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都是在酒后才发朋友圈的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198   最后更新:2017/08/20 21:53:50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8-20 21:53:50

来源:绘画艺术坏蛋店 邸特绿



    这半年连着去了三趟欧洲,实话实说感觉最适合养老的国家是德国理由不解释。还有个感受是欧洲每个人都超级自信,他们在路边垃圾桶捡瓶子的时候透出来的自信是你无法想象的,他们在路边看到你之后跟你要烟抽的时候那种自信是你无法想象的,年轻艺术家面对自己作品时的自信是你无法想象的,我这么形容可能有些负面但我真想说的是正面的,人家是真特么的自信。至于这种自信怎么来的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吧。三趟都是我和旅德艺术家组织的艺术行,我们不是专业旅行社所以没次都会出现些不完美,当然我是不在乎这些的了何况我每次都觉得对每个人来说应该是超值的,哈哈,在这里给我们的团员致歉了啊!


    自觉最近不着家有点过分了,面对孩子面对老婆无言以对。在家呆着那也不去是我唯一能做的,昨天在家看了电影《美国牧歌》虽然电影讨论的是一个关于恐怖主义的问题,但我感受最强的是:“一些关键性的人生决定可能是一直不透明且神秘的——不仅对外界观察者是这样而且对那些做决定并必须承担后果的人也是这样。”所以我只选择现在能干嘛就干嘛这样的生活。这样也能看出我是个多么不负责任的人,失败的家常就唠到这吧。


    下面是最近每天看我五千零六人的朋友圈之后发的一些内容,基本都是酒后发的,每天晚上自己半斤52度白酒之后发的。我只有自己的时候才会喝白酒,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酒鬼,我真的是。这一条内容也是。

我同情艺术家应该有个固定的场地做作品,但我从来没觉得这些艺术区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人权”?中国什么时候有过?但是我支持你们争取啊!仅此而已。


“葛宇路”火了,傻逼媒体们也干了该干的。


感觉现在中国学艺术的小孩都特成熟,起码都比我成熟。这成熟当然是两面性的,我说的是那些负面的油滑市侩的。


当然他是我心理上无法逾越的大师,所以特讨厌有人谈他作品尤其让我看到。


对啊,一直这样,我还挺享受的。


好多人都这样,没完没了的说,就是什么新鲜问题都没有。


文青们都喜欢拿他或拿“1984”之类的说现在中国的事,可惜中国文青看书太少。


这个没啥说的,看着这些老年人只剩下同情了。


提醒下自己而已。


这是我热衷干的。


这样的人在我朋友圈特别多。


活着都是欲望,但是我讨厌这些不懂得克制收敛的人。


这个时代谈这些不知道要干嘛。


二流艺术批评热衷的事,傻逼媒体的走狗。


我的酒鬼之路。


看到有艺术家谈小时候的事,我也怀个旧。


大家都在找妈,我也一直在找。


跟说培根那条类似,这个人是个艺术家。看着傻逼们在研究他的绘画我就想吐。


一个典型的折叠时代写照,媒体们始终引导着愚蠢的方向。


至今为止没有看到一个好的,跳出这个圈子之外的策展。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