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及其标志
发起人:ZZ  回复数:4   浏览数:2213   最后更新:2008/09/15 23:05:14 by qqqi
[楼主] ZZ 2008-09-02 15:31:45


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规划定位不仅表达了它要成为亚洲华尔街的野心,同时也反映了中国正在崛起的国家意志。上海当局督信繁忙高效的交通是现代化的标志,所以对陆家嘴的规划设计以“交通至上”为原则,把几乎三分之二的基地面积用来修建快速干道,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小汽车的需要,而只把三分之一的面积留给建筑。大规模的道路系统把陆家嘴的地块分割成方格网状,每个方格里都矗立着单体建筑,它们可以构成傲人的城市天际线,却因彼此缺乏联系而成为交通海洋中的孤岛。高楼林立的陆家嘴已成为国际资本流动和运转的中心,但因其功能过于单一(只有办公区而没有生活区),它无法形成富有活力和人气的城市街区,正面临着变成冷漠的Non-place(法国社会学家Marc Auge提出的那种无法凝聚人们的记忆和情感的都市空间)的问题。

1991年,应邀为陆家嘴进行规划设计提案的Richard Rogers曾批评过这种深受Le Corbusier影响的规划思想,并提出“紧缩城市”(Compact City)的解决方案(减少快速干道,控制小汽车,使用公共交通,混合街区功能,降低能耗,追求可持续发展),但出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压力,上海市政府早就已经把陆家嘴的地块按方格划分进行单块出售,整体控制和重新规划已经不可能。自从金融业开始掌控全球经济命脉之后,所有城市都希望参与竞争成为全球金融网络的重要节点(亦即成为Saskia Sassen所说的“全球城市”),而对于中国这种后起的经济体来说,这种欲望更加强烈。在中国政府对流动资本的病态癖好中,陆家嘴和北京金融街一样,已一步步沦为一到晚上就人去楼空的金融魔窟。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位于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Z4-1号地块,用地面积3万平方米,建筑占地面积144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81600平方米,楼高492米,地上101层,地下3层,发展商为森大厦株式会社,建筑设计公司为KPF,1997年开始动工兴建,2008年8月30日建成并正式对公众开放,为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建筑。

森大厦株式会社的社长森稔年轻时是个文艺青年,他在东京大学学习萨特和加缪的存在主义哲学,更是Le Corbusier的狂热崇拜者。他现在是世界上拥有最多Le Corbusier的绘画和建筑草图收藏的人,对Le Corbusier的垂直花园城市(Vertical Garden City)可以说是终身痴迷,这导致了森大厦株式会社的多数项目都是高层建筑。在追随Le Corbusier的城市和建筑学说的过程中,森稔不断根据时代的进步和日本城市社区的特殊性来调整公司的发展策略,慢慢形成了Hills(山丘)这一核心理念。多年来,亚洲地区因为追求快速城市化,导致对自然资源和城市生态环境的破坏,形成紧张的社会关系,窒息城市未来发展的空间,这种弊病已人所共知。Hills作为一种从日本的文化土壤中成长起来的城市开发思想,针对这一问题,它所倡导的垂直花园城市,城市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以及以人为本、营造具有亲和力的城市社区等主张,为已经遭人诟病的摩天楼梦想添加了更多人性化因素,是对亚洲地区城市化经验的总结。

为了在东京开发Roppongi Hills(六本木之丘)这个项目,森大厦株式会社花了14年时间与超过500位业主进行了近800次的谈判,才取得土地开发权,最后这个耗资40亿美元、于2003年建成使用的项目大获成功,它的地上花园、顶层观景台和美术馆(Mori Museum)成为最受游客青睐的地方。以Roppongi Hills的成功经验,森株式会社本来想把陆家嘴的这个世界最高楼的计划命名为Shanghai Hills,奈何上海政府热衷于盛大宏伟的金融美梦,最后改为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英文只好取缩写SWFC,抽象而又冷漠。

