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戴奇:艺术为了一切大众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675   最后更新:2017/08/25 09:25:37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17-08-25 09:25:37

来源:艺术界LEAP 文:Jeffrey Deitch


文化商标 | CULTURE™”是一系列讨论品牌在创意文化中所发挥效应的对话,与来自产业尖端的专家共同探讨艺术、设计和品牌营销的跨界、交汇和融合。我们将这一跨界定义为文化试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把品牌与艺术家的合作看作是一种自成一体的新媒介,而不是犬儒的妥协,将会是怎样一番情境?


本周的文化特别邀请到了Jeffrey Deitch与我们分享他几十年来联结艺术、流行文化与品牌,创造大众可接触的艺术项目的经验和见解。


由Jeffrey Deitch策划组织的Art Parade艺术游行中艺术家Dennis McNett的作品,2007年

©Hiroko Masuike


LEAP:在你看来,你的Art Parade(艺术游行)计划以及其他与流行文化相关的项目在洛杉矶的艺术界有施展拳脚的空间吗?


Jeffrey Deitch杰弗里·戴奇:这是肯定的。我一直致力于模糊不同创造性学科之间的界限。历史上,人们在许多不同的阶段尝试打通艺术门类的界限——比如1920年代巴黎的超现实主义。音乐家、剧场表演家、时装设计师、艺术家合作进行创作。安迪·沃霍尔在1960年代的波普艺术及其带来的交汇式的艺术发展总能给我带来灵感。在洛杉矶,类似的沟通平台正在诞生。在纽约也有这样的空间,比如甚嚣尘上的The Shed艺术中心,这个中心就是为了各艺术门类的交汇而建立的。但是在洛杉矶,这种交汇是更为有机的,我试图和不同的艺术家、表演家合作,共同催生跨界合作。

建设中的The Shed艺术中心,纽约,2017年5月

建筑设计:Diller Scofidio + Renfro。图片©Timothy Schenck


LEAP:关于合作的形式有什么具体想法了吗?


JD:我在纽约合作过的艺术家也会参与到未来的计划中来。以米兰达·裘莱Miranda July)为例,她的创作就是跨领域的,她同时是一位写作者、表演艺术家和雕塑家。我们目前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是像是这样的艺术家就是我的理想合作对象。穆里维姐妹Kate and LauraMulleavy,时装品牌Rodarte的设计师)实际上是以时装为媒介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我也和她们一起工作。洛杉矶本地也有很多有来自视觉艺术背景但目前在拍视频的艺术家。阿列克斯·以色列Alex Israel)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的电影马上要上映了,同时他也在准备新一季的脱口秀。

阿列克斯·以色列(Alex Israel)的脱口秀作品《洛地开球》(As it LAys)剧照,2012年


LEAP:你去年在上海的余德耀美术馆策划的展览“OVERPOP 波普之上”展示了一种有趣且有着特殊历史性的视角,审视了波普艺术如何在年轻一代艺术家的创作中现形。我好奇的是,展览中的中国艺术家是如何被纳入这个框架之中的?在未来对这一计划的延续中,是否会有更多来自中国的实践?


JD:当然了。我们目前正在确认“Extreme Present”(极端当下)的展览艺术家名单。和其他地方一样,在中国,流行文化是当代艺术图景的组成部分。我很感兴趣这里的流行文化是如何自现代主义萌芽起便成为艺术的重要元素的。有的时候,有更保守观点的人们倾向于忽视如马奈一般的伟大十九世纪艺术家们也常在作品中讨论流行文化。很了不起的艺术史学家罗伯特·罗森布鲁姆(Robert Rosenblum)一次名为“立体主义作为波普”(Cubism as Pop)的演讲深深地影响了我。他的演讲讨论了毕加索绘画中的报纸剪报以及啤酒瓶标签。自1860年代现代主义初期,艺术家们就致力于讨论其周遭世界与文化。随着历史的发展,这种努力愈发深入。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漫画或是沃霍尔的罐头将这种努力带到了一个新高度,而在今天我们又有了无所不在的网络文化,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YouTube或Instagram网红。艺术家当然也受到了影响。艺术家的工作之一便是描绘当代现实。在今天仍然有艺术家在创作伟大的、关于普世抽象形式的作品,将当代世界排除在其创作之外。但我尤其感兴趣的,是那些尝试帮助我们理解当代社会现实、尝试描绘这种现实的艺术家,他们将对于当代现实的分析和艺术长久的伦理责任结合在了一起。


“OVERPOP波普之上”,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上海,2016年


LEAP:你的画廊是为了提供直接的艺术体验而存在的。另一方面,你近期也在和优衣库合作进行Art for All(艺术为了一切大众)计划?


