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分葛宇路,中央美院在这条路上走了有多远?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3   浏览数:952   最后更新:2017/07/30 09:20:50 by guest
[楼主] 欧卖疙瘩 2017-07-29 17:12:38

来源:澎湃新闻 黄帅


7月中旬,一篇《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


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于2013年起就在地图上寻找没有命名的空白路段,然后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接着就被高德地图等软件收录。


经媒体报道后,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个人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将对私设路牌的当事人葛宇追责。北京学生私自命名的“葛宇路”路牌被拆,他还要被追责……


葛宇路本人的命运是许多人关切的对象。没想到的是,中央美术学院对他给予了记过处分。


近期,中央美术学院发布通报,因葛宇路违反校纪校规给予其记过处分。


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相应违纪处分,现申诉期已过,公示如下。

从最新公布的文件看,中央美院处分葛宇路,有以下几个点值得注意:


第一,处分根据的是《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


第二,葛宇路的问题在于“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


第三,这份处分文件是在“申诉期已过”,才对外“公示”。


对新闻事件中的当事人进行处分,就不是一个学校内部的事情,而是舆论场上被热议的公共话题。依据新闻传播的逻辑,如果葛宇路的“创意”没在知乎等社交网站上流行,如果没有大量媒体后续跟风报道,这件事或许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力,只是当事人和朋友之间闲谈时的话题。但是,校方的处理,是不是考虑到此事“影响很大”,破坏了正常的教育和管理秩序了呢?


若是这样,就应该看看舆论怎么说。打开门户网站跟帖、微博留言,可见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批评处分文件的“不靠谱”,甚至有人本来想批评葛宇路本人,也转而指出“处分太严重”了。既然舆论主流倾向如此,校方为何要处分葛宇路呢?


校方的考虑也是可以理解的,担心因此事影响本校声誉,担心引发更大的舆情危机,等等。但是,如今民智已开,大家对公共事件多有独立判断的能力,公道自在人心。须知,任何处分的意义,都应该服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如果处分不能让舆论心服口服,不仅毫无意义,甚至会本末倒置,引起更大的麻烦。


值得注意的是,葛宇路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在本科湖北美院就读期间,他就曾突发奇想,将自己的名字涂鸦在学校的墙壁、厕所、黑板和海报栏上。那是他探索个人符号和公共空间关系的第一次尝试,引发了极大争议。后来葛宇路听说,是系主任出面表示这属于学生的艺术探索,保护了他。最后学校从轻发落,事件以他用水泥涂掉所有涂鸦而告终。


兼容并包、鼓励创新的精神,在艺术类高校里尤为重要,中央美院作为中国顶级艺术院校,当然不会不明白,没有自由和创意,艺术创作就没有生存空间。


大学宽容开放的另一个特点,在于给予事件各方足够的表达时间和空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处分通报里的“申诉期”为何没提前通知媒体?为什么不在处分前给予当事人和舆论发言的机会?


在行政力量处理公共事件时,常有“一刀切”的简单逻辑。这样的事情并非首次出现。或许校方的出发点是好的,或许校方也希望平息舆论争议,但任何事情都不是铁板一块的,葛宇路事件里哪些点属于“违规”,哪些点属于艺术创意,应当梳理清楚,给舆论以符合逻辑的回复。

[沙发:1楼] guest 2017-07-29 20:57:39

来源:文艺星球


中央美院因葛宇路违反校纪校规给予违纪处分

中央美院

近期,我校葛宇路同学违反校纪校规,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相应违纪处分,现申诉期已过,公示如下。

(以上内容自今日头条)


中央美院处分葛宇路 此前曾涉私自命名道路

所以“葛宇路” 到底是什么鬼?


