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媒体的问题是太相似了
发起人:ZZ  回复数:8   浏览数:3206   最后更新:2008/09/02 00:24:45 by
[楼主] ZZ 2008-08-27 13:20:53
高名潞:“共谋”中的艺术媒体



高名潞

  



当下,中国艺术媒体都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太相似了。可能是因为中国目前所处的这个阶段,大规模的市场化、产业化,带来的结果必然是艺术和媒体产生一种“共谋”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一定是两个人或者两个机构之间的交易,这个概念有时候是迁移默化的,不言而喻的、内在的、必然的。比如画廊要推出艺术家就要做展览.、那么也就会有资金投入,与此同时他必然要寻求回收资金的方式和途径。回收资金的途径肯定和宣传有关.宣传必定要在媒体上投入资金。而这些媒体我估计大概有百分之六十左右都和市场有关系。纯学术少。我想出现这种现象首先是因为资源少.愿意这样去做的人不多:另外一个方面.这种文章写的人也少,不针对现实,没有实际的效应。因此.中国现有的艺术媒体.不和画廊或者市场发生关系.但还是关注当代.同时注入一些“三学.‘的研究.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很少从美学、哲学、艺术史学这些方面来进行深入。比如现今流行的几位天价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到底从哪些方面去检验呢7他们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所以西方批评家已经开始呼吁.中国当代艺术家现在只有市场、拍卖、天价.缺乏真正的研究。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责任其实是很大的。明年大约有十几位西方批评家、理论家要到中国开展一个大型的国际研讨会。10月份。将有15位西方重要的批评家,理论家和美术馆馆长等。以及我们国内的15位专家.包括我在内。要到伦敦参加一个会议。 目的是讨论如何从美学的角度去阐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如何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资源以及西方的一些东西真正的融合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建立在时尚、市场、拍卖等这些肤浅的板块上。现在西方反过来敦促我们要做这样的事情.这确实值得我们反思.

  80年代媒体主要对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起作用.而今天.媒体是建立在大众、时尚这些层面上的。这可能也给今天的专业媒体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因为实际上现在的很多艺术媒体还是仅仅在艺术圈里在起作用,使很小众的。在真正在市民阶层里,很少有人读艺术媒体.可能他们会从报纸、生活周刊上看到一写文章.但实际上对艺术媒体本身来说.依然局限在艺术圈。不过.今天的艺术圈显然比8。年代的要大了许多.不仅仅包括艺术家、批评家和艺术爱好者.还有藏家、画廊、市场等.以及负责经营这个系统的一些其他人。现在有这么多反映市场的媒体,这并非是件坏事,但除了这部分之外.中国还应该有一些纯学术性的媒体.研究、探讨美学、哲学、艺术史等比较深入的学术的话题。如果我们去研究国外当代艺术媒体的实践经验.就会发现西方当代艺术媒体的几种划分:学科性、专业性、研究性的杂志。有的是由学院主办的.比如麻省理工学院的((october)).它已经坚持了2。多年,已成为领导西方当代艺术2。多年一本及其重要的杂志,凡是搞当代艺术的艺术家、批评家都必须阅读这本杂志,它并非是新闻性的.主要趋向于学术研究。它的重要参与者是几位来自哈佛、哥伦比亚等几所大学的学者。当然现在也有人呼吁要超越《。ctober》。还有90年代西方伦敦的((the third text)),它和((october))不太一样。((october))偏重于哲学、美学.而((the third text))比较偏重于文化学、多元化等方面.也注重非西方性。美国的CAA.就是c。nferenCe of art association.它创办了两本杂志.一本侧重于古代.文章很长,一篇有两、_--X-字.都是研究性的.还有一本((art journey)).侧重于现当代。如果你向这两本杂志投稿.至少是由五个人组成的委员会对文章进行鉴定.这个委员会不是固定的.而是看这篇文章是属于哪个领域.然后根据这个类别去各个大学邀请专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刊登这篇文章是不给稿费的.因为文章可以发表已经是非常荣幸了。

