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耿建翌个展》现场照片
发起人:百一  回复数:12   浏览数:3856   最后更新:2008/07/13 14:58:30 by guest
[楼主] 百一 2008-04-17 04:57:58
《过度——耿建翌个展》

开幕酒会:2008年4月13日(星期日) 下午三点
展期:2008年4月13日-5月20日
地点: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 草场地261号, 北京
开放时间:11am-6pm(周一休息)


[attachment=89433] [attachment=89434] [attachment=89435] [attachment=89436] [attachment=89437] [attachment=89438] [attachment=89439] [attachment=89440] [attachment=89441] [attachment=89442] [attachment=89443] [attachment=89444] [attachment=89445] [attachment=89446] [attachment=89447] [attachment=89448] [attachment=89449] [attachment=89450] [attachment=89451]                 
[沙发:1楼] 百一 2008-04-17 05:30:30
[板凳:2楼] guest 2008-04-17 19:37:55
老耿玩得很开心
[地板:3楼] guest 2008-04-18 03:30:01
瓶口那一系列还是蛮感人嘀
[4楼] guest 2008-04-18 04:33:48
太烂,说差的都被删掉啦!!!!!
[5楼] guest 2008-05-19 13:46:23
今天5点40分的时候突然发现,老耿的展览将在今天结束,果然是最后一天,最后的一刻,做了最后一个观众.老耿的展览温暖,散漫,水一样的扑面而来,沉浸着浓郁的情绪化.展厅里的那些窗和瓶子如同陪伴着他的目光忧伤的度过一个个日出,一个个回忆,一个个幻想,那些他喜欢的人和事,被随意而别有用心的别在电冰箱的门上,一个老男人珍藏的那些美妙瞬间,如同爵士乐一样的浮现在那些宝立莱相片中.


老耿在展示方式上大费周张,在最长的一堵墙上,他用一种被腐蚀过的铝板或铁板,而把横七竖八的相纸的四角用吸铁石固定在铁板上。它们大小不一,互相叠压,内容是老的阁楼上的一扇黑白小窗,主要有3个不同的场景,一个是方块格子窗,一个是铁栏杆的,另一个是有尖顶的阁楼小窗。窗的前方无一例外的露出一个空的玻璃瓶口,打破了那些雾气朦胧的如同清晨一样的天光。那是一些时间流逝的感觉,如同天光刚亮的恍惚,那酒瓶如同是昨日的宿醉,距离感,无力感,孤独感,对,还有时光流逝的渺茫的忧伤。里面还穿插了一些在底片上刮压的涂画,一些反技术性的蘑菇,龙,飞鸟,是窗口处和床塌间一些闲暇的遐想吧。


而在两个互相对应的比较短的墙上,一端是铝板上压制的丝网版画,这些铝板都被切割成电冰箱门的形状,上面是宝力莱相片和吸铁石小玩意的图象,这里面有些面目模糊的但很HI的年轻人,笑着的张鼎,徐震的签名,布展,鲁大东的CD封面,猥琐超人,别人给老耿的明信片,几句温暖的话,生日快乐,老耿年轻时的照片……可以想象老耿在冰箱盖上压住这些东西时的享受,令人怀疑他家的冰箱上,也许就真的是有这样一些日常的温暖的东西在日积月累中变化着。也许这些记忆里触动他的图象们,是如此温暖着他私人的但却秘密的空间。也许他感兴趣的是这种制作和陈列的方式,使这个最日常的习惯性动作被精致化了,确定化,作品化了,它被定格了,变成永恒。在这些版画的对面,是真正的老冰箱门和宝力来的实体,上面点缀着老耿从杭州出行到北京的行程。一开始是一个浅l蓝色孤独的塑料压嘴,在车窗,机窗边,孤独而紧张的向外张望,那个一定是老耿自己。然后它来到了草场地,画廊,和一堆花花绿绿的塑料压嘴在一起。周围是行程中的差旅票,加油票,过路票,材料票,老耿终于脱离原来的日子来了。这也成就了老耿到了北京之后,现拍作品的超特殊的布展范儿。


最后的一面墙上,是一个个巨大的黑白瓶口,那些在窗前拍的瓶子的特写,每个的螺纹粗大,触目惊心。如果他在整个过程里已经把瓶子这个形象拟人化的话,那么这些特别是瓶子的肖像吗?长短宽瘦的各有不同,也许里面也有男有女吧,哈哈。


总之,老耿的展览非常之不北京,他把他在杭州略现奢侈的生活感悟带来了吧。能舍得把自己内心里最温淳的东西摆到展厅里来,不得不说是一种勇敢。在展厅里似乎是可以感受到老耿的呼吸,心跳,和灰色的沉静。一个有生命和有心跳的展览在这年头是多么不容易遇到啊。
[6楼] guest 2008-05-19 17:34:28
[quote]引用第5楼guest于2008-05-19 21:46发表的  :
今天5点40分的时候突然发现,老耿的展览将在今天结束,果然是最后一天,最后的一刻,做了最后一个观众.老耿的展览温暖,散漫,水一样的扑面而来,沉浸着浓郁的情绪化.展厅里的那些窗和瓶子如同陪伴着他的目光忧伤的度过一个个日出,一个个回忆,一个个幻想,那些他喜欢的人和事,被随意而别有用心的别在电冰箱的门上,一个老男人珍藏的那些美妙瞬间,如同爵士乐一样的浮现在那些宝立莱相片中.


老耿在展示方式上大费周张,在最长的一堵墙上,他用一种被腐蚀过的铝板或铁板,而把横七竖八的相纸的四角用吸铁石固定在铁板上。它们大小不一,互相叠压,内容是老的阁楼上的一扇黑白小窗,主要有3个不同的场景,一个是方块格子窗,一个是铁栏杆的,另一个是有尖顶的阁楼小窗。窗的前方无一例外的露出一个空的玻璃瓶口,打破了那些雾气朦胧的如同清晨一样的天光。那是一些时间流逝的感觉,如同天光刚亮的恍惚,那酒瓶如同是昨日的宿醉,距离感,无力感,孤独感,对,还有时光流逝的渺茫的忧伤。里面还穿插了一些在底片上刮压的涂画,一些反技术性的蘑菇,龙,飞鸟,是窗口处和床塌间一些闲暇的遐想吧。

.......[/quote]
写的真好,我前两天刚刚看过了,很亲切,如你所说-温暖,巨大的黑白瓶口就是不同的敞开的舒服的面容。
[7楼] 广耳石 2008-05-26 04:26:11
很不错
[8楼] l.sun 2008-05-26 05:24:40
非常喜欢
[9楼] 广耳石 2008-05-26 07:18:30
艺术其实是一碗白开水
[10楼] guest 2008-06-03 00:24:17
有没有 耿先生影象作品《完美世界》的图片阿 
[11楼] guest 2008-06-03 00:48:42
[12楼] guest 2008-07-13 14:58:30
[s:304]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