2017年5月,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正在进行,一个名为“葛宇路”的毕业生作品吸引了不少目光,“厉害”、“有趣”、“脑洞大开”,是大多观众对“葛宇路”的评价。


葛宇路,先后毕业于湖北美院动画学院媒体系、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利用名字中的“路”字,命名了一条街道。


在北京朝阳区有这样一条路:位于朝阳区百子湾路和百子湾南二路之间,将苹果社区分为北区和南区两部分。在百度地图上,这条路的名字叫:“葛宇路”。

近日,一则《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热传。文章中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中央美院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误以为这条路的官方称呼就是“葛宇路”,于是,收录了这条道路;于是,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就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了。

以人名来命名路名,一般多是建有特殊功勋者逝后人们为了纪念他才这么做的,如北京有张自忠路、佟麟阁路等。并且,以人名来命名路名的做法在当代已经不被提倡了。可为什么今天偏偏“葛宇路”这个大活人就荣登该榜了呢?

据葛宇路解释,最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条道路,“只是源于对名字和个人的关系,以及私人符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某种趣味性思考后的艺术设计。”一句话,是在搞创作,闹着玩的,没想到而今这艺术设计却成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在网络中走红。

按道理,给道路取名不是谁想取就可以取的,不是地上本没有路,你多踩几下踩出条路,然后给它起个阿猫阿狗的名字就可。如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所称,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根据相关法规,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擅自设置路牌,否则处以罚款,“道路名称由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命名,对于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向规划部门咨询后,再开展管理工作”。这些条款指向十分明确:葛宇路同学无权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无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

可问题是,为什么之前这条路会“没名没分”这么长时间?可考证的是,“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掐指一算,到2013年,被叫做“南北区之间”已有6年了。难道这么长时间内有关部门就不怕当地的居民抱怨:你不取名我不取名,谁来给无名路取名?我们都快弄不明白自己到底住在哪了。







没名字太不方便。当有宝宝将要出生时,父母都会提前取上好几个名字,至少在登记户口之前把这事搞定,因为没名字怎么称呼小宝宝呢?同样如果一条城里的道路长期处于“无名氏”状态,对于市民来说也是很不方便的,要找到一个准确的地址就很困难,说不清方位,有人问路、投递快件等等都成了问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这是啥地方。没有路名,就连地图都无法对这条路作出标示,遑论导航仪了。

对于路名的命名与管理,每个城市都有相关的职能部门,从事必要的管理,这是职责所在,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这项管理更不能出现任何问题。没有路名在十几年前还不是很令人头疼,但是在网络时代,这可真是个事,别的不说,你要是在网上约车,没有路名你约到哪里呢?所以,互联网时代,社会对公共管理工作的要求只会越来越精细,这是时代使然。

葛宇路作品,《对视》


黄仁宇在《大历史》中曾提出,中国传统就缺乏精细化管理。葛宇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艺术创作”背后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大数据之下,一切都无可遁形。


据悉央美处分并非因为路牌事件,而是涉及他在学校中做的另一件恶搞作品,为保护作者起见就不在这里公布了。

[板凳:2楼] guest 2017-07-29 21:01:48

来源:中国青年网


葛宇路争议再起 中央美院称处分非因私设路牌



一份名为央美学纪〔2017〕5号“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的文件被曝光。其中指,今年毕业的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2014级硕士生葛宇路因“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被记过处分。

7月中旬,因用自己的名字给北京一条路设立路牌,27岁的葛宇路被媒体广泛关注。

葛宇路是否因为私设路牌被学校处分?中央美院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解释,两事并无关系,“葛宇路被处分是因其他事由”,但其表示,因决定是由其他部门作出,并不明具体事由。

而葛宇路本人在接受《新京报》时表示,该处分决定并非因私设路牌,“而是之前犯下的其他错误”。他还解释,“路牌是毕业展的东西,属于艺术讨论范畴,学校不会为这个处分我。”

财新记者在中央美院数字化校园平台上查询到7月12日该校学工部发布的《关于给予葛宇路违纪处分的通报》,其中指,葛宇路违反校纪校规,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其相应违纪处分。并因“申诉期已过”,做了公示。

该通报附件即为落款时间为7月5日的“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其中称,根据《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

财新记者梳理,“葛宇路”事件被受到广泛关注发酵始于7月11日的一则知乎答问。答主讲述了位于朝阳区双井的百子湾南一路如何在被葛宇路于2013年贴路牌,并于2014年起陆续被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谷歌地图等地图服务商收录的经过。随后,众多媒体跟进报道,并联系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和北京市交管局。

