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勇 | 在想象的世界把自己的邪恶指数放大十倍 一席第513位讲者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12   最后更新:2017/08/10 18:41:51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7-08-10 18:41:51

来源:一席 吴俊勇



吴俊勇,艺术家。


我们说缘木求鱼,一个人爬到树上去找鱼,好像是很荒诞的、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不在想象力当中去创造一个皆有可能的世界呢?当你想象的时候,一切都可以实现。




在想象的世界把自己邪恶指数放大十倍

吴俊勇

大家好,我是吴俊勇,莆田人。这是大家对莆田的印象。


但那个地方其实还有很多更好玩的东西,比如说这个大力士。莆田有非常丰富的传统文化、民间文化。

这个穿红衣服的人是我,我小时候就在这个宫庙里长大,我整个家族都是做戏剧、做雕塑、做菩萨、做壁画的。

这张照片是我家里经常会发生的一个场景:一堆人正在演奏民乐。光膀子的那个是我爸爸,他在吹笛子。他们都是业余的,但每天都会聚在一起表演。

我是一个绘画狂。从小就画画,乱画,都是自学的。所以我周围的朋友都是这样的他们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完蛋了,身体就会成为我的画布,我待过的地方都会被我乱画。


这是我在云南画的一个壁画。因为那是农村,所以我画了很多动物尾巴叼着尾巴走在一起。

这个剪纸是怎么做的?我看着一张白纸,拿起刀,我也不知道我要剪些什么,可是它会浮现出一个图案。剪完之后,我再拿毛笔去勾勒它。剩下的纸,我根据那个不规则的形状,又去想象一个图案出来。

有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说过,每一块大理石里面都沉睡着一个完美的人体。我们要做的,只是把它唤醒、叫醒。所以对我来讲,我在每次创作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想法。我只是看到它,觉得它会渐渐渐渐地浮现出来,让我的思路得以展开。

大家可以发现我的普通话有点差,我花了三十多年,把我的普通话练成现在这样——带有明显个人风格。对,艺术家需要风格。


但是我错位了。在语言上面有风格,我跟别人沟通的时候成本很高。我讲很多遍,他还是听不懂,或者他笑我,就像你们笑我一样。所以我一般不太说话,我就会琢磨,自言自语,然后发现其实语言当中藏有大量有趣的图像。


比如说关羽坐的赤兔马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我一琢磨,觉得它应该是这样:

长着兔子耳朵,像兔子一样站的一匹马。


比如说马踏飞燕,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我们会说迎客松,我就觉得是不是也可以有一种松树叫送客松的。这个很像抗战片。

我们说抽象画抽象画,我觉得抽象画就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人在抽打大象,大象在画画。


比如说比翼双飞,好像是两个人很完美的相处方式。我就想,比翼双飞它也有可能是另一个版本:

两只鸟,腿绑在一起,又有一点南辕北辙。


我现在要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是一个伟大灵感诞生应有的环境。有一天晚上,我走在江边,天上一个月亮,江面上有点风,波光粼粼。我脑子里自然是出现了“千江有水千江月”的画面。


如果江面上同时有无数的月亮在漂浮,那会是非常壮观、迷人的一个景象。

我又继续想,如果每个月亮下面其实是一只鱼,月亮只是会发光的鱼翅,鱼浮上来,沉下来,浮上来,沉下来,好像鱼的鱼鳞一样,那会是更有意思了。

所以我就顺着它想想想,后来创作了这个作品,叫作《千月》。




我在展厅里挂了9个圆形的屏幕,观众可以在中间穿梭,看到不同的故事。

这里有一个局部,这个画面其实还是跟文字有关。我们说缘木求鱼,一个人爬到树上去找鱼,好像是很荒诞的、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不在想象当中去创造一个皆有可能的世界呢?当你想象的时候,一切都可以实现。

一个人在垂钓,钓一个月亮。

当然我们会说猴子捞月、水中捞月。你看每个词它都有一种既定的含义,好像这是做无用功,好像这是不可能的。


那个人钓着月亮的时候,月亮又恰恰消失掉了。可是它又一会儿满,一会儿亏,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其实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跟月亮一样,不可能永远在这里,重要的是拥有这个过程。这个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经常自言自语。


