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裔艺术家安妮卡·易新展《廉价的生命》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588   最后更新:2017/07/24 20:53:57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7-07-24 20:53:57

来源:凤凰艺术


名为《廉价的生命》(Life Is Cheap)的展览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正是刚刚获得2016年Hugo Boss奖的韩裔艺术家安妮卡·易(Anicika Yi)的新作。


在获得HUGO BOSS奖之前,易并不是在业界远近闻名的艺术家,但是她的实验确实是具有开拓性的——与各领域的科学家跨界合作,她正在将气味做成雕塑。

易的作品大多数都与人的感官——视觉和嗅觉,尤其是嗅觉有密切的联系。“不同寻常的是,你是先闻到易的作品,然后才会看到它在墙角烹煮,或是从墙上渗出,”艺术专栏作家博·鲁特兰德(Beau Rutland)这样写道,“气味变成了一种干预,一种诸多不可预知的触发点的集合,它会唤起你的某种感觉,而这些感觉在美学领域中往往是被忽略掉了的。”

这次在古根海姆的新展,延续了她的一贯思路——将感官与当下社会的现象相结合,通过对日常事物以及活体生物(细菌、植物、动物)的一些奇异的组合方式,来探究诸如人的身份与政治文化的关系、高科技给人带来的兴奋与恐慌、网络时代特殊的心理与想象逻辑之类的命题。作为一个“科技感官主义者”,易的艺术作品也是对目前过分强调视觉感受的文化环境的一个应激性的回应,她试图通过常常被人们忽视的感官感受,譬如嗅觉,来重新定位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

在展厅入口处 ,一个名为《 移民组织 》(Immigrant Caucus)的组合装置被“随意”地摆放在地板上,这是三个类似于农药喷雾器的银色金属瓶,它们静止地立在那儿,但是不断释放出某种独特的味道,而在它旁边的标签上标注着“亚洲女性和木蚂蚁的气味”。蚂蚁是此展览中最频繁出现的元素和线索,直接或间接的。整个展厅像是一个与蚂蚁有关的另类博物馆,或者高科技蚁巢,而且作品与作品之间隐秘的联系都在靠“蚂蚁”维系。也许观众很难发现,《移民组织》的气味其实被注入到了另一件装置《生活方式的战争》 (Lifestyle Wars)之中,而这件装置同时还使用了活蚂蚁、闪着讯号灯的路由器、人工冰块、电线和各种模型。在它旁边,易还制造了一个巨大的模拟电路板挂在墙上,蚂蚁群则在沿着电路四处游走。细菌是展览中的另一个重要命题,《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是一个封闭的房间,陈设简单,只有两把椅子,从墙壁到地面到椅子表皮则都布满了易从韩国城和中国城里搜集来的霉菌,在生物学家特意设定好的冷藏系统里,它们还在不断地蔓延生长。


这次展览是易与哥伦比亚的一些年轻科学家合作完成的,也是她获得Hogo Boss奖的奖励之一。与她之前相对简陋的作品相比,这一展览显然增加了更多的科技含量,但与她以前的作品一样,展览中的新作同样需要调动观者的所有感官和思想去理解它,另外可能还需揣摩艺术家个人的喜好。

如同在《移民组织》中,无法直接领会易所制造的特殊气味和“亚洲女性”与“木蚂蚁”之间的关系一样,她的其他创作从一般的角度来看也是晦涩的。

像《姐妹》(Sister)这样的作品,如果想要对它有一个的准确、完整的了解,需要将它置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从纯粹的视觉中超脱出来,才能激发出观众丰富的想法和情绪。事实上,易最擅长的并不是表现气味,而是给气味和材料赋以心理、政治和文化内核,并且通过她的作品扭转和颠覆人们对现实世界的固有认知。通过油炸的花束来展现一件富有质感的“触觉”装置,其实又很难真的去触碰它——易在每一支花的颈部都涂抹了鸡蛋面糊和面包屑,然后把它们放在锅里进行油炸。

