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云-储云-储云-储云-储云-储云-储云-储云
发起人:小mo  回复数:30   浏览数:7207   最后更新:2009/11/12 13:25:59 by guest
[楼主] 小mo 2008-07-10 03:29:25
储云
1977年生于江西,现工作和生活于深圳。

[attachment=100336]

个展 : .
2009年
“MAKE A GREAT WORK”Portikus个展
2007 年
“物质的微笑”,维他命艺术空间,广州
2005 年
“ 爱情 ” (他们在这做什么 - 西门子艺术项目),西门子 VDO ,慧州



联展 :
2008年
“China China China!”,Palazzo Strozzi, 佛罗伦萨,意大利
“Greenwashing”,Fondazione Sandretto Re Rebaudengo,都灵,意大利

2007 年
“Frieze art fair 2007”,伦敦
“中国电站2”,Astrup Fearmley Museum of Modern Art,奥斯陆
“NONO”,长征艺术空间,北京
“在深圳”,艺术方位空间,深圳

2006 年
“ 没事 ” ,胡庆余堂,杭州
“从睡眠到游泳”,Frieze Art Fair 2006, 伦敦
“ 积累 —— 广东快车下一站 ” ,唐人画廊,北京
“ 拾发 ” , PARA SITE ,香港

2005 年
“ 第二届广州三年展 ” ,广东美术馆,广州
“ 身体 物体 ” ,前波画廊,纽约,美国
“ 未来考古学:第二届中国艺术三年展 ” ,南京博物院,南京
“ Unspeakable Happiness ” ,塔玛约当代艺术博物馆,墨西哥
“ 广东当代艺术生态( 1990 — 2005 ) ” ,何香凝美术馆,深圳

2004 年
“ Fully Functional ” , More fools in town ,都灵 & 米兰,意大利
“ Any Place Any - Art,Immigration,Utopia ” , 马其顿当代美术馆 , 萨洛尼卡 , 希腊
“ 物体系:无为 ” , ARCO2004 UP&COMING ,马德里,西班牙

2003 年
“ 第五系统:后规划时代的公共艺术 ” ,第五届深圳国际雕塑双年展,深圳
“ 主场 / 客场:现实迷宫 ” ,深圳

2002 年
“ 第二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 ,平遥

1996 年
“ 望江茶楼 ” ,望江茶楼工作室,重庆
[沙发:1楼] 小mo 2008-07-10 03:30:45
                                  它们生长着,进入人们的生活

                                                                胡 昉



  让艺术作品不知不觉地进入这样一个空间,默默地发挥自己的影响,人们几乎不能发现它的运作,却能在某些时刻与它相遇,而不仅仅是以一种轻易信任或轻易怀疑的目光看它们 (注) 。

  两棵树,以 1 米 2 的间距种在一起,分布在 Siemens VDO ( 惠州 ) 公司新厂区的办公区、生活区和生产区。
  也许我对这个作品的描述只能到此为止。
  它们分布在厂区的周围,看上去和珠三角普通的厂区绿化带有一点区别,但区别并不是那么大,无论你是用“轻易信任”还是“轻易怀疑”的眼光,它们都是这样一种存在。
  储云的艺术作品最终总是以一种文字无法描述的状态出现,正如青年维特根斯坦( Ludwig Wittgenstein )对哲学追问的结果:“凡是能够说的事情,都能够说清楚,而凡是不能说的事情,就应该沉默”,储云的艺术作品也在思想和视觉的表述之间划定了一条界限。
  在今天艺术诸种可能性无限展开的今天,储云的作品似乎又回到一个基本的问题:个人生活的边界以及艺术的边界。

  事实上改变我们自身的并不一定是那些具有明确意识的东西,甚至不是我们还能记忆起的种种事件,我觉得我们更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那些我们往往不易察觉到的东西改变着,变得更快也更加不可挽回。

  对边界的摸索是在默默和小心翼翼中进行,在储云早期的作品中,他的探测总是围绕个人日常生活材料而展开:《出租屋之光》中,他用一些彩色纸片给灰暗的出租屋带来一些生气,而这种出租屋是属于收入匮乏的年轻移民的;《 1607 》中,他在自己不到 20 平方米的房间拍了近 6000 张照片,然后将它们分叠粘在一起,形成类似“砖”状的照片装置,人们知道第一张照片表面之后还有其他照片却看不到它们的内容;而在《谁偷走了我们的身体?》中,他把收集到的朋友们的香皂放在一起,呈现了正在消失中的物品以及个人的命运。
  对于储云来说,艺术创作的意义也许恰恰存在于照片粘合的缝隙和每一块香皂的差异,艺术家将微小的改动带入生活,从而微微地影响了生活的轨迹。
  储云一直在追寻生命中那些隐隐作痛或隐隐快乐的东西,而质疑那些由明确的痛苦、快乐、悲伤、愤怒等所导致的可被清晰界定的状态,在我看来,储云对“隐隐之物”的追寻来源于对真的体认,从而使得他越来越放弃以某种强烈的视觉形象吸引人们,而执着于艺术如何成为一种超越日常可视之物的媒介。