鹰跟狗,确实是可以合成成一个怪兽——鹰犬。


这个,大家可以猜得出来的,吹牛。

这个小朋友们猜不出来。这个叫扯淡,就像我现在这样,在扯淡。

张口结舌,好像都是在自我肖像。

一个鼻孔出气,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犯的错误。

拖后腿。

这个大家知道吗?周星驰片子里面一个著名的角色。

马马虎虎。

这些是我2008年做的一个项目:俚语词典。我就发现口语当中有很多好玩的词汇,就试着去把它收集起来。

当然叫作辞典有点夸张,其实没有那么多。但是我渐渐去整理它,把它做成一个长期的项目。刚才看的图像有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你们都看明白了,我觉得不够,或者是这样很肤浅,很搞笑,真正图像的力量没出来。


因为刚才图像变成了文字,图像在为文字服务。其实图像有图像的表达方式,语言有语言的表达方式。如果一个图像变成为文字服务,它的力量就弱了。所以我发明了一个词汇,叫作暗图像。


暗图像就是你觉得它很有意思,很有能量。但是呢,什么意思?不知道。够了,不要知道。你就感觉到那个力量,它就有意思。


这张比较复杂,我的标题叫作《庄周梦见卡夫卡》。庄子做梦的时候变成蝴蝶,卡夫卡做梦的时候变成甲壳虫。

我觉得他们在做梦的时候都变成了昆虫,那是否存在着一种梦的通道?在这个梦的通道里,东方西方打通了,古代现代打通了。在梦的世界,在想象的世界,就是应该有一种东西跟现实不一样。


这张,我们很难说清楚它在表达什么,有点像拉小提琴,我也不知道。可是我觉得它有一种东西,就像听音乐一样,你觉得,噢,被吸引住了。

我现在讲另一个比较有趣的,叫语文课系列。我发现我在画画的时候只是从一个图像出来。比如说我想画一个伏虎罗汉,然后接着就画了一个老虎。画那个老虎的时候我又想到狐假虎威,我就画了一只狐狸。画狐狸的时候我又想到狐狸跟乌鸦的故事,狐狸按住一块肉,上边是乌鸦。

我觉得其实我们记忆的储存方式、思维的方式,跟我们小时候早期的记忆有关。就像语文课一样,它每一篇都不一样的。这篇可能是古诗,那一篇可能是高尔基的《海燕》,再下一页又可能是一个白求恩什么之类的。这之间是跳跃的,可是在这种跳跃之间,它是有一种链接的。


这也是一个语文课的系列,蛇在吞一只大象。这张画看起来有点不好辨认,因为我用特殊的技法来画。蛇吞了大象,蛇的尾巴有个喇叭,我觉得它应该就是响尾蛇吧。


画这个大象的时候,我又想到语文课里面的曹冲秤象。画这个船的时候,我又想到刻舟求剑。画大海的时候,我又想到周处斩蛟。其实在这里面会把很多很多东西都串联起来。我们说想象力、联想,其实它的思维就是这种方式。


刚才我们讲了画什么,接下来讲一下画在哪里。我从2003年就开始做一些互联网上的作品,因为那时候还在念书,没有人邀请你参加展览,自己也没有钱去做一些实体的作品。但我有的是时间跟精力,所以整天在电脑前面做一些互动的作品,我觉得特别好。因为世界各地的人随时随地都可以访问它,但其实也没有多少人访问它。


这是一个图画,它是跟鼠标互动的。你要鼠标碰它,它就会产生一种里面只是一个点的画面。

这是我的一个项目,在微博上做的。我做了两年,差不多每天根据社会事件、根据新闻创作一张图片。

微信时代到来,我发现:哇哦,我在俚语词典时候做的东西完全可以变成表情。所以我就做了很多表情。比如说,吹牛:

心碎了

丢脸

生日快乐——生下日嘛。

当然有很多东西不要问我什么意思,我们使用表情的时候恰恰就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才用这个表情。


这是另一个表情系列。

因为我喜欢的作品它不应该在展厅里,它应该可以使用。它应该在社会空间、在身体上、在包包上、在T恤上、在海报上、在涂鸦里,所以我会把我的作品放在互联网。


我觉得微信也是一个作品。当然他们这次邀请我来演讲,我觉得也是。我们应该可以把它当作一个艺术的现场,这个东西只有在现场,大家才能感受到那种魅力,跟回去看Video是不一样的。


前面看的都是比较社会化的作品,就是说我把它拿到公共的空间,在美术馆、在画廊、在网络上。这两年我在做的一个项目是私人的,因为我的思维方式经常是一个钟摆一样。要么在这一端,要么在这一端,不在中间。


