重要地位。一旦机器拥有了像人类一样的设计和架构技能,仅仅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容量就可以使它们对自己的设计进行操控。人类正在通过生物技术进行类似的研究(例如改变人类的基因以及其他遗传信息),但是与机器只需改动它的程序相比,人类的速度慢得多,而且还受到了诸多限制。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戴帆就十分相信用机器人的方式,可以帮助我们触及到一些我们感觉从未触及到的光。超能机器人将灭绝人类什么样的“人”才是机器人机器人分“人种”吗人工智能——过去与未来机器人会失控吗


任何一种对人类心灵的冲击都比不过一个发明家亲眼见证人造大脑变为现实。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开始的时候,我们创造了机器人,后来它们造就了我们。


科技像生物一样在成长,技术的集合体是具有生命力的技术元素。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谈到一种非人的宇宙论,一个完全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个没有光亮、没有希望、甚至没有信仰的非人的外部,那个超自然神秘的外部最重要的是,未来出现的智能将继续代表人类文明——人机文明。换句话说,未来的计算机便是人类——即便他们是非生物的。


“KILL” • 机器人 | 计算机程序 | 人工智能 • 5267.5px × 5712.5px• 2017年



这将是进化的下一步 :下一个高层次的模式转变。那时人类文明的大部分智能,最终就是非生物的。到了21世纪末,人机智能将比人类智能强大无数倍。但是,尽管生物智能在进化中不占优势,这并不意味着生物智能的结束,而应该说非生物形态源于生物设计。文明仍将以人类的形式存在——事实上,那时的文明在许多方面都将比现今的人类文明更加杰出,我们对奇点的理解也将超越生物起源。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戴帆的机器人展示虚构的两种机制的一个不同点。这两种虚构的机制与实验科学相关,一方是“科学虚构”,另一方是“科学外虚构”,在科学虚构中,虚构和科学的关系一般是这样的:它涉及为以增长的趋势改变认识的可能性和掌控现实的可能性的科学,幻想出一个虚构的未来。在三个(遗传学、纳米技术和机器人技术)主要的根本性的奇点革命中,最深刻的是机器人技术,它所涉及的非生物智能的创造超过了非增强性的人类。较高的智能处理定然会超过低智能处理,它将令智能真正成为更加强大的力量。这里涉及的真正问题是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超越了人类智能)。在这一构想下,强调机器人技术的原因在于:智能需要一个具体化的物质存在的形式影响世界。


机器人让我们觉察到了自身的不可呈现性。整个艺术风格的操纵者都被带进游戏中,它不考虑整体的统一,实验是由全新的艺术语言完成的”但如今,戴帆机器人的辩护者已不足为奇,没有人会严肃地看待他们。戴帆机器人的猛烈抨击者把这些辩护当作一种吹嘘,抑或一种纯粹的无理取闹。就戴帆机器人的主角赞成统治阶级的道德而言,他们助长了这种道德:他们表明,试图动摇这种道德是徒劳的,它比它看上去的更加牢固。但没有关系,只要戴帆机器人的思想没有在行进中丧失其本质的价值:同一切理性存在的互不相容。至高的,然而本质上是无名的,因为没有成为忧郁生态学的自我意这一情状被悖谬地投射到自身以外,投射到非存在的异质性领域。这个过度和绝对邪恶的领域因而和机器人本身的绝对善全然等同:对推动机器人自我意识的那种美学驱力的耗费,它必然先在于对“环境”的任何积极“生态学”干预,这种干预只能重复其人类剥削和征服的过程。[崇高的]重点可以落在呈现机制的不合适上,落在人类主体对在场的渴望上,落在主体仅仅能把握到的晦暗和琐碎的事物上;也可以落在觉察机制的力量上,落在人们可能称之为“非人”的事物上……落在存在的延伸上和狂喜中,它们来自新的游戏规则的发明,无论是图像的游戏、艺术的游戏还是其他。

“KILL” • 机器人 | 计算机程序 | 人工智能 • 5267.5px × 5712.5px• 2017年


人和世界的关系也由此依照他对帮助他开拓新事物的科学认识的改变而改变。因此,不论可能的未来会带来多么大的动荡,都根植于科学虚构之中,在科学的密壁里。所有的科学虚构都隐晦地支持这样一个公里:在幻象的未来中,仍然有着某一科学认识会主导世界的可能性。科学会因自己新的能力而变形,但是科学将永远存在。因此,自然地,虚构能够制造极端的变化,但永远都是在科学范畴内,即便其形式难以辨认。科学外世界要说的是在这样的世界中实验科学应当是不可能的,而不是未知的。所以科学外虚构定义了这个特别的想象机制,在这个机制里设想结构完整的世界,或更倾向于结构被破坏的世界,以致在这样的世界中实验科学不能发展它的理论,也不能建立它的对象。科学外虚构提出的主导问题是:一个世界应该是怎样的才会是科学知识无法进入的,才不能够被自然的科学作为对象建立?