  我一直希望做一件关于友情的作品,是什么使我们产生彼此相互理解的热情?也许,我就是我们,我们本身是一个奇怪的幻觉。
  “爱情”这件作品是关于“二”和“一”,关于“单位”,关于“我”和“你”,从事物在现实的位置中制造出新的“一”。

  储云与 Siemens VDO ( 惠州 ) 公司的相遇恰值这个公司新旧厂址的转换,在这个过程中更能看到企业作为一个有机体是怎样在矛盾中冲突、更新和发展,更能感受到个人在这个巨大机器中的位置和状态。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在一个巨大的系统中生存的经验,这个机器般的系统以效率和市场价值为最终追求,而个人为了生存的需要,被迫一分为二。
  而艺术将带来什么?艺术将怎样和这儿的人相遇?

  我并没有刻意设置理解的障碍,只是从一开始就努力避开了一些或许别人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同时也有一些观众(甚至一些不太了解当代艺术的观众),会迅速就理解了我所做的,甚至不用解释什么。

  储云将“爱情”视为和这个机器般的系统相对的另一种源泉,一种将分裂之物重新合二为一的媒介,他选择了树,一种日常中最常见之物同时也是象征自然之物,但这种象征性并非是他蓄意强调,只是约定俗成而已。他 和厂区的园林设计师合作,把作品放入现实生活的规划之内,因此,作品的实现过程乃至最终呈现方式都具有和日常事物相似的外表。作品的这种伪装和在现实生活中的位置,使得人们最终会用生活中的目光看它们――这就是储云所期望的大家和作品的“相遇”。
  从表面上看,在“爱情”这个作品中,艺术家只是稍稍改变了一个种树的方式——他将用于绿化的那些树成对成对地种在一起,分布在厂区周围,但这个微小的改动带入了艺术家对艺术和地点以及人群之间关系的认知,使得艺术能如此“毫无难度”地和自己的日常生活发生关系。
  “他们在这儿干什么?(What are they doing here)”艺术项目的开幕式是2月14日,情人节, 也是 Siemens VDO ( 惠州 ) 公司 厂庆二十周年暨新工厂开幕式 ,总经理Tan说:一个企业要有爱,有爱就有了一切……而在前一天的家属日中,储云应西门子艺术项目组之邀,开放了一个工作室,不少员工参与了讨论。一个作品有很多种解读,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接受的一种,而对储云来说,“爱情”这个作品是一个隐喻,指向一种无法命名的冲动。
  也许在一年或若干年以后,人们最终不再把它们当成艺术作品(一些人可能离开了、遗忘了,新来的人不清楚怎么回事也没有兴趣),大家对“种在一起的两棵树”都已经习以为常、不足为奇。那时候,这件作品就成了现实的一部分,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是与一劳永逸的创作相反的过程,也许是一种失败的运动,但对于作品的理想是一种肯定。
  它们生长着,进入人们的生活。 在储云一再质疑艺术和日常世界边界的同时,也在悄悄地建构艺术和我们每个人日常生活的关系。

(注)文中所有楷体部分均来自作者和储云的对话和电邮讨论。
[板凳:2楼] 小mo 2008-07-10 03:36:09
                                                关于“谁偷走了我们的身体”



张巍:
  当我看到这件作品的时候,有一种无语言表的舒适,不仅仅是香皂所携带的气味和色彩,似乎还有那些隐隐的记忆。你是如何想到用这种媒介进行创作的?