7月13日,北京双井街道办事处和城管部门联合执法拆除了“葛宇路”路牌,恢复原名“百子湾南一路”,并且在路口两端设立了四块路牌。而双井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葛宇路的行为违规,但够不上处罚的条件,“只能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因何处分

葛宇路曾对媒体表示过其作品关注个人符号与公共空间的关系。

此次因何被处分?从时间线上看,葛宇路被处分的规定早于私设路牌事件发酵前。

处分文件曝光后,有多位中央美院师生在公开渠道指出,葛宇路曾在校园醒目位置放置假阳具。微博认证为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的用户“马麟”29日下午发布微博称,葛宇路受处分是因“学校念其毕业改为记过”。

财新记者查询《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第十六条,其中规定“破坏绿化、环境卫生,违反学校公共场所管理规定者,视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以上处分”。

而《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也有条款,若学生“违反本规定和学校规定,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学校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争议不断

财新记者从葛宇路的一位师弟处获知,葛宇路在读研期间有过其他争议行为,如其曾将北京的一个公交车站牌拆下,移至武汉东湖水面。

而葛宇路2017年5月下旬在接受《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在读研期间做的其他一些创作,大多数“只是由于时间的重合,而不是作为中央美院学生的某种结果”。

葛宇路在接受《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采访时还透露,其在湖北美术学院就读本科时,曾把“葛宇路”喷在学校门口的墙上和地上,也用其他工具写在了海报栏、厕所、黑板等地方,而引来“学校各级领导和保卫处的频繁约谈,实际上已经到了处分的边缘了”。

但后来“因当时的系主任魏光庆出面表示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不涉及反动政治标语等更严肃的问题,只是一个姓名的符号,属于艺术探索的范畴”,所以学校“从轻发落”。在涂鸦持续大约半个星期以后,葛宇路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把它们全部用水泥涂掉了。

葛宇路在访谈中透露,此前其的行为遭到微博上湖北美术学院校友们的批评,有校友成立了“反葛宇路联盟”,“组织了一波又一波的辱骂与攻击”。

[地板:3楼] guest 2017-07-30 09:20:50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陈耀杰


邱志杰回应央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与“葛宇路”毫无关系


 7月29日上午,一则中央美术学院《关于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的决定》在网上流传。这则《决定》称,该校葛宇路同学近期因违反校纪校规被依据给予相应违纪处分。近期以来,“葛宇路”的相关内容在社会与媒体中持续保持着热点。


 雅昌艺术网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中央美院得到证实。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接受采访表示:“葛宇路在学校得了处分是因为他违反校规校纪的其他事情,与作品‘葛宇路’这件作品没有关系。这件作品在毕业展上经教师集体打分通过了。有些老师也有保留意见,但觉得艺术上还是应该允许争论的,而涉及法规的问题应由个人承担。事实上他的处分和他的创作完全没有关系。”

  中央美术学院亦做出回应:“我校学生工作部就处分2014级硕士研究生葛宇路作出说明,处分是基于他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在教学楼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图片和视频的行为作出的。学校依据《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的相关规定给予处分,既体现宽严相济教育学生,又表明学校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态度。此决定与为道路命名事件无关。葛宇路本人进行了检讨,承认所犯的错误,接受处分。葛宇路已毕业离校。”

  7月中旬以来,央美实验艺术系研究生葛宇路因用其名字设置路牌引发关注。葛宇路自2013年起以其名字设置路牌,铺设在北京多个没有名字的路段,之后多个地图软件可搜索到“葛宇路”。经媒体报道后,有相关人员表示,个人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将对私设路牌的当事人葛宇路追责。于是,决定一出,大多数网友很自然地联想,此次处分是否与路牌有关?

  有媒体联系到葛宇路本人。葛宇路表示,这则处分和“葛宇路”路牌无关,只是“在学校犯了一些错误,接受的处分。”也有媒体在时间进行考证。葛宇路在网络引起密切关注是从7月12日开始,而这个记过处分的时间为7月5日。

  中央美院发布公告如下:我校葛宇路同学违反校纪校规,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等规定,结合相关院系和部门提供的事实材料和处理建议,经学校合议研究,决定给予相应违纪处分,现申诉期已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