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双年展-艺术和观众相逢却未相知
发起人:ZZ  回复数:3   浏览数:2225   最后更新:2008/09/16 20:54:22 by
[楼主] ZZ 2008-09-16 10:33:07

罗曼·昂达克的互动行为艺术作品《测量宇宙》已经被绳子围起,观众不能进入其中


观众把自己的身高在展厅白墙上画一道,再签上姓名日期


      10日,上海双年展现场传出消息,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要求撤展。他的作品名为《测量宇宙》,这个互动作品的实施,是观众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自己的身高在展厅白墙上画一道,再签上姓名、日期。这个行为原计划要贯穿整个展期,最终呈现一幅黑色壁画,显示出个体生命和群体之间的关联。

  

     但昨天,这个作品的实施戛然而止。早报记者在现场发现,实施这个作品的展厅已经暂时关闭,只可远观不可参与。对此,上海双年展主办方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艺术家要求撤展,这个作品暂时不对观众开放,相关的协调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艺术家要求撤展的起因是,很多中国观众没有严格按照作品的实施要求,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测量身高并署名和签写日期。不少观众走进展厅之后直接就拿出笔在白墙上涂写,就像在一个景点的墙壁上写上“到此一游”那么随意。因此,艺术家认为自己这一作品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并要求撤出展览。这个作品的本意,是要成为一种具有社会学数据归纳意义的艺术作品,以一种诗意的方式呈现结果。而观众违规介入的随意性已经使其失去了应有的精确性和真实性,使其成为虚假的呈现。

  

     艺术家在双年展上要求撤展的例子并不多见,截至发稿,上海双年展方面仍在多方面协调、沟通此事。双年展主办方相关人员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年展开幕两天来,前往参观的人流创下了新的纪录。每天进场的观众达5000余人。这么大的人流量,几乎相当于西方很多著名美术馆一周的总量,对展厅的管理带来了一定难度。《测量宇宙》这个作品要求观众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在白墙前完成量身高的过程并用黑水笔将身高、姓氏、日期记录在墙,但不是每个观众都会自觉遵守互动规则,因此才出现了有人信手乱涂的现象。

  

     由此,“文明观展”又被提到了公众的面前,本次双年展中,许多体积巨大、材料费昂贵的艺术品都是开放式陈列的,观众伸手可及——我们这座城市的观众平均素质,直接决定了双年展闭幕之时,这些展品将以何种面貌回到艺术家的手中。

  

     上海美术馆方面的工作人员感叹说,艺术家并没有错,他当然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见解、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双年展也没有错,他们在培育艺术观众、呵护当代艺术的大众土壤。这只是一个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现在,这个事件的处理方式还在协调。上海美术馆正在考虑如何更有效地进行观展管理,策展团队也在努力劝说这位艺术家根据观众的事实流量修改一下自己的作品设置。

  

      而中国观众进入美术馆观看当代艺术的双年展,殊为不易。在本报以前的很多报道中都曾经提及,中国的艺术普及状况令人担忧,大部分市民甚至都没进过上海美术馆。本届双年展的大众化终于成功吸引了创纪录数量的观众。如此说来,似乎让人理解了双年展左右为难的心境——在颇具“艺术嘉年华”意味的双年展召唤下,很多观众第一次踏进了美术馆的展厅,他们在五光十色的作品前留影,在互动作品中跃跃欲试,他们终于发现当代艺术其实可以看懂,并可能从中获得愉悦。他们欣然在雪白的墙壁上写下自己的身高和姓名,他们不知道面前那空空如也的墙壁,实则是艺术家作品的一部分,当他们踏入那个房间时,他们已经进入了艺术家的作品,必须尊重艺术家的逻辑和设想,但这是他们和艺术少有的相逢,他们和艺术及艺术家尚未完全相知,于是,他们的草率惹怒了艺术家


新闻来源:人民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