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圆顶SUPERDOME 下篇——by KAORU AKIHABALA
发起人:小mo  回复数:2   浏览数:2560   最后更新:2008/07/31 11:05:40 by
[楼主] 小mo 2008-07-25 05:47:31
9,巴托比先生

BARTLEBY(巴托比)是大作家HERMAN MELVILLE的一部短篇小说,不用10分钟可以读完,
故事大概是讲:
“我”开了一家律师行聘请员工的时候,请了看起来很勤恳的巴托比。
他工作一直都很出色,帮我整理档案,有一次,我喊他帮我做一个任务的时候,
他居然对我说:“我没有很想要做这个。”我很郁闷但没放在心上,
第二次是公司开会,只差他一人,他对我说:“我没有很想要做这个。”
而且之后他又缕缕拒绝了我给他的任务,然而却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十分出色的完成。
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我手下的员工拒绝我给的任务,
有一次我找他谈话,喊他谈谈他自己的人生,他告诉我:“我没有很想要谈这个。”
我怒了,我答应给他7天时间,他再不改变态度我就喊他走人,
没想到他居然对我说:“我没有很想要走人。”
我意识到,他原来一直住在办公室,一步都没有离开,从早上工作到晚上然后睡觉。
他始终没有改变他的态度,我答应给他一些钱并帮他推荐新的工作,
他说他没有很想要。
他一直呆在他的办公室,我只好叫po.lice来把他带走。
第2天我去监狱看他,他说:“我没有很想要跟你谈。”
我给看守员点钱让他给巴托比一顿好的晚餐。
再过几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静静的躺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我在整理巴托比遗物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曾经在邮局工作几年,
他的工作主要是处理死信(一些寄不到正确地址的信),
他必须把这些信拆开来读,确定信上的名字是不是收信人的名字,
连续几年,巴托比都一直在读着这些永远不会被收到的信。
可怜的巴托比,可怜的人性。

90年代末,我们的艺术家们都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关系美学精神,
如何让观众离开观者的位置,而参与到作品之中来,如何让观众被作品本身所吸收,
观众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或者观众成为作品本身。
与观众的互动,与观众的交流,引导观众,像一个迷你社会。

“观者”是一个所有学科都在一直探讨的问题。

然而,21世纪却大量出现了另一些艺术家,
他们与他们的作品,都表现出如此的安静,沉默,
每一次我们希望有所交流,进一步了解,都遭到巴托比先生的拒绝:
“我不是很想要。”
巴托比并不是“拒绝”先生,即使他的言行中表现出一种拒绝变化,拒绝被理解,
然而或许我们应该这样去观察巴托比:他是一个“无参照”先生
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子的人,我们完全不理解他的行为,他的思考方式,
我们用“理所应当”的态度去对待他们,所以我们遭到拒绝。

10, 5,000,000,000年/ 1秒1年

50亿年这个主题是MOW上任东京宫之后就抛出的大方向,
之后几乎所有展览都跟随这个趋势,
这个点中涵盖了许多讯息,
时间,一直霸占了最重要的位置。
我们一直以来都被告知时间是不可逆的,我们在现在做的事情,只可能影响到将来,
我们不可能改变过去,
“如果我回去杀死了我的曾祖父,那么“我”还会存在吗?存在在哪一个世界?”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为什么我们没有看见过来自未来的信使?”
“我手上拿着球,我放手,球就掉到地上,球掉地上是果,那么我放手就是因?
为什么不说“地”才是因?”

我们的逻辑都建立在时间不可逆的因果之上,
这里有个很有趣的例子,有兴趣的人可以先花点时间了解相对论的概念,
如果我扔出棒球会砸烂玻璃,我扔出棒球是因,砸烂玻璃是果,
但如果超光速是可能的,那么就必定会有某个参照系,
可以在棒球砸破玻璃“后”,把棒球拦截下来,使它不把玻璃砸破。
我没有写错,只是这个结果不符合我们逻辑,到底玻璃是破还是没破?
亦或说在超光速的瞬间,这个参照系掉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50亿年以来,地球就一直围绕物质还是非物质不断进行演变,
到了当代非物质终于战胜物质,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与量子物理学重新解释了时间-空间的概念,
不同的参照系给我们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科学对“观者”对“意识”的研究,使得科学仿佛能够应用于解释神谕。

3年前的一部叫REVELATIONS启示录的剧,深得我喜欢,
讲一位科学博士的女儿被撒旦教徒挖心献祭,在一位教会修女神学博士的帮助下,
一起阻止魔鬼的阴谋。
在这之中这位科学家试图用一切科学理论与高科技来解释一切怪现象与神谕奇迹,
两人在一起的对话与思考都十分之精彩。
X档案,相信许多人也不陌生,最近还有部很不错的新剧:FRINGE
同样用科学来解释所有不可思议。

量子物理是一门研究“可能性”“潜在性”“纠缠态”与“趋势”的科学。

与艺术何干?

