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陶轶个展“本色少年”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641   最后更新:2017/08/16 22:53:23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7-08-16 22:53:23

来源:Tong Gallery+projects


陶轶个展“本色少年”展览现场


Tong Gallery+Projects 荣幸推出陶轶的第二回个展“本色少年”,展览已于8月5日开幕,并将持续至9月18日。

本次展览由张嗣策划,呈现了艺术家近期创作的一系列抽象绘画。不同于上次个展的是,陶轶“对硬边抽象、平面秩序有更多游离和破坏;使用粗粝或规整的线条对画面关系进行调整甚至重置”。





策展人张嗣

现场导览


陶轶的新个展题目“本色少年”英文翻译成“NatureBoy”,与他喜欢的一首曲子同名。

陶轶在此次展览上呈现出与上一次个展不同的是,对硬边抽象、平面秩序有更多游离和破坏;使用粗粝或规整的线条对画面关系进行调整甚至重置,这些在他之前的部分作品和手稿里已见端倪。《Abhaya》(2016)是一个大尺幅的系列作品,“Abhaya”在梵语中意为“无畏”。其第5号作品中圆弧形构成类似桥梁形象,弧形的边缘相互依靠暗示出纵深——通行此岸与彼岸。在一幅新近创作的《无题》(2017)中,黑色弧形粗线条覆盖了部分蓝绿色条纹,黑色的覆盖力与丙烯的水溶性颜料质感加大了节奏变化,两根细线穿插协调,画面有音乐感。

在画大画前,陶轶通常先画草图以解除仪式感——紧绷的画布、充沛的光线和绘画过程中必要的走动——带来的对人的压力;而对中小幅作品他则直接进入正题,它们不超出艺术家胳膊的运动范围,陶轶在画面中随时作出判断,作品出现更多生动的场面。

阿瑟·C.丹托在1993年发表的《艺术终结后的艺术》是对他本人《艺术世界》(1964)一文的重新改写,文中说道:“关于今天的抽象绘画。因为它不再是任何人头脑中的历史使命的载体,抽象绘画只是艺术家可以做的许多事的一件。……在抽象和形式主义之间仍有区别。我了解的一些最优秀的抽象画家认为一个人成为抽象画家后并不是把意义抛在脑后,通常那类不能为具象艺术表达的意义能够被抽象艺术传达。”现在,抽象画更不再是作为进入格林伯格式艺术史的交换物,像陶轶这样无功利的传达一些意义,很容易看到艺术家的本色。

文/ 张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