 

储云:
  我一直在寻找那些在我们生命中隐隐作痛,隐隐快乐或隐隐的记忆之类的东西,而不太关注那些明确的痛苦、快乐、悲伤、愤怒等等会产生诸如理想或某种意志的东西。

  事实上改变我们自身的并不一定是那些具有明确意识的东西,甚至不是我们还能记忆起的种种事件,我觉得我们更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那些我们往往不易察觉到的东西改变着,变得更快也更加不可挽回。 

  关于“如何想到用这种媒介进行创作” , 我并没有专门去想。我的创作在一方面,总是进展得很慢,一种感觉或一种想法会在我头脑中萦绕半年、一年甚至更久;另一方面又进展很快,在某个时刻,一件作品会电光火石般的出现在你眼前,快得来不及对它做点什么,接着是一段非常漫长的自己对它的理解的过程。我觉得也许作者是最后一个理解自己作品的人。我们只能描述最初的动机和当时的情形,却难以解答作品自身的意义。 

  我也没有从媒介的角度(或者说从材料 / 形式的角度)出发来考虑一件作品,香皂在这里不是一种材料,它是这件作品的全部。最初,我只是带着某种知觉(甚至不能确定是否有什么想法)去生活,去做任何事,从同围的事物中汲取一种让它成熟的能量,这非常简单,只需要一点点勇气,没有任何迹象会保障这个过程的意义。难以想象的是这样的创作方式和这样一件作品,往往会耗尽自己那段时间的全部气力。因为被逼迫着,你不放过任何事物,直到有一天当看到一块香皂时,突然意识着陆了,就是这种形象,在这种做与不做之间,有形与无形之间,有一种另人浑身乏力的东西,于是创作便奇怪地完成了。

 

张巍: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象早期的香皂作品是你自己使用的,而近来的这件是从不同人那里收集来的。作品的不同来源对作品的概念方面有什么不同吗?

 

储云:
   几年以前,我就想做一件关于朋友们的作品,但没有实现,在为 ARCO 准备作品时,我自己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彩色的香皂,可能也是很自然地想到找一些朋友要。 

  问题是这件作品并不关于友情,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太在意是谁的香皂,从作品本身来看来源并不导致两者有什么不同。同样 , 最初做的那些标题强调的是“我们的身体”,香皂真正的来源在这里只是一个注脚、一个记号或者一个页码。 

  我一直希望做一件关于友情的作品,是什么使我们产生彼此相互理解的热情,也许,我就是我们,我们本身是一个奇怪的幻觉。

 

张巍:
   这两件作品有什么关联吗?

 

储云:
   我难以确定这是一件或两件作品,也许问题更多出在一个相同的标题上,但这无关紧要。我无意中做了两件同一件作品。无论是颜色、数量、来源的差别都没有足够的差异把两者分开。我一直希望暗自破坏作品的单位,首要的问题是弄清楚 “一件作品依据什么而成为它自身”,是因为作品中特有的观念?材料?所包含的思想或其它什么?是否可以说,每块香皂都已经是一件作品,那么这么多放在一起便是一个作品群,它们如此相似又如此不同,以至于我也没有办法区分。同样,也许我全部的创作只是在做一件作品,既是一件,也是无数件。

 

张巍:
   香皂作为物体而言,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物体。在香皂与身体的关系中,香皂的物体性,它是在过程中逐渐消逝的,而且是在与人的身体接触过程中,慢慢消逝。这种物体和身体的关系和消逝的过程对我而言非常有意思,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储云:
   就物品而言,大部分物品都因为人而耗损消逝,这从某一方面造就所谓的“生活”,(文物就是因为不再与人接触而保留下来),在另一件作品《 1607 》中也涉及到这种“物品的命运”。而这件作品中,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它不再是一种有用的物品,而是一种刻载了我们自己的形象的纪念 / 反纪念碑,它对我而言,是一种成长中的虚无和刹那间的良心发现,是自我在物面前的一次突发性丧失或惊醒。

 

张巍:
   在以前与你的谈话中,对于作品的解读,总是很难找到一种确定的解释。这是否也是你在你的作品中所要探讨的?如果是,可以就这件作品在谈一下吗?

 

储云:
   “很难找到确定的解释”,也许因为我一直不想从一种“大多数”的方式出发去创作,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比拼创意或点子,也不太关心材料和形式,不关心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东西,而看起来合情合理的好东西总另人觉得乏味而且可疑,我常感到自己需要从零开始来创作。

  我并没有刻意设置理解的障碍,只是从一开始就努力避开了一些或许别人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当观众只想获取他们想象中一件作品应该提供的观念之类的东西的话,往往会在这些作品中一无所获。同时也有一些观众(甚至一些不太了解当代艺术的观众),会迅速就理解了我所做的,甚至不用解释什么。

  也许因为可以解释的东西毕竟非常有限,我只能说我很在意在每件作品中,对于象“艺术是什么?”“作品是什么?”这样一些基本的问题向自己发问。在这件作品中,我不想创作一件作品,不要做一件我可以做的东西,此外,我没有更明确的目标或方法,只是打起精神,向一个可能更自由的艺术空间提交自己,寻找那些和命运相关的踪迹,放弃看起来是创作的权力,面对自己的那些无能为力,消失和生成,片刻的消散或恍惚,它另我对自己所做的和未做的一切产生怀疑并自得其乐。

(2004)
[地板:3楼] 小mo 2008-07-10 03:38:37
                                                关于 1607

胡昉:
  1607 是你居住的地方,能描述一下它是什么样吗?