2007年12月,森大厦株式会社决定邀请三家机构参与SWFC标志设计的内部竞稿。因为这是一个在中国的项目,他们希望有一个中国的团队来参与,Mori Museum的策展人Kataoka Mami推荐了我,而我决定邀请广煜+刘治治、小马哥+橙子这两个设计团队参与,我担任项目总监和设计顾问。另两个被邀请参加竞稿的机构是跨国品牌策划公司朗涛(Landor & Associates)和英国著名设计师Jonathan Barnbrook(他是Roppongi Hills和Mori Museum的形象设计者,也是Damien Hirst常用的设计师)。

所有竞稿者都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这个来自中国的团队并无太大的野心,大家都认为只要根据自己对这个建筑的理解,做出自己喜欢的设计就可以了,不想花太多时间去揣测委托方的喜好或探询对手的动向。2008年2月1日,我代表我们的设计团队到东京六本木森大厦株式会社的总部向森稔本人陈述设计方案。我决定主推以下三个方案:

小马哥和橙子的Hills方案。Hills的中文是“山”,它本身是个象形文字,表现了地形的起伏。此方案正是从这个汉字出发,结合山的起伏形状,推导演绎出一个非常简练的单线条图案:既隐含字母W(World)与M(Mori, Mountain),又内藏着汉字“山”的形状,同时,它还把SWFC建筑的正面造型内置入观景台的倒梯形中,仿佛为建筑镶上一个美轮美奂的画框:当你从SWFC的观景台的窗口远眺城市时,你看到的竟是自己身处的这座建筑物本身。也就是说当你来到SWFC顶层眺望上海时,你也被上海眺望。这是这个图形特别具有禅意的地方,它令人想起诗人卞之琳的名篇《断章》。

广煜的俯视方案。对摩天大楼人们一直只能仰视,而这一方案却提供了一个向下俯视的罕有角度。它也可以说是上帝的角度(全知全能):SWFC这幢建筑的六个功能分层从上自下渐次展开,先是观光天阁,再到酒店、办公室、 会议中心、商业中心、停车场,直到它正方形的地基,重叠成一个平面图形。每个功能分层都使用程度不一的灰度来标示,越向高处,灰度越深。它们可以拆解成一系列子标志来应用。专门设计的英文字体在转折处均进行细微的弧线处理,使之与标志图形的方形形成对比。整个标志形式简洁,色彩单一,初看与建筑无关,细看却大有联系。

刘治治的分解方案。本方案把SWFC这幢建筑的外墙六个面进行拆解,展开在同一个平面上,再进行拼合,从而形成一个内含W(World)与M(Mori)这两个关键字母的正方形图形(它同时还隐含着建筑的正面造型),再把这些不同的面处理成粗细不一的射线,如同光束,象征着SWFC这一标志性建筑在上海的登场,不仅重新接续这个城市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历史,也照亮更远的未来。

虽然森稔老先生并不像2X4的Michael Rock所说的那样在我陈述的时候出现睡着了的情况(在某次2X4的陈述会上,森稔打起了瞌睡),但他最后的选择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朗涛派遣其日本分公司全力以赴,终于夺得这项竞赛,他们的中选设计正是我们在构思前期要极力回避的风格。可惜的是因为所有参竞者都签订了保密协议,我们无法看到Jonathan Barnbrook的方案,我也无法在这里贴出我们的方案。

接到SWFC在2008年8月29日举行的设施预览会的邀请时我正好在上海,但因在一个会议中而无法抽身前往。第二日是首个公众开放日,我到达时已人满为患,长龙在入口处绕了好几圈。我看着它和近邻的金贸大厦并肩插入云霄的身影,放弃了排队参观。在离开的出租车上,我想起各国经济学家们关于“摩天大楼建成之日,便是经济衰退之时”的预言,忽然为森稔老先生感到无辜。SWFC是外国发展商与政府合谋、僵持、最后调和的结果,如果它无端成为后奥运时代经济衰退的象征,它真是很冤枉……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现在启用的标志,由Landor & Associates设计。

作者Author: OUNING ]
[沙发:1楼] qqqi 2008-09-15 23:05:13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