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为我们而建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525   最后更新:2016/12/28 20:14:31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北门骞 2016-12-28 20:14:31

当今艺术中的“坏画”话题——我的思考



有关“坏画”话题,很早就有人提过议论过,但一直未被艺术圈正儿八经重视过,

这也难怪,相对于当代艺术种种喧闹与光怪离奇,它作为传统绘画和平面方

式,毕竟难于吸引太多的眼球。直到这二年,因着传说中其代表画家接二连三

都在艺术机构举行大型个展,且展示了骄人的卖价后,特别是现在微信公众号

《绘画艺术坏蛋店》里一窝蜂推出许多坏画画家作品,才形成一派"坏画”兴盛

相,相关讨论、评说也就热闹起来。在我个人微信群里,直到最近还有人翻出

了一个坏画画家先前对当代艺术的评说,他直言不讳认为当代艺术里惟有绘画

实践走得最远。当然其所指的是他们的坏画实践。这就引起我的思索和特意关

注,因为说实话,自已以往对这类关注很少。便发现有关他们个案评说,个个

充满溢美之辞,有的甚而被捧上美术史高度,让人惊讶;转念想想却也理解,

这类文章大都是画家出钱买的软文,评论哪有不赞美之理?我是兴趣所至的个

人写作,当然只写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在此分享给大家。

首先要框定这类坏画,绝不是指某些画家画坏了的作品、或者社会上粗制滥造

的行画之类,它所指的是当今艺术中的一种与绘画传统好标准迥異,画面显得

乱糟糟、粗糙,简陋,看上去画面充满着叙事却又不知其表现什么;依某艺术

批评家所指,它们如一种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素人画”的样式。按现在艺术媒体

介绍,这类画的代表画家主要为王音、王兴伟、段建宇、廖国核及烟囱、溫绫

等等。

如同当代艺术在中国兴起壮大同样逻辑,现在所谓“坏画”,它亦属于西方艺术的

舶来品,追根溯源的话,可归结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意大利的"贫困艺术”以

及德国的“新表现主义”,特别是后者在当时就被人们戏称为“坏画”,且此名流传

至今。不过我们对此若作进一步分析,不难看出对国内“坏画”最有影响的,却是

差不多同时期在美国出现的街头“涂鸦艺术”,象巴斯奎特的涂鸦。这一点反映在

廖国核坏画系列中最为明显。而在个人看来,惟有廖国核的画作才属于坏画,

其他人其实应归结为好画的,他们仅在于另类表达,因而夹杂着所谓坏画的一

些因素。

对此,我就以总被艺术媒体摆在第一位的王音(他就象老大似地)为例,因其

从艺多年,画风不乏多样复杂,象流传很广的其仿中国早期油画画法的《小说

月报》系列,挪用建国初苏派油画风格的系列,如《鲁迅公园》以及以50 年代

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画风描绘前苏联大作家索尔仁尼琴一本书中人物36 张

《苏联人》肖像,再到雇民间画工让他画艳花俗山,自己再用学院派画法覆

盖,等等,看得出很多呈现的是那种土、呆、糙的风格或造型成体块的简约,

但同样明显的其主导他创作之想的并不是油画本体意义的反其道而形之,而是

其个人想通过仿作旧画风表达独特的“言说”,正如他自己坦诚的持“刻意保守”之

态,正因此王音的创作有着显明“观念绘画”特性。那么,他的坏画性在哪里?莫