储云:
  1607 对我而言是临时的,它提供了这样一个空间:那些大大小小的(生活)物品在这里被联系起来、相互发生关系。这些关系如此不稳定而且一直在变化,例如这些物品每天都可能被重新摆放在一起,随时都可能被移动、耗损、抛弃或新增。在这一切的背后——或许就是所谓的生活,提供了决定这一切的神秘的力量。
  因而,我关心的并不是我在 1607 的生存,而是物品的命运。
  在这里,故事和情节一直在隐秘地发展,只是不易察觉。通过这件作品去想象我的现实生活,正是我不情愿的。

胡昉:
  第一张照片和最后一张照片之间发生了什么?

储云:
  作为唯一了解真相的人,必须保守这个“秘密”。这是看到的看不到的那一部分,有点象魔术中的共同不知情。
  我仍然不能确定是否存在这样一种隐秘的力量,总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改变了许多东西;人与物品之间是否存在一种神秘莫测的感应?我不能确定自己的工作是否有意义?我想如果有答案,或许就在那些被粘合的内部。

胡昉:
  这个作品和你的日常生活产生了什么样的关系?

储云:
  一个人总有发呆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总是在这种状态下开始一件作品的创作。

胡昉:
  艺术在今天还能改变什么?

储云:
  我不知道艺术还可以改变什么,对我而言,只是通过创作去重新确定我与外部环境的关系,我总觉得自己与所处的环境格格不入,而且容易脱离现实,这是一件没完没了的事。

(2003)
[4楼] 小mo 2008-07-10 03:55:49
                                                      ]      爱 情
  (为 Siemens Art Program -What are they doing here 所作的艺术方案)

[attachment=100337]

[attachment=100338]

[attachment=100339] 

方案说明
在 Siemens VDO (Huizhou) 公司(包含办公楼、厂房、宿舍、食堂、活动)区域环境内,以两棵作为单位种植若干棵橡树。
具体的种植位置和数量,参考本来的规划,并依据实际的环境和条件确定。

两台机器:生存与爱情

企业—生活机器完美的运作。在这台机器中,每个人(或事物)都具有一个精确的、唯一的位置。正如构成机器的每一个零件,必须是固定的、唯一的,不可缺少也不可更多。这台机器的目标是要生产价值,就象人们说的“找准你自己的位置,实现人生的价值”。

这台机器运作的原理是契约,对称、公平、互惠。每个人被孤立起来,选择甲或乙让每个人必然地互相处于一种对立的位置。这种一分为二的运动永无止尽,在我们自身继续发挥作用,把我们自己一分为二,两个“我”无止尽地谈判,接着二再被分解为四……最终被分解成特定的功能、器官、生存的碎片。

正是对这台机器的信仰(而不是一种企业制度)维系了我们每个人的 企业—生活 。在制度不及之处,信仰仍发挥作用。

企业—生活机器本质上是每个人的生存机器,讲究的是控制成本、提高效率、目标明确、节约而不浪费,所有的事情恰到好处,不多也不少。但我们拥有的另一台机器——爱情机器,在目标、原理、功能上都与生存机器相反。爱情机器把“二”合并为“一”,把更多的“一”合并成新的“一”,一种无限的与生存相反运动,合并而不是分解。所以爱情机器中生产的是混乱、多余、不知满足、不合情理、得意忘形、模棱两可、秘密。正如浪漫是一种浪费那样。

我们同时拥有两台机器,但它们彼此对立。在生存机器运作得越完美之处,爱情机器的影响越微弱;在爱情机器运作得越完美之处,生存机器的影响就越微弱。如何可以把爱情机器(艺术是其中一种)真正地引入到生存机器中?对于生存来说,爱情从来都是一种革命的力量。也许我们需要伪装,让艺术作品不知不觉地进入这样一个空间,默默地发挥自己的影响,人们几乎不能发现它的运作,却能在某些时刻与它相遇,而不仅仅是以一种轻易信任或轻易怀疑的目光看它们。