大家可以看到我在一个人的耳朵上文身,他吐了。这是真的,洗不掉的。文了个“耳边风”。

这个人喝得醉醺醺地来我工作室,其实是被朋友们绑架过来的,我就给他设计了这个图案——一条鱼长着两条腿,离开了海水,在寻找大陆。为什么?因为他的名字叫:陆寻。寻找陆地,一只鱼离开水寻找陆地。

所有的文身我都是现场决定,跟前面做的所有的作品一样,我都不知道它会发生什么。这个人叫张波,波浪张开,好像这个成语就鱼跃出来。没有这个成语,我编的。

这个人他想文一个庄子的逍遥游。我太拿手干这种事情了,因为《逍遥游》的开头就说一只大的鱼,一只大的鸟,我就把它们结合在一起。

这张照片是虚的。一个朋友说他缺木,我就给他文了一只凤凰。这个凤凰会停在树枝上,你就不会缺木,因为你本身就是那种名贵的木材。这个朋友后来离开了这个星球,我也想在这里纪念一下他。

这是我的一个艺术家朋友,文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文什么。我说你把你作品当中出现的图像告诉我,你说什么我就文什么。


他说要好莱坞,我就给他好莱坞。他说要美人鱼,我就美人鱼。然后他说刚好一路一带嘛,那我们就文了个一路一带。

我做的事情很多,我是根据一个想法一个灵感来做材料。这是我一个动画的片段,飞舟。我在想,其实这个原型是诺亚方舟。发大水的时候他们躲到哪里呢?我就想做一只鹤叼着一个大象,大象叼着一棵树,树上又有所有的动物。



这其实是一个生态系统,但其实这个生态系统之间每一个环节都非常脆弱的。鹤嘴巴张开了,大象鼻子张开了,这种链条都会断开。这个跟我们星球可能有某种预言一样的相似之处吧。


这是我在杂志上做的一件作品。有个杂志来找我,说给你几个页面,把你的作品印上去。我就跟她说:如果把作品印上去那不够好玩啊,我们应该把这本杂志的这一页变成一件作品。它就是一件原作,它就是一个艺术品。


这是其中一页,我用毛笔写了几个字母。这里面有一个故事。在我念书的时候,我跟几个朋友做展览。当时在杭州,我们做展览都要到处找场地,到处拉赞助。有个朋友就赞助了我们,当然她一直也在赞助杭州的各种艺术活动。

我心里面一直有个结。我觉得我要报答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这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主意,我在这个公共的空间给她做一个私人的广告。我就给她发一个短信,说你去买哪一本杂志哪一页,有我送给你的礼物。这是一个关于感恩的作品。


这也是另一篇。那时候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可是我又不好意思跟她说。然后我就想到,我在这个公共的媒介上面把最私人的话写在上面。我给她也发了一个短信,说你去买,或者去报刊亭里把哪一期的杂志翻开第几页,有我要跟你说的话。


还有一分钟时间,我来总结一下。我觉得每个人其实内心都有一个艺术的心灵,要把它唤醒、叫醒。


我们很多时候的思维方式都是惯性的,要去除惯性的意思,是你要学会找另一个角度去看一个东西。从这边看过来跟从后面看过来,两种风景、两个景观,你会看到另一种东西。所以说要寻找独特的视角。


我一直在琢磨什么是创造,什么是艺术家,充满创造性的艺术家是什么呢?其实创造不是发明一种东西。创造只是你站在了一个独特的位置,然后你看到的是另一个景观。


今天我给大家看的所有图片,我创造了吗?没有,我只是看到那之间的链接。我提供的是另一种视野。每个人要寻找那种独特的视角,你就会发现:啊,人生就是不一样的。

在想象的世界把自己的邪恶指数放大十倍,其实我想说放大一百倍,无限放大。因为我们总会觉得生活很平常、很乏味。为什么呢?就是我们不敢乱想。手上是可以站一只老鹰的,为什么你不敢想手上站一只大象呢?


每个人可以把自己放在想象的世界里,你就是个国王,你就是个暴君,你就是个杀人狂。你要尝试自己幻想的能力的边界,这时候你会发现你充满了能量。


当然,最后一句就是,每个人的人生是最重要的作品。因为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只有一次生命,所以你要让自己的人生不一样,要丰富,把自己的人生过得不一样。


我在这里,我觉得我要把自己过得丰富,这就是我最重要的作品,比我上面所有的作品都要好。你跟我在一起,我会传播我的快乐给你。你的朋友跟你在一起,你应该传播你的快乐给他们。


谢谢大家。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