“我想让这一简单粗暴的过程变得微妙,展示出材质的易碎性以及形态变化的过程,并尽可能地表现它腐败变质的整个流程。”易解释说,“增加表面面糊的量,会让花束有种轻飘感,鲜花本身含有‘自然’美丽纯洁的意味,但它们需要被弄‘乱’,使之呈现出其它的品质,从而解释它们纯洁、美丽、易逝、衰减的问题。”

易本人其实没有任何烹饪经验,但对于富有挑战性的前卫技术却有着很高的热情。在她看来,油炸手法是一种味觉实现的基础形式,其中包括了其他许多迷人的材料属性——质感、触感、气味、声音、温度,还有疼痛和脆裂,过程简单粗暴,却有着很高的戏剧性。人们会用72个小时的过程将食物真空密封制作起来,通过特定的技术来实现预想的“限定”味道,同样,人们也常常会被某些精心设计或者随机的味道所吸引。

哪一种味道是显得和现在的空间格格不入的?观众又如何用感官来评价这些气味?这些话题对她来说,都格外地具有深意。

因为材料之间组合的奇异性,人们往往会误以为易在做素材选择的时候,是经过了特别的考量,但她其实更在意的是物质本身的美学属性,以及语言与社会中的事物、视觉表达之间的三角关系。在《一条光辉道路上的凸突双型拨号器》(Convex Doub le Dialer of a Shining Path)中,她将过期奶粉、抗抑郁药、棕榈树精油、海虱、TEVA橡胶粉末、韩国热粘土,进水的Swatch手表,这些东西一起放在电燃器里,以表现来自不同地域和时间的向量。所有的元素相互冲突的同时又混合在一起,最后塑造出一种别具意味的情境。

“我很喜欢这种状态,当这些毫不相干的东西汇聚在一起,它们会变得朴实而广博。我的作品由语言来构建,语言则代表了某些元素。举例而言,在我的一个装置中,一个大的金属碗盛着味精——‘你应该选我,因为我在你的名单上留了一个吻’——为什么要选择味精?味精可能永远只是一粒粉末,但它也可以是别的东西,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则取决于如何构建这个语言,这里没有唯一的答案。我当然可以选用味精作为材料,因为在我工作室楼下就能买到,还有一点是,它是一种亚洲很常见的烹饪作料。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物质本身的美学属性。我将‘Shining Path’用作标题,也是因为我在考虑时空,抹掉过去,让未来更加顺其自然。” 这是易自己对创作的解释。

而业界对于她,曾授予安妮卡·易2016年最佳艺术家奖项的Hugo Boss委员会评价她:“她在拓展人类视觉艺术之外的感知经验上,体现出了独特的勇气和耐力。”

在绝大部分作品中,易试图通过关注材料在现实中的表达,以及容易消逝的特性来研读它的意义和价值,观众的接受程度和文化迅猛发展之间的关系。此外,她还迫使观察者面对诸如气味和可食性介质之间的隔阂。人们可以通过她在作品中采用的当代生物学和智慧感官的方式快速唤起他们记忆深处的内容。

与其他大部分艺术家不同,易的每一次材料和创作过程都是不可预测的,也是不可控的,因为她经常被容易消逝的材料所吸引,这些材料的特性使得对于如何长久地展示和保存面临严峻的挑战。在进行嫁接、浸渍、烹调的过程中,制作者受伤的概率也很高。但是易并不打算因此终止自己的实验,而是希望拥有更丰富、多样化的表现语言。为了求证某一个结果,她会不断地重复实验,直到材料被准确地感知。

在一次采访中,易提到:后启示性的科幻小说是她艺术创作过程中重要的灵感来源,她的作品也往往因此被冠以“世界末日崇拜”的标签,实际上,她的作品是极具延展性的,不仅涉及到生物学、医学、经济学等学科,还与人类的情感和感官密切相连,正是通过这些开拓性的前卫实验,安妮卡·易阐释了“味道”与众不同的概念,也拓展了人类认识生命的边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