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不可以成为艺术的呢?”——和颜磊的访谈
发起人:小mo  回复数:1   浏览数:1470   最后更新:2009/05/10 15:41:55 by hmd2000
[楼主] 小mo 2008-07-24 09:23:43
卢迎华(以下简称卢):你在哪上的学?在美院里学的是什么?

颜磊(以下简称颜):浙江美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在学校里我学的是版画。

卢:你的创作似乎可以分两条线索来讨论,其中一条是以绘画为媒介的创作,从早期用色块分割现有图像以便在画布上进行机械复制,到《彩轮》系列,到近期的也是以现成图像为基础的并以固定的式样呈现的《追光》系列,请你以这三个阶段为例子谈谈你对绘画的观点?对重复的看法?对大批量生产艺术品的看法?

颜:关于绘画,这种媒介就是为了被收藏,所以我会直接把它理解成商品。有名的绘画之所以有名就是因为符合了市场和资本运作规律。
我的工作室可以按我的想法制作出一些绘画作品,我会尽量根据现有的条件去试着多做一些不同的作品。我做过的具像绘画作品有:《上升空间(Climbing Space))》/《特醇(Super Lights)》/《追光(Sparkling)》,都是我自己想到的一些景观或者人物的图像,《上升空间》是和我自己身份相关的东西,《特醇》的图像来自于对我有影响的艺术家或作品,《追光》是和我的回忆有关。

抽象作品是依靠在工作室的特殊条件产生的,我希望我的抽象绘画作品能体现出自动性的一方面,比如说《彩轮》,它就像是工作室里的寄生物,有着无限繁殖的可能性。

大批量的制作,是我理想的工作方式,这种方式不仅让我经常保持兴奋状态,还带来了人们对艺术、艺术家、作品、价格等问题的讨论,这是我感兴趣的。

卢:在这三个阶段的创作中,艺术家开创了一种样式和生产模式,之后便将生产的过程转移给绘画的工人,你甚至不遗余力地设计一套生产流程,尽力地消解绘画的特殊性和个性,让不会做画的人也能替你做画。这种创作方式是针对艺术史而生发的吗?它的针对性是什么?

颜:为了不去碰画布,我真的花了很多的功夫工作,为替我画画的助手服务,因为绘画证明不了我对艺术的纯洁与独特追求。同时,对待绘画,我更像一个为市场提供产品的人,我希望把事情做得更准确,我认为做事的准确性要比确认是不是艺术家更重要,这也是我对艺术的态度。

卢:请具体谈谈《追光(Sparkling)》的概念,你是怎么开始创作《追光》这个系列的?

颜:《追光》是我去年开始想到的一个绘画的主题,主要是因为回忆所呈现出的一些画面,我喜欢对光的夸张处理,使得那些图像看上去既象是被歌颂又象是被讽刺。

卢:你创作的另一个重要线索是涉及多媒介的,甚至是跨领域的,你在绘画以外的创作也似乎多在各种公共空间中发生。比如说你在2004年深圳双年展中与本地房地产开发商角力的作品,让大块面积的土地在两年内保持不被开发的状态,到近期的“中南海特供”项目中,邀请“脑浊”乐队在各个重要的艺术场合进行表演。请你谈谈这一条线索在你的艺术实践中的重要性。你是怎么开始摸索这个方向的创作的?

颜:对于作为传统媒介的绘画雕塑,我是按照艺术市场的商业规则进行经营的,同时这也是我很重要的一个艺术项目。但并不是所有作品都是为市场而做, 我有很多项目是为了和更多的人在空间和时间上进行交流与沟通,以及对艺术概念展开具体的讨论。
当代艺术的概念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在任何作品面前人们的反应总是矛盾的:这是艺术吗?有什么不可以成为艺术的呢?

卢:和“脑浊”的合作是你最近的创作中的一个重要的发展。你是怎么开始和“脑浊”合作的?和“脑浊”合作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在这个合作的过程中你是“艺术家”而不是一个普通的“经纪人”?“脑浊”乐队的特殊性在哪,还是是什么乐队也不是很重要?它具备了什么成为作品的条件?

颜:和“脑浊”的合作的确是一个叫人兴奋的想法,我利用展览机会所给我提供的条件,以艺术的名义把我的朋友们请到国外,也就是把我生活的一部分搬到了那里。在那里,由于“脑浊”的演出使人兴奋,并成为当地城市生活经验的一部分,发生的一切,包括人们对评判艺术概念的讨论,被我看成是艺术。我本来就不在乎艺术家和普通人的区别,有很多自称艺术家的人,做的东西还不如垃圾。

卢:你怎么用和“脑浊”合作的创作来演绎艺术家“指鹿为马”的能力和权力?

颜:我和“脑浊”的关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向别人提供的是我的生活经验。艺术家的能力和权力还要取决于策划人的理解和兴趣。

卢:艺术家的意志一直是艺术家自己在不断地重新认识和界定的对象。你觉得艺术家的意志到底有多强大?

颜:你可以用各种智慧来解释艺术,但当代艺术无法体现艺术家真正的意志力。

卢:你是怎么看待Andy Warhol和他的艺术王国的?你觉得今天延续他的思考和创作方式还有意义吗?或者是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土壤上,Andy Warhol的艺术实践可以给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借鉴和启发?

颜:每个艺术家都会羡慕Andy Warhol,他的作品提醒我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欲望。

卢:你还虚拟了一个年轻艺术家并为她进行各种包装宣传,这是你的作品吗?它的概念是什么?作为艺术家的你和虚拟的她有什么差别?

颜:我有一个朋友,她喜欢用一个虚拟的身份来考虑艺术问题。

来源:《当代艺术与投资》2008年7月刊Issue 19
[沙发:1楼] hmd2000 2009-05-10 15:41:55
欢迎加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联谊会群聊
QQ:73692599
欢迎加入黄花梨家具收藏联谊会群聊
QQ:73692894
欢迎加入美学原理群聊
QQ:73692246
欢迎加入地标建筑学群聊
QQ:7369272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