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保管师:克里斯蒂安·谢德曼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404   最后更新:2017/07/27 22:18:21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7-07-27 22:18:21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我们的工作就像艺术品一生的护航小队,无论艰难险阻

——对话当代艺术保管师克里斯蒂安·谢德曼

“We see our work as being an ‘escort flotilla’to the artwork throughout its rough or smooth life”

——InConversation with Contemporary Art Conservator Christian Scheidemann



杨圆圆 | 采访、翻译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 | 图片提供



*本文为节选,全文刊载于《艺术世界》320期


ArtWorld:你曾经在德国波恩学习艺术史与保管,后来是如何走上了当代艺术保管师的道路?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在读书时,我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中世纪彩色骨雕与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保管。我对古代的手工艺,尤其是历史上的油画技法很感兴趣,比如由肯尼诺·肯尼尼(CenninoCennini)在 14 世纪书写的配方,或是早期基督教艺术作品中无比丰富的颜色搭配。在多个美术馆的训练经验使我有机会接触到多个时期的艺术——从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到 20 世纪。而我对当代艺术的兴趣,则起始于第一次看到博伊(Joseph Beuys)与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的作品


ArtWorld:保管与修复二者本质的差异是什么?在中文里,艺术保管师与艺术修复师这两种称谓均被使用。大多数时候,你被称为保管师还是修复师呢?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在美国,我们的工作被称为“保管师”。修复的工作更多是将损坏的作品恢复原状;而艺术保管师的工作除修复之外,更要关照一件艺术作品的过去与未来。除此之外,维护艺术品的可信与真实度是我们职业伦理中的核心部分。在英国,将保管师与修复师结合的称谓极为常见(conservator-restorer);而在德国,我们则更多被称为“修复师”(Restaurator)。


ArtWorld:你最初的主要客户构成是怎样的?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在我离开美术馆做了自己的工作室之后,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让我照看他在德国一座城堡中的全部收藏。而通过在汉堡一家大兴当代艺术机构(Deichtorhallen)担任保管师的工作,我与世界上许多重要的策展人建立了联系,包括哈罗德·塞曼(HaraldSzeemann)、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_UlrichObrist)与卡斯珀•柯尼希(Kaspar Koenig)等人。同时,还有罗伯特·戈伯(Robert Gober),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与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等知名艺术家。后来,极具国际影响力的艺术顾问杰弗里·德维奇(Jeffrey Deitch)将我介绍给重要的希腊收藏家达基斯·约南(DakisJoannou),在 2002 年搬来美国前的几年,我一直负责他的藏品保管工作。


ArtWorld:在 2002 年搬来美国以后,你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当代保管”(Contemporary Conservation)。可否介绍一下平日工作室的工作状况?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我们的工作室共有 12 个工作人员,6 名保管师,每一位保管师通常同时负责 5-6 个项目;除 6 名保管师之外,通常还有一位来自国际艺术保管课程的实习生;工作室的经理有艺术管理的专业背景,她通常负责去藏家的空间、拍卖行、画廊定期检查作品的状况,安排作品的出入库流程,设定截止时间与整理修复报告等事务;一位艺术史学者,她会针对入库工作室的作品或其他项目进行研究;一位档案管理员,负责管理作品的文件,书籍与照片等资料;一位技术工作人员,负责作品的包装、清洁与工作室设备的修理,有时他也会负责做午饭。每个工作日,我们 12 个人都会一起吃午饭!


我们通常会在周一开两个小时的会议,讨论各个项目当下的进程与疑难问题,通常我们会在作品前进行讨论。有时候,我们也会邀请艺术家来加入讨论——但这通常会先经过藏家的允许,同时,我们也常常咨询其他同僚或学院的建议。


ArtWorld:可否讲讲你与艺术家、画廊、机构之间逐渐建立的友谊与信任?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在多年的工作经验中,我很幸运能与许多艺术家建立友好的关系。不过作为一个保管师,你通常不会与艺术家密切来往,就像你不会与自己的医生密切来往一样。但是,经常有艺术家向我们致电咨询作品的保管方法,在与这些艺术家的对话中,我们也进一步了解到艺术家的意图以及他们对材料选择的过程,也是在这样沟通与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也逐渐对彼此建立了信任。