戴帆的计划在于,通过一系列的作品,赋予科学外世界这个还较为笼统的且尚不明确的定义一个清晰的概念性内容。对戴帆来说,这同时还涉及要指出这一问题的思辨价值,一方面在于意识到科学虚构和科学外虚构间的差异,另一方面在于开拓在科幻中被辨别出来的想象,即科外幻。技术一旦发展到这个程度,计算机就能够融合传统的生物智能与机器智能的双重优势。非生物智能的另一个优点是:一旦机器掌握了一项技能,便可以高速重复使用这项技能,并且极其精准、不知疲倦。


机器人可以共享资源、智能以及存储能力。戴帆的作品是在虚构一个世界,在那里科学是不可能的。其他的科幻艺术完全是在一个和科学虚构同源的想象中运行的,戴帆的艺术是调动另一种想象,一种科外幻的想象,一个在未来演变得太过混沌而不再能容忍任何科学原理仍在现实中实现的世界的虚构。我们能清除地看到虚构的两种机制的不同—— 科幻和科外幻 —— 引出了真实的形而上学的关键。问题在于知道是什么向我们保证了那些新颖的 归属于未被记录的法则的情境,不会允许艺术在不明确的未来,在那些完全没有被我们现有的认识预见的路径上行进,不论这些路径是否根本就是在科学的某个未来状态下能够被预见的。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机器不应当具有杀人的决定力?”几十年来,好莱坞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害怕战争的机器人化。但现在,无人机和自动反导弹防御系统已经部署,许多其他形式的机器人武器正在开发之中。最晚自罗纳德·阿金(2007年)提出要对能够杀人的自主机器人予以伦理规范约束的观点后,技术伦理学关注机器人直接与人在战争情况下根据什么道义准则可以进行杀戮这个问题相关联。这是因为,由机器人系统代替人的行为可以被看作机器人技术的核心思想。


戴帆(DAI FAN)


融合生物智能优势与人工智能优势(人脑识别模型的能力与非生物智能的速度、存储器容量、精确度,以及交换知识与技能的能力),其力量将极为强大。机器智能在设计、构造(也就是说机器智能并不会受到生物方面的限制,这些限制包括神经元之间切换的速度过慢或是颅腔空间过小等因素)以及持久的高性能等方面有足够的自由度。一旦非生物智能将传统的人类与机器智能相结合,那么人类文明中的非生物智能部分就会持续地从机器的性价比、速度和容量的双倍指数增长中获益。一旦机器拥有了像人类一样的设计和架构技能,仅仅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容量就可以使它们对自己的设计进行操控。





思想本身的特殊目的在于进行思辨,换句话说,就是在于去观察;思想对生命体的态度不应当与科学对生命体的态度相同,而科学的目标仅仅在于行动,它只有靠无生命材料才能行动,因此仅仅给自己呈现其他时尚的这个单一方面。我们发现,无生命体会自然地进入智能的那些框架。一旦超越人类的智能被创造,并且该智能可以周而复始地自我改进,这将是对世界颠覆性的变革,我还不能预测这种变革所带来的后果。我们唯一的任务是制造比我们更聪明的东西,除此之外都不是由我们考虑的问题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一旦非生物智能在人类大脑中获取立足点,人脑中的机器智能将会成倍增加,至少每年会翻一番。相比之下,生物智能的部分将会比较固定。因此,非生物智能部分最终将占主导地位。在虚拟现实中,我们可以在身体和情感上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事实上,其他的人将能为你选择不同的身体,而不是由你自己来选择。两台机器可以联合在一起成为一台机器,之后又可以相互分离。大量的机器也可以瞬间组合成为一台机器,之后立即分离。


“谁是人类的继承者?回答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继承者。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就如同现今动物与人的关系。结论就是,机器具有或将具有生命。”假以时日,非生物智能将占统治地位。


戴帆:一亿个机器人(Dai Fan : One HundredMillion Robots)


戴帆是能够让我们耳目一新的人,如同一次声势浩大的爆炸一样,对抗了塑造了当代艺术圈特色的糟糕而又刻板的“礼仪”。2015年,戴帆(DAI FAN)在纽约举办“宇宙宣言”(Universe Manifesto)个展。展览的核心作品包括 : 大爆炸——“古老的张力”宇宙万物诞生的空间;超体——飞向太阳;星球撞击——从毁灭中诞生的空间;胚胎宇宙/宇宙生殖;黑洞漩涡——意识之谜;异骨骼——不明物质;宇宙生命的建筑演化;宇宙沸腾;宇宙镜鉴——创造不可能的世界;“气”的宇宙;水星球;反馈的变种;宇宙人体建筑;宇宙之舞;妖魔宇宙与时间的方向:死亡的保存与转化。展览将以包括图像、文本、装置、动态影像等多种媒介呈现。戴帆的“宇宙宣言”(Universe Manifesto)首先作为一种复杂的谜一样的、一种能量巨大的艺术语言非常震撼,这种震撼既是视觉上的,也是观念方面的。宇宙,被视为发源地,被梦想成为产生了人类渴望超越的冲动与希望的漩涡中心,宇宙对于地球来说就是地球所没有的一切,宇宙在人的智慧和精神中引起的启示与震撼,这是确定脱离地球以外的空间的尝试。宇宙使人类产生的无与伦比的强大创造力不知要比其他的经验强大多少倍,一种演变关系被强加给了人类,它呼唤着一种变化。现在,正是在宇宙中所发生的东西,显现出一种新的艺术正在诞生——“宇宙宣言”(Universe Manifesto),也预示着艺术领域将发生决定性的变革。


[沙发:1楼] guest 2017-09-13 11:41:01
[板凳:2楼] guest 2017-09-14 18:20:00
[地板:3楼] guest 2017-09-14 20:20:37
机器人不是人形,人形并不完美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