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失败者”计划 沧州。
发起人:ZZ  回复数:0   浏览数:1894   最后更新:2008/09/06 12:45:02 by ZZ
[楼主] ZZ 2008-09-06 12:45:00
沧州。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越野爱好者在小区楼上看到我的车。飞奔下楼来惊喜地问,你这是哪一年的车,是限量版吗?你是“越野e族”的吗?……当他们注意到轮胎,问:你这是什么胎?我赶紧逃之夭夭。

“九成会所”里面的餐厅。写着“十有九成”。人世中真正发生的事实,是“不如意事常八九”, “十有九成”可以说是祈福,是希望。然而在某种品牌的许诺中,就变成了回避的手段。剩下的那一成呢?我们的背后,是对于“成”的迷信。“成”又如何?成亦何欢?败亦何苦?

沧州二中。某高考状元的母校,门口挂起了大红喜报,然而,考上了北大,是福是祸,又有谁真的知道?你成功,但是你没有睡好觉。
此刻的成功未必是更长久的成功,或许只是更长久的失败的伏笔。这种简单的辩证法,中国人几千年前就懂。为何控制不住地陷入一再的兴高采烈?在外在的口舌中成功,在记载和事物之间成功,用铢两来计较成功,何如内心的成功。然而我们丢失了定义内心的成功的工具。其实我们也就永远不得解脱。成败之辩,变得像是轮回中的生死流转,跳出成败,难度等同于跳出轮回:“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如果成功需要忍耐,而失败则可以自由自在,人们会要什么?他们会为了成功而受罪,还是享受失败而不羁?如果成功需要无情,还有人愿意仁慈地失败吗?如果成功需要孤独,人们愿意失败而合群吗?不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离我有多远?是非成败转头空的觉悟离我有多远?
来自 邱志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