1秒1年,是一个在“50亿年”下面的当代艺术展览,
MOW在这个展览里的概念是,
时间一秒一秒的在过,总会有一些事情发生着,
所有参展的作品都具备一个特点:随即性。
作品都有各自被触动的可能性,有的1天出现几次,有的整个展览始终没有被触动过。

ALIGHIERO E BOETTI 为我们带来了一盏1年只会亮10分钟的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亮。
KRISTOF KINTERA的作品则是一个时不时拿自己头撞墙的小孩,
WERNER REITERER是一件声效作品,他在墙上贴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尽情大喊”
只有你真的喊得很大声(真的要在展览里很用力的喊)才能触动展览的“反应”。
LEOPOLD KESSLER在展览外面放了一个自动售卖机,卖的可乐比平时便宜,
但你在展览外面投币,却没有任何东西掉出来,原来可乐掉在展览里面,你必须进展览里面拿。

OKAY,讲了这么多,终于有点靠题的感觉了。

11,CELLAR DOOR

LORIS GREAUD的个人SOLO展地窖之门(CELLAR DOOR)
门向来是空间与空间的交界,通过门,你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LG的早前的作品就已经十足未来科学架势,
在巴黎上空低空飞过不明飞行物,之后又把不明飞行物尸体用车拖着在欧洲各地出现。

[attachment=102648]  [attachment=102649]

TREMORS WERE FOREVER是一件在展览中制造地震的机器,伴随着宇宙大爆炸的声音。
HORS PRISES是一部恐怖电影,而任何经过电影屏幕的人的身影都会被吸入电影之中影响电影。
纳米雕塑,要用专业放大仪器才能看见的雕塑作品。
当然还不能不提他的催眠机与没有味道的糖果。
[attachment=102650] [attachment=102651]

  在CELLAR DOOR展览中,你的眼睛几乎没用。
2006年8月17日早上2点27分,LG在3米7深,280平方米的地下引爆了烟花,
而CELLAR DOOR的整个天花板,就是这些烟花炸过后地面的痕迹做出来的模子。

有幻觉味道的糖果/没有味道的糖果

[attachment=102652]

DISTORSION DE L’ESPACE,LG把东京宫的建筑透视图揉在一个纸球中,
并用霓虹灯把这些扭曲的空间线条重新再现。

[attachment=102653]

DARK SIDE是一部电影放映机,里面的一部电影只有在展厅中完全没人时才会自动播映,
只要有人进入空间,放映机自动停机。

[attachment=102654]

EYE OF A DUCK是根据大卫林奇一本书中对鸭子眼睛的描述,
LG在一个房间中养了一只鸭子,各种仪器保持鸭子的生活状态,唯一消失的是鸭子,
取而代之的是对大卫林奇文章的朗读。

[attachment=102655]  [attachment=102656] 

FREQUENCY OF AN IMAGE是一些普通的灯,唯一不普通的是这些灯闪烁的频率,
是根据LG脑电波扫描曲线跳动的。

[attachment=102657]

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是提出三角形是世界最稳定的几何图形的科学家,
他建造了最稳定的球型三角晶体空间,LG仿造他建了一个类似的空间,
在里面每半小时有一个行为表演,4位男生两两互射野战油漆弹,
然而油漆弹不是别的颜色,而是YVES KLEIN的克朗蓝。

[attachment=102658]  [attachment=102659]

  这些类似UGO RONDINONE的树的树,是用炮灰做成的,树多了,就成为一座炮灰森林。

[attachment=102660]  [attachment=102661]

  墙上一盏从来不会被点亮的灯,因为这盏灯一被点亮瞬间就会被烧坏,
并且会往旁边喷出小火花,而只要一点火花擦过炮灰森林,整个东京宫就会瞬间被移平。

[attachment=102662]


被密封的音乐室,声音会从展览的其他地方泄露出,也是整个展览的控制中心。

[attachment=102663]  [attachment=102664]