所以,“爱情”这件作品是关于“二”和“一”,关于“单位”,关于“我”和“你”,从事物在现实的位置中制造出新的“一”。


储云
2005-9-7
[5楼] 小mo 2008-07-10 03:57:41
每一天都是同一天
照片装置, 15cm × 10cm, 60 pieces,深圳 2001

[attachment=100340]

[attachment=100341]

[attachment=100342]
 
[6楼] 小mo 2008-07-10 04:01:13
说不出的快乐 I (No.1-15)
拼贴, 50cm × 40cm, 深圳 2001

[attachment=100343]

[attachment=100344]

[attachment=100345]

[attachment=100346]

[attachment=100347]

[attachment=100348]

[attachment=100349]

[attachment=100350]

[attachment=100351]

[attachment=100352]

[attachment=100353]

[attachment=100354]

[attachment=100355]

[attachment=100356]

[attachment=100357]

             
[7楼] 小mo 2008-07-10 04:05:03
1607
装置,深圳, 2003

[attachment=100361]

[attachment=100362]

[attachment=100363]

[attachment=100364]

[attachment=100365]

[attachment=100366]
[8楼] 小mo 2008-07-10 04:07:29
说不出的快乐 (No.2)
装置 深圳 2003

[attachment=100369]

[attachment=100370]

[attachment=100371] 
[9楼] 小mo 2008-07-10 04:08:39
A CHU YUN WORK
装置 Macedonia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Thessaloniki,希腊, 2003

[attachment=100373]

[attachment=100374] 
[10楼] 小mo 2008-07-10 04:09:40
A CHU YUN WORK II
绘画,深圳, 2003

[attachment=100379]

[attachment=100380]

[attachment=100381] 
[11楼] 小mo 2008-07-10 04:12:11
爱情
综合媒介
他们在这做什么—西门子艺术项目, Siemens VDO , 慧州 2005

[attachment=100385]

[attachment=100386]

[attachment=100387]

[attachment=100388]

[attachment=100389]

[attachment=100390]

     
[12楼] 小mo 2008-07-10 04:13:45
shenzhen
装置 深圳 2005

[attachment=100391]

[attachment=100392]
 
[13楼] 小mo 2008-07-10 04:14:53
植物的胜利
综合媒介 南京 2005

[attachment=100393]

[attachment=100394]

[attachment=100395]

 
[14楼] 小mo 2008-07-10 04:16:12
Kate (This is xx)
综合媒介,伦敦 2006

[attachment=100396]

[attachment=100397]

[attachment=100398]

[attachment=100399]

[attachment=100400]

[attachment=100401]

     
[15楼] 小mo 2008-07-10 04:17:59
打击!
综合媒介 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2006

[attachment=100402]

[attachment=100403]

[attachment=100404]

[attachment=100405]

[attachment=100406]

[attachment=100407]

[attachment=100408]

   
 
[16楼] 小mo 2008-07-10 04:20:16
星群
装置,杭州 2006

[attachment=100409]

[attachment=100410]

[attachment=100411]

 
[17楼] zhangyumofa 2008-07-10 05:05:25
中午好!
+张羽魔法书+ http://blog.sina.com.cn/zhangyumofa
[18楼] guest 2008-07-10 05:43:22
不错
[19楼] guest 2008-07-10 06:52:18
香皂呢? [s:323]
[20楼] guest 2008-07-10 09:13:57
顶!
[21楼] guest 2008-07-11 09:23:52
说明储云不是你想像中的艺术家
[22楼] okok 2008-07-11 11:14:09
好!!!
[23楼] guest 2008-07-10 17:39:10
看到真实的东西时还没有听说时觉得有意思,也就是说,这里发的这些所感觉到的已经是作品的全部了,而看实体时由于没什么可看的让人连听说时感兴趣的那一点都找不到了
[24楼] guest 2008-07-11 12:17:03
不是说他早就磕药死了吗?
[25楼] guest 2008-07-12 12:58:39
不好,不喜欢
[26楼] guest 2008-07-14 19:05:50
好,好喜欢,就是不太看得懂
[27楼] guest 2008-07-19 05:47:27
都是混口饭,吹来捧去的太恶性了。好不好重要吗?只要每天装煞笔在臆度瑞混是有出路的。
[28楼] guest 2008-07-19 06:10:20
睡觉的是他老婆吗还是他自己?看照片应该象是个男艺术家吧
[29楼] guest 2009-11-11 20:14:55
喜欢
[30楼] guest 2009-11-12 13:25:59

储云Portikus个展现场(法兰克福)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