信任是艺术保管中最重要的事情。在我们与诸多艺术中介、藏家与画廊的合作中,是我们对待艺术品的诚实态度获得了他们的信赖。


ArtWorld:你以处理当代艺术作品中的各种非传统材料而知名,你遇到过最困难的案例是什么?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你是指我擅长处理大象的粪便或者巧克力吗?(编注:《卫报》曾发表过一篇关于克里斯蒂安·谢德曼的文章,名为《大象粪便,口香糖与头发:关于一名当代艺术修复师》)其实,相同的材料在不同语境的艺术作品中的情况都会有所差异。比如,有的艺术家使用巧克力的本意就是希望它腐烂或转化,而在别的作品中可能就需要被保留原状。我们与科学家与制造商合作,也与各大博物馆部门有着密切联系。遇到最困难的材料或许是单色哑光纸基纸——就是艺术家艾德·莱因哈特(Ad Reinhardt)或凯瑟琳·弗里奇(Katharina Fritsch)作品中经常用到的那种材料。当处理这类纸张时,我们通常会进行大量实验,有时候这些实验会需要花费超过 3 周的时间,而对艺术品的实际处理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ArtWorld:在你过去 40 年的职业生涯中,当代艺术发生了各方面的转变。请问艺术品保管的工作发生了哪些主要的变化?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有一件事在过去这些年里发生了巨变——如今,我们必须认同艺术家所说的一切,哪怕他/她实际上是错的!尤其在美国,许多艺术家会在作品中使用本不宜混合的材料,比如将一层薄薄的巧克力通过丝网印刷,覆盖在已有数码喷绘的帆布表面;比如将不同口味的口香糖咀嚼并染色后放在涂了底色的画布上;或是用做甜品的工具将油画挤在画布上,使油画表面像是一片刚修正完的绿草地……作为一个保管师,当面对从未解决过的问题时,我们既要具备发明家一般的精神,同时也要足够保守,要像对待历史文物一样去对待当代艺术,才能使它“优雅地老去”。由于当代艺术充满实验性的特质,它更需要被格外小心地对待,在过去这些年里,几乎有 30% 来到我们工作室的作品都是由于运输中的失误或是不合适的包装材料而导致的损坏。


ArtWorld:相较于传统艺术,如今大多数的当代艺术家已不再凭借手艺创作。在当代艺术品保管与修复的领域中,“手艺”是否依然重要?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品保管师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如今在艺术保管的教育中,有很大一部分比重是对自然科学与化学知识的考核。胜任这份工作你还需要绝佳的耐心一双扎实的手,要能灵活运用知识而不是不停地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总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的。同时,你也必须足够倔强,不能轻言放弃。当然,你也需要非常谨慎与小心,要能预见自己对一件作品的诊断最终可能导致的一切后果。


在我们工作室有一项准则:我们所用的一切修复材料必须是可以移除的,以防在多年后材料的老化情况会与艺术品本身的材质出现差异。如今,艺术保管师的工作重心或许更多从“修复”转向了“维护”。我们的工作绝不仅仅是一次短暂而快速的修复,而更像是艺术品一生中的“护航小队”——无论这一路艰难险阻还是一帆风顺。


ArtWorld:你有没有经历过所谓失败的“修复”?为什么失败了?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迄今为止我们还算比较幸运,没有经历过什么惨烈的失败。不过,艺术品保管充满了不可控因素。哪怕我们尽最大可能谨慎操作,进行多次实验,但也依然不能 100% 保证修复是否会成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使用一切可被移除的修复材料,并且秉着“少做而不是多做”的原则。有时候,我们会主动建议客户去接受一个损伤或作品老化的印记,不一定要固执地修复它。


ArtWorld:在修复工作中,是否经常会遇到作品材料已经停产或无处可寻的情况?你们通常的解决方案是怎样的?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这是很严峻的问题。比如我们曾经与多家公司合作,尝试重新制造用于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在 1967 年一件作品中的特殊橡胶;我们也曾让制作商专门制作了 100 个市面上已经找不到的白蜡烛。最近,我们需要为杰森·罗杰斯(Jason Rhoades)的作品做三个陶瓷贴花,但我们不得不制作了一千个——只为了得到这三个贴花!


ArtWorld:你是否曾觉得某些作品其实更应被保留原状,而不该被修复?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太多次了!今日的艺术市场有点疯狂,一切似乎都必须是完好无损的。但这是不可能持久的,当代艺术也有权老去,并留下自己的历史印记


ArtWorld:在《纽约客》对你的采访中,你提到“我认为我们的工作有点像是泌尿科医师,人们都需要我们,但又不愿公开谈论。”在保管师与策展人、艺术家之间是否有种默契,很多问题都不会公开讨论?因为信息一旦公开,就会对艺术品的交易构成负面影响?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当然,我们需要遵守保密协议。针对每个案例,我们都会做相应的艺术品保管报告,并将它给到客户手中,但是大部分时候这份报告也会随着销售再给到新的藏家手中。而在美术馆系统内,我们会公开讨论与艺术品保管相关的问题,发表文章或进行研讨会。


克里斯蒂安·谢德曼

Christian Scheidemann


在德国波恩学习中世纪绘画和雕塑彩陶,以及艺术史专业。谢德曼在当代艺术材料方面著述颇丰,针对当代艺术中材料的认知、故障美学、伦理学及其价值等话题做了许多重要的演讲与出版物。 2009 年他被《纽约客》杂志评为“艺术修护大师”,2002 年他在纽约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当代保管”。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