  十分容易被人忽略的墙上小洞,往里面窥探可以看见整个电影厅。

墙上的夜光工作室透视图,只有在没电状态才能被看到

[attachment=102665]

超现实油画,把几乎整个展览中的作品重新画出来一次,试图制造出生活之中似曾相识的感觉。

[attachment=102666]

大部分这些作品的外型,都是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外型。

这个展览一部分是以前展出过的展览
SILENCE GOES MORE QUICKLY WHEN PLAYED BACKWARDS。

[attachment=102667]

CELLAR DOOR这个展览有一半的时间整个展览会断电,漆黑一片,
反正你来了,你看不见烟花,看不见鸭子,听不见音乐,已经见过大半个展览,
已经见过所有的作品,已经见过东京宫,糖是没味道的,电影是看不见的。
所以有电与没电,根本毫无影响。
[沙发:1楼] guest 2008-07-31 10:54:42
很好的展览。
[板凳:2楼] guest 2008-07-31 11:05:40
"Cellar Door" 声音伴随着的展览转自danliewen 的时光上个星期在Benjamin同学的怂恿下去看了Louise Bourgeois的个人展,结果大失所望,悻悻而归。回家以后,食欲全无。今天下午偷闲去“东京宫”看了Loris Gréaud的“Cellar Door”的展览,终于把上次的不满给驱散了。展出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但是面积基本都很大,总体上给人非常前卫的感觉。

Loris Gréaud个人背景比较复杂,不仅是艺术家,实验电影导演,还是一家唱片公司的制片人。他同时也对建筑和机械很有研究。“Cellar Door”就是他和一些建筑师一起合作完成的。

这个展览以黑色为主色调。整个展览的空间和物体都被特别设计的声音笼罩。这让真个展览变得与众不同。一般的展览都是很多“物体”摆在那里一动不动,冷冰冰地让人欣赏。但是这个展览特别的地方在于展出的每件物体基本上都是跟声音连在一起。有的物体自己本身就是声音的一部分,有的物体虽然不是发声体,但是也是同声音同步。灯光的设计非常棒,其实灯光也是展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灯光和声音也是同步的,灯光根据声音的强烈进行明暗的调整。总之,整个展览的设计理念很生动,一点不死板,甚至觉得有的物体充满生机,但是色调却是很深沉的。艺术家也在一些地方放置了LCD屏幕或者投影设备,更让整个展览充满了电影化的感觉。



第一个展品就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诺大的一个黑色空间中间竖立着无数Néon灯管呈几何图形展开。承载灯管的平面上下分别一个黑色镜面,自然地造成了灯管和灯管无限延伸的感觉。灯管因为一直亮着,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味道和黑色房间的漆味混合在一起。我对这种发光的几何不规则灯管总是情有独钟,每次看见就发呆半天,这次也一样。



其实这个是墙面。艺术家在黑色的墙壁上涂上了白色的特殊涂料,然后在展览厅的顶部装上了很多紫色的灯(有点像Disco里面用的那种灯光),结果图形白色的部分突现出来,立体感很强。




所有展览品里面我最喜欢的一个。太漂亮了!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里面有很多这种形状的树干,然后房顶吊下一个大灯笼。色彩很柔和,有眩晕的效果,像月亮一样。我走在里面,感觉像置身异类森林。





微红的灯光照耀着盆盆独立并且放置整齐的微红色的植物。架子下边,每个立方体(也就是花盆)下边都有一根透明的玻璃管。看了半天,确定不是用来排水或者通气的设备。估计可能是想说明植物是试管植物吧。





不要以为这是吊灯哦。仔细看,其实是喇叭。每个喇叭都在发声,跟整个展览厅的前卫和神秘的音乐是同步的。喇叭因为声音的原因微微颤动,我觉得它们好像是活的小动物一样。







这个是喇叭吊灯,既能发光,又能发声,而且样子还很前卫,像恐龙蛋的样子,或者奇怪的鸟巢。最酷的是地面的油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从灯上流下来的。



转了一圈,回到最初的房间,居然发现灯光变成红色的了。气氛又因为灯光的变化变得不一样,但还是那么美。

最后有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在我正在仔细察看那些植物的玻璃试管的时候,忽然听见很强烈的噪音,或者应该说是很强烈的震动声。然后看见外面的一个房间的灯管都不规则地闪动,好像遇见灾难片一样。应该是声效师故意设计的效果。

参观完毕,尽兴而归。一方面对这个展览很满意,一方面更加坚定了跟B同学的审美是完全不一样的,估计以后再也不听他的推荐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