道是在其作品里始终贯穿着的“逸笔草草”,或象画了一半便收场的偷懒样子?但

是这种方式的“坏画”性早已成为同时国内油画的常态,不是他独创的,他至多是

较早运用它而已,远不足“坏”性。


王音:小说月报系列1993

王音:小说月报系列

王音:小说月报系列

王音:父亲—2011


王音:苏联人肖像----2006


王音:花系列-一2001


第二位的是王兴伟,构成其作品主要方面的应在其尤伦斯的个展上充分体现

了,从中最明显的就是他的画风多样复杂且交缠呈现,以他自己在该展览中表

白:“我是个没有风格的人,有些所说风格,那只是绘画基本样式。”即他明确反

对风格。但内行人看得出,他从来就是利用现成风格,这里搞一次那里弄一

下,压根没进入到风格类绘画路径。这一点其实他与王音十分相似,当然从内

在考量说,王音的那种“风格”多样,在于表达他自身向父辈、爷辈同道之尊重其

事的敬礼,虽然这礼敬得不免松松垮垮,不诚敬意,然他毕竟还是一以贯之

的,正象他人生喜读书,多少留着传统知识分子性情一样。到王兴伟这里,他

的所谓多样性表达的是对现实人生戏谑及嘲弄,并以此作为其观念性所在。这

一点他则如岳敏君“泼皮画”,二者区别在于他以不着调方式,而岳敏君以广告式

大头娃面貌。他有部分造型结实、严谨,富有体感的作品,全依赖传统油画手

段表现的,仅在造型组合间故意幼稚或夸张因此弄得荒诞相,但这些变异因素

并不影响我对之仍然属于好画的判断,只是其好的程度与我们中国人油画艺术

普及水准及其他个人所受教育与天份相一致。惟有他另部分如巜卖鸡蛋》、

《青年公园星期天下午》、《骑皮箱》一类画作呈现平涂、漫画作派,看起来才

象是画得一付坏相,但是,我还得指出,这类坏相画他等于是用油画去画漫

画,到了其今年新的巜荣与耻》个展中,正因此而被同行们戏称为“油漫画”(即

用油画画漫画)。所以,从他早期画风夸张中见荒诞到后期夸张中见风趣,他

许多作品实际可归结为好画+漫画。后者都可以用“漫画”囊括之,那就很清楚,

他是现成地借用漫画方式,我们尽可以漫画方式理解它。这就与我们所需要的

冲击绘画本体意义的“坏画”同样远着了。


王兴伟:无题、浇花2013

王兴伟:白求恩大夫

王兴伟:小何同志

王兴伟:骑皮箱

王兴伟:画王音

王兴伟:无题、老太太

王兴伟:公园划船

王兴伟:卢昊先生

王兴伟:女人体和几何形状


还有一位段建宇的女性画家,其绘画视角和内容不乏女性特有的敏感,然其画

法基本与前述的画家并无多少区别,她的作品同样可归于好画。她某些画里存

在着的故意夸张与反常之处,在我个人看来,与其说她“坏画”性所在,毋宁视作

艳俗的变种更恰当。(至少相当—部分画题如此.)因为在她创作黄金期,正值世纪之交国内“艳俗艺术”泛滥之

时,如此的“场域”下,加之她画面之艳之丽之俗气,我只能作这样猜测,她这一

类创作的内在意向就是艳俗画,只是一不留神,被人当作坏蛋画推出。


段建宇之一

段建宇之二

段建宇之三


其他的如烟囱,秦琦,以及巜绘画艺术坏蛋店》里出现一大帮坏画画家,作品

的艺术思路不脱上述几种。


景柯文作品一

景柯文作品二

秦琦作品

秦琦作品


秦琦作品

秦琦作品


特别要提到的是廖国核的画,为什么他更象是坏画呢?回答这个问题可以用一

句话来说明:他全是乱七八糟涂鸦!涂鸦本来都是手痒的小孩或小年轻自个儿

在作业本上甚至在公共厕所间里瞎发泄瞎作乐的事,有点象手淫在暗处,不能

上台面。但自从美国人让这种涂鸦的巴斯奎特上台面,还让它在高大上的美术

馆展览,更要命的居然还让它在苏富比这种世界顶级拍卖机构拍上天价,于是

这种涂鸦便俨然为堂而皇之的顶级艺术。舶运到我们这里,它最早还应追溯到

90 年代初张大力在京城马路墙边的到处喷涂,后来陆续出现在798 那里,但他

们都是以墙面上涂抹,传到廖国核这里,他直接画到布上、纸上,而且完全以