  以上我谈到的这些国外杂志多是季刊.或者双月刊。因此他们更注重的是学术含量。但是国内这样的机制就比较少,当时我们编辑的《美术》杂志也不是这样。但是.在当代艺术媒体中我想还是应该有部分文章偏重于哲学、美学.以及几位专家给予的客观评价.这样才有利于提高杂志的质量.但目前在国内实施起来,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因为写稿的作者,研究历史的不多.他们更倾向于对现场的描述。其次.就是邀请专家审稿. 因为他们平时都非常忙.而市场目前又非常好,所以缺乏权威性的建构。

  我们从现实的状态可以看到.国内目前的艺术媒体数量很多.但实际上艺术媒体本身却不够丰富.我说的丰富是指类型上的.它们之间并没有拉开彼此的学术距离。例如.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研究》.或者中国美院的《新美术》.虽然它们已经算比较学术的刊物.但专业性和纯粹性依然不够。而其它的很多刊物,就更加市场化。其实.艺术媒体可以划分开来.关注当代就只做当代.关注古代就只做古代。而研究性的刊物和商业化的刊物.也应如此.

  80年代.我在《美术》杂志和《美术报》都呆过。《美术》杂志由于它当时的唯一性、权威性和官方背景.组稿都非常谨慎.发表谁的文章、发表哪个人的作品.从编辑到主编.审稿都要很多遍。当时我们实行的是责任编辑制度.一个责任编辑负责几期。责任编辑提前要组稿.要设想从当时的哪些艺术现象、展览、思潮和理论来探讨问题。有时候中央还要下达一些新的政策.这些也都是杂志所要考虑的。所以.那个时候要在美术杂志上发表一个作品或者一篇文章,是非同小可的.全美术圈都会知道。因为那时关注理论的人也不太多,所以文章大致来源于大学、美术家协会和地方上一些研究美术的人。但是针对不同的人.每期杂志都有一个不同的专题,比如这期关注什么问题?其中哪几个人比较权威?然后再向他们约稿.比如知道哪次会上谁提出一个比较重要的观点.那么也会约他写一篇文章.多数情况都是这样。但当时的《美术报》来稿很多.因为都是小文章,短.平.快是它的特点.所以这样也就不一定仅仅依靠约稿。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杂志还是应该延续其约稿性。

  当时美术报是由社长和副社长来负责收支.编辑根本不考虑资金的问题.只考虑学术,以及如何把报纸做好。美术杂志也是。关于如何盈利我们基本没考虑过,更没有广告的概念。现在想来.觉得很奇怪。当时怎么沒有那样做呢?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的时候,非常缺钱,但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编辑部都没有想过通过发表别人作品来挣钱。

  当时,美术杂志一期最多发行了30万册,因为当时各地美术协会下面的小单位,群众艺术馆都要订阅,最低每期都会发行5、6万册。而现在的杂志在发行前就把出版费解决了,所以他可以不依仗读者是否购买,来回收这部分成本。在这种情况下.杂志的存在就是建立在一种简单直白的价值观上.这样对于杂志来说它就用不着深入.它出版以后.大家迅速一翻得到一个信息、一个想法.像北京的很多杂志就是将新鲜刺激作为立足点。这种杂志就容易重叠撞车.就好像都在同时表达一个观点.只不过有的人说得粗鲁一点.有的人说得文雅一点.有的人说得风趣一点。在目前的这些杂志中.这种现象还比较严重。现在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杂志内容的出新不是通过非常细致深入的思考和研究,这些事情人们都不太愿意花时间去完成.他们愿意做的就是思考怎样使内容更加刺激.怎样才能达到实效性。

  所以说现在很多杂志纸张很好.装帧也很精良.设计也很漂亮.但是看完之后就扔一边再也不想看了因为没有收藏价值这样的现象当然也不是说不好.但是如果都是这样的艺术媒体.那就有严重的问题了。

  (根据访谈录音整理.整理人:刘彬彬)

转自雅昌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