JD:我很理想主义地觉得,艺术是属于所有人的。Art for All是以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的Art for All计划命名的。我特别喜欢他们当时的那个计划,也从想要以更广泛的方式和大众沟通的艺术家身上得到很多灵感。我和基思·哈林(Keith Haring)是好朋友,在当时密切关注了他的Pop Shop,在那之前我也曾资助了一个叫做Amore Store的计划,这个计划是艺术组合Colab和1980年的时代广场展览的产物。我一直很喜欢这样的想法:艺术家创作大众花10或30美金就能买回家的作品,大家都能摸得到。与优衣库的合作是我的老朋友,时装销售及广告行业的传奇人物John Jay(音译:约翰·杰伊)最先向我提出的,他一直和艺术家们保持密切的往来。优衣库请他做创意总监,他刚一上任便和我说我们会做很棒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了初步工作,调查了纽约市内的艺术家产品及商店现状。下一步就是要开发自己的产品。没有广泛资源的普通人也可以与艺术品发生互动,或拥有一件艺术品——无论这是一个小小的雕塑还是一件衣服——我觉得这特别好。我和基思·哈林都有这样的理想主义情结。今天的艺术市场水涨船高,很多人觉得这是糟糕的、负面的。但我不这么想。我觉得高涨的艺术经济对于整个艺术社群是好的,因为人们收藏作品或赞助美术馆有利于画廊和美术馆的运作。在美国,美术馆没有大量的公共资金支持,因此艺术市场就是最好的支持艺术的机制了。但问题是,艺术变得如此昂贵,将许多想要参与其中的人们拒之门外。我在考虑的是如何创造好的、有激发性的同时价格亲民的艺术。

由Jeffrey Deitch策划的优衣库纽约店面内的Art for All临时店(pop-up shop),2017年

基思·哈林(Keith Haring)在他的Pop Shop,约1986年

摄影:曾广智

© Keith Haring Foundation | © Muna Tseng Dance Projects, Inc., New York


LEAP:还有和其他品牌合作吗?

JD:目前只有优衣库。我参与新项目往往都是因为私人关系,这一次就是通过John Jay。我给许多企业、地产公司做过艺术项目,给著名的律师事务所、著名的投资银行策划过艺术收藏。我总在寻找支持艺术的机会。其中一个收获最大的项目便是几年前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新大楼委托艺术创作。我们和顾问团队严谨地共同工作,最后选择了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创造了一个将金融的历史和现代绘画的历史融为一体的25米高的壁画,这是梅雷图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作品。这件作品很惊艳。她花了五年时间创作,最终的成果特别棒。任何人在纽约West Street(西街)穿行时都能看到这件宏伟的壁画。我总在寻找机会,把支持艺术的企业和有雄心壮志的艺术家搭在一起,创造了不起的作品。

朱莉·梅雷图, 《壁画》,2009年,布上墨水和丙烯,7×25米

Julie Mehretu, installation view of Mural at Goldman Sachs, New York


关于 Jeffrey Deitch 杰弗里·戴奇


在过去四十多年间,杰弗里·戴奇在现当代艺术领域扮演着艺术家、作家、策展人、经纪人等重要角色,并于2010至2013年间担任洛杉矶当代艺术馆(LA MoCA)馆长。戴奇策划过诸多极具影响力的展览,也为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基斯·哈林(Keith Haring)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等知名艺术家撰文并策展,是他们早期的支持者。在1982年,他将安迪·沃霍尔带入中国,并策划了沃霍尔在中国的第一个展览。戴奇因拥护新生力量而为人所知,为诸多重要艺术家策划了他们在纽约的第一个展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