他所能意识到的烂和贱的面貌出现,正如一位参观过其个展的观众留言的:“三

年级的小学生闭着眼睛便能绘出这样绘儿”,他还故意在画面上配以乱糟糟汉

字,又加上画题直接就是“放屁角”、“大人有屁噹壋响”之类,确实,你要说它有

多烂就多烂。就象网络上的红人凤姐是让人来恶心的,廖国核的涂鸦同样让人

恶心的。若说中国当代的绘画都可归结为往好里去的话,到他这里则要的是相

反往坏里去。这也正是其全部意义及言说的所在,但这种意义及言说在我看

来,只需要一种行为、最多几幅画便足够了,实在不必以一个展览且是几个展

览的规模来啰嗦。另一方面,从真正坏画衡量,这种涂鸦如我前面所言:是以

他所能意识到的烂和贱,即只能以三年级小学生闭着眼绘的面貌呈现,变成“素

人风格”,并不具备自己探索出来的坏画面貌,就是说与王兴伟的“油漫画”方式

类似。难怪有人明确说中国当下没有真正意义的坏画。而从廖国核这里,还有

个问题需要提出来,即因着他涂鸦画面仅在于反着来的姿态,其它实在没什么

可看可欣赏的的,那么,作为艺术作品是不是仅仅具有单一功能和意义就行

了?就象我们使用剪子,只有能起剪裁就行。这,还不是针对他的个例,时下

很多政治性艺术包括象艾未未大腕的作品,都存在着相同问题。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廖国核作品


当然,一些批评家撰文中赋予了这些坏画画家很高意义,如给王音评价的:“他

的学院式阅读与思考,他的极具个性化历史意识以及他的作品实践对绘画制度

及其神话的合理颠覆,无不昭示着这位极具才华青年艺术家‘异质性’。说王兴伟

之“牛”,“艺术家是如何把精神性和绘画联系起来的?张离是这样打比方的“如果

说有人在墙壁上画了一只手,那么有的人可能只看到了‘手’而没看到‘画’,王兴

伟所做的是让你无法不看到“画”,因为他没有让‘手’的概念顺理成章地形成。”廖

国核的“杰出”:“廖国核对粗俗的有效利用,以及对当代生存经验骚痒的撩拨,

堪比段建宇和王兴伟这样杰出画家。”……这些评价,让我不禁要转引一下同为

批评家的吕澎在一个微信群里写下一段文字:“今天任何一位玩文字的批评家都

能针对任何一个对象写出任何模样的文章。画廊等待着这样文章作广告寻找客

户将东西卖出去。”呵呵,他吐出的这才是大实话!

不过无论怎样,有一点我们得感谢这类坏画出现,提供了一种契机和视角,让

大家得以重新认识绘画,思考绘画本体究竟是什么?包括我们的绘画经验,审

美的问题?一切是不是可以重头来过?就象当代艺术发展至今得感谢上世纪初

的杜桑提供过的契机和视角。基于此,我很赞同这些坏画画家展览里一个共同

观点,即坏画不能就画面而论画面,它必须效在艺术史或者当下艺术情境的上

下文才能生效,才能考量。我也正基于此考量得出,这类坏画只具备艺术史文

献或标本意义,就象历史上某种类型民间绘画一样。

最后再提一个根本性问题,艺术以及绘画演化到今天,对每一个从事它的专业

人士,包括不从事它所有人而言,已不仅仅是艺术制度、方式类外在安排,还

有它带来的审美意识、视角、趣味等这些内化因素,已整个地渗透到我们集体

无意识,直到我们每个人意识深处,我们有可能再进行反艺术、反绘画吗?这

样的“反”是否等同于我们抓着自己头发,蹦跳着说:我要离开地球一样荒谬?但

要是在一定程度、维度上去“反”,并非不可能的,对此有一可佐证实例,那就

是在我们传统中国画里,古人一直强调笔墨维须从生到熟、再由熟返生。所谓

由熟返生,换成现代话语就是"反”!注意,它是在笔墨维度。现代中国画家

中,有个关良他当年成名的戏曲画正是这套路数。